这两个名字一出,场上的众人都纷纷吃惊万分。

他们都是叶家的核心仆人,平时帮着叶剑雄打理家族业务,自然见多识广,知道江宁俗世社会上的顶级人物。同时也对江宁江湖世界的一些大人物颇有了解。

在他们的心中,这两个大医师,绝对是最顶级的大医师。

如雷贯耳!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这两句话,他们都万万难以相信,江宁最顶级的大医师居然来到叶家了。人人都感到很兴奋!

这个社会上,医生的社会地位还是很高的。

毕竟哪怕再有钱的人,一生中好歹也会生个病什么的,医生就是救人的白衣天使。自然内心尊崇。

所有人的目光,在同一时间看向了房间大门口的方向。

而叶剑雄更是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猛然快速的走向大门口。

远远的,叶剑雄就看到两个气势恢宏,格调不凡的人昂首挺胸的朝这边走来。

其中一个人月末三十多岁出头,整个人看上去和男模特似得,十分高挑健壮,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令人折服的气势。

叶剑雄知道,这个人应该就是江宁第一神医黎万兴的大弟子邵无忧了。

另外一个人则看起来六十多岁,穿着一身灰色长袍,看上去儒雅高贵,气宇不凡。

此人就是黎万兴的师弟肖长和。

这两个人都是和黎万兴走的最近的人,也是在江湖上公认医术顶级的大医师。

叶剑雄看到这两个人的瞬间,就仿佛看到了希望,连忙上前赔笑道:“邵无忧大师,肖长和大师,你们好。我是叶剑雄,恭候两位多时了。”

邵无忧神情冷漠,淡淡点头。

肖长和则显得儒雅一些,微微笑着开口:“叶家主,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一次我肖长和也是受人所托前来。”

叶剑雄连忙道:“两位大师共同前来我叶家,那是我叶家的福分。只要两位前来,我女儿紫涵的病症看来是可以恢复了。快快请进!”

两个人昂首挺胸而来,很快走进了房间的大门。

叶剑雄一边引路一边恭敬的道:“邵无忧大师,肖长和大师。原本你们远道而来,我应该好好安排为两位休息妥当再请两位为我女儿诊断的,奈何我女儿的病症实在是太危险了,危在旦夕。还请两位大师念在我爱女心切的份上,先行为我女儿诊断。待我女儿的病情好转之后,我叶某一定好好陪两位见识见识江宁的风采和美貌。”

肖长和道:“无妨,治病救人本就是我这种大医师的本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肖长和的医德还是毋庸置疑的。既然来了,自然是先为你的女儿看病。”

邵无忧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似乎对肖长和说的话颇为不感冒。

很快,三人进入房间。

房间里十多个仆人美女同时弯腰行礼,异口同声的道:“肖大师好,邵大师好!”

两位大师很傲然的点头,然后快速走到床榻旁边,隔着三米距离凝望着床榻上面的叶紫涵。

叶剑雄道:“这就是小女紫涵,之前中了楚夫人的音障音波攻击,还中了蛇毒。请两位为我女儿治病,叶某感激不尽。”

邵无忧点点头:“不过时音波攻击和蛇毒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邵无忧从来不和别人联手治病。叶剑雄,今天你要么请我出手,要么就请肖长和出手。两个人,你选一个!”

虽然邵无忧嘴上这么说,但是他的目光明显的在给叶剑雄施压,仿佛叶剑雄要是不选择他,他就要把叶剑雄吃掉似得。

肖长和这时候微微含笑道:“我肖某人也不喜欢和别人联手治病。既然我的小侄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我也没有异议,叶剑雄,你选一个人吧。”

肖长和笑容温和,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神同样给了叶剑雄很大的压力。

叶剑雄知道,真正的牛人都恃才傲物。

一时间,叶剑雄陷入了两难。他知道今日自己无论选择谁,都会得罪另一个人。这样的场面,是叶剑雄万万不想看到的。

副手叶白这时候凑近叶剑雄耳边,轻声开口道:“家主,邵无忧和肖长和的名气都很大。但是我以为肖长和面容稍微温和一些,而且年长不少。医生的医术很大一部分都是建立在经验上的。肖长和一辈子看多的病人肯定比邵无忧要多很多。我以为如果没有两全的办法,那就选择肖长和吧。”

叶剑雄点点头,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随后,叶剑雄恭敬的对着两位大师作揖,然后道:“两位都是江宁不世出的大医师,我知道你们的医术都是顶尖的。两个选一个,这让叶某实在是很为难的。”

叶剑雄虽然心中有了答案,但是仍旧做出一副举棋不定的神色,再三辞让。

邵无忧冷然道:“也没什么好为难的,你直接选就是了。我们都是德高望重的大医师,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叶剑雄再三表示不好意思,随后道:“这真是个两难的选择,非要选,那我只好长者为尊,还请肖大师为小女诊断!”

说完,叶剑雄冲邵无忧深深抱拳,表示歉意。

邵无忧没有说话,只是轻哼一声。

对于叶剑雄的这个说法,邵无忧也无话可说。长者为尊,那是自古以来的真理,邵无忧心中听了也觉得好受一些。

看得出来,叶剑雄也是个老狐狸,在处理人际关系上还是很有一套的。

肖长和目光一喜,不过这种喜悦隐藏的很深,一闪而逝。

能够在这个场合压过邵无忧一头,肖长和还是很开心的。自己是黎万兴的师弟,但是自己的名声却始终被黎万兴压制着,就连黎万兴教出来的弟子邵无忧都胆敢在江宁江湖的医药界和自己一争长短,这让肖长和心中很不是滋味。

这个场合,叶剑雄主动选择自己,看得出来在叶剑雄的心中,还是认为自己的医术高于邵无忧的。

带着这种喜悦,肖长和上前一步,冲叶剑雄道:“叶剑雄,既然你选择了我,那必定认为我的医术高人一筹。接下来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好的方法把你女儿治愈。”

说完,肖长和来到床榻边,拿出一个手绢,覆盖在叶紫涵的手腕上,然后隔着手绢为叶紫涵把脉。

周围的人,都睁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肖长和的一举一动。

大医师出手,自然万众瞩目,人人都不想错过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

叶剑雄也满脸期待的看着肖长和的动作。

自己的女儿叶紫涵能不能治愈,就看肖长和接下来的动作了。

……

普度山。

上子塔。

顶楼,烟雾弥漫,气息环绕。

冯东和万鸿两个人都站在杨风顶楼的房间大门外,一言不发。

万鸿道:“冯东副门主,我介绍的人已经请动了大医师肖长和邵无忧前往叶家为叶紫涵治疗病症。相信有这两位大医师到场,叶紫涵的伤势肯定会恢复的。毕竟,这两个人的名气当真不是盖的。”

冯东稍微松了口气:“这真是个好消息。”

万鸿道:“可是为什么你的脸上还那么忧虑?”

冯东道:“我忧虑的并不是叶紫涵的伤势能不能恢复,而是叶剑雄心里的想法。”

万鸿道:“叶剑雄心里的想法?”

冯东道:“是啊,之前叶剑雄带着整个江宁叶家来支持我们普度门对抗楚彩云,可谓是把身家性命都压上去了。叶紫涵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才中了蛇毒。而我们的门主却在闭关无法前往叶家救治叶紫涵。叶剑雄心中肯定是有怨愤的。”

万鸿陡然醒悟过来:“还是副门主心思缜密,考虑的周全。的确如此,叶家举全部的力量冒着生死风险来支持我们。结果不但导致自己的女儿中毒,而且杨哥还不出面治疗。这在谁心中,都会感到十分怨愤。”

冯东道:“没错。叶家是江宁横跨世俗江湖两道的顶级世家,我们普度门现在非常需要叶家的鼎力支持,如果这一次因为叶紫涵的事情让我们和叶家之间产生了隔阂,那真是得不偿失。”

万鸿道:“所以副门主在这里等着杨哥第一时间出关,就把事情告诉杨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