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彩云,被杨风一剑斩杀千米外。

这件事情,在一夜之间,传遍整个江宁。

整个江湖都震动了!

疯狂了!

杨风的名字,一夜之间被贴上了巨头的称号。再也没有人怀疑杨风的巨头之位。

哪怕是十字门在江宁耕耘了二十年,产生的名声也不如此刻的杨风大。至少江湖上还没有人主动给十字门贴上巨头的称号,最多也只是说十字门是除了省三巨头的第四极罢了。

而杨风,一夜之间就被整个江湖冠以巨头之名!

这就是差距!

普渡门内部听到这个消息,更是一片欢腾。

不过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在流传。

“门主在这个时候就急于拉开和省南云家的决战,会不会太仓促了?要知道省南云家可是江宁的三巨头之一啊,实力强大,几十年的底蕴,万一我们失败了,我们整个普渡门可就没有了!”

“嗯,我也觉得门主可能有点操之过急了。既然门主有这么强大的神通手段,为何不多闭关一些时日,等以后门主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再对付省南云家就要从容许多。风险也会小很多!”

“嗯,我也觉得,这个时候我们普渡门应该继续韬光养晦的,继续征战对我们来说风险太大了!”

“……”

这一类的声音很大,越传越广,最后落入到冯东和邵青等人的耳中。

邵青连夜找到冯东和白姐以及万鸿,共同商议此事。

冯东听闻后也是皱起眉头:“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啊。现在我们整个普渡门上下都在准备和省南云家的决战事宜,但是如果下面的人心不齐,只怕会影响我们整个普渡门的备战进程啊。对我们整体的战略很不利。”

邵青道:“没错。大战将至,我们普渡门如果不能够做到上下一心,只怕和省南云家的交锋还没开始,我们就会输掉!”

冯东道:“门主自从上次击杀楚彩云归来后就一直在住处没出来。估计是在闭关,我们也不好去打扰!”

白姐道:“嗯,风哥应该是在闭关修炼,这期间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大事,的确不好去打扰风哥。但是这件事情很棘手啊。关键在于底下人传的这个说法,有理有据,其实说起来我的心里也倾向于支持这种想法的。”

冯东深吸一口气,凝望着邵青:“邵青,你的意思呢?”

邵青尴尬道:“如果要说实话的话,我也倾向于这种观点。我们现在普渡门刚刚入驻虎狼山,收编了大量的人员都还没有好好的培训,根基不稳。如果我们这个时候拉开和省南云家的决战,对我们来说,的确风险太大。以杨哥的进步速度,韬光养晦是最好的策略。但是……”

说到这里,邵青忽然沉默了,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冯东道:“邵青,这里都没有外人。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哪怕说错了,我们也绝对不会说出去。”

万鸿这时候很合时宜的说了一句:“冯东副门主说的对,就算邵青你姑娘你说错了,我也绝对不会外传。”

万鸿知道自己是半个外人,因此这个时候想要表态。

邵青冲万鸿点点头,然后道:“但是我感觉杨哥做这个决定,似乎也不是随便下决心的。杨哥做事情,总有杨哥的道理,不如我们还是请杨哥出面给大家解释一下原由,如此也就能够平息掉大家心中的猜测和意见了。”

这话让场上的人都陷入了沉思。

冯东沉声道:“我是不知道杨哥到底为什么这么基于拉开和省南云家的决战。白姐,你和杨哥走的近一些,你知道吗?”

白姐摇头:“我也不知道。”

就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我知道!”

大家纷纷转头看去,只见说话的人是罗一刀。

罗一刀背上背着一把巨大的大砍刀,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

大家看到罗一刀,心中都感到很大的压力。

毕竟,罗一刀可是归元境的高手,是整个普渡门除了杨风之外的最强者。人人敬佩。

冯东深吸一口气:“罗先生,既然你听到我们刚刚的谈话了,那么请罗先生不吝赐教。”

罗一刀跨步而来,三步就跨过几十米距离来到众人跟前:“因为杨风有把握这么做啊。没把握的话,杨风是不会那么着急的。既然有把握了,时间早一点岂不是更好?”

这话一出,大家居然无言以对。

冯东道:“罗先生说的颇有道理。不过我们对省南云家的实力并不了解,刚刚这番话不知道是罗先生的揣测,还是事实呢?”

罗一刀直接坐了下来,翻开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慢悠悠的喝着茶:“既然你们不了解省南云家的实力,那么我就把对杨风说过的话,再对你们说一遍吧。首先,省南云家很强。”

冯东道:“我们都知道省南云家很强,否则也成不了巨头。只是省南云家到底有多强?”

罗一刀道:“以我们普渡门现在的实力来说,连楚彩云都被杨风给一剑斩杀了。所以省南云家的燕云八子是不可能威胁到我们的。真正能够威胁到我们的是云飞扬和卫窟。云飞扬是省南云家的家主,一身修为惊天动地,早早的就已经突破二分归元了,如今又闭关多年,实力之强那是自然不必多说的了。等云飞扬出关之日,也就是我们普渡门承受云飞扬怒火的时刻。这个时间不会太长,大概一个月的时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