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你要是敢欺骗我,你就等着去死吧!”虎王冷哼一声,猛的把手下仍在地上,然后整个人冲天而起,快速的冲向虎狼山的广场上。

行动如风,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手下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呼呼,虎王真是太可怕了。我就是来给虎王报个信,结果差点连性命都丢了。”

过了好一会儿,手下的心跳才慢慢的恢复正常。他捂着心口,这才感觉到自己浑身该出来的东西都出来了,十分的恶心。

“诶,恶心死了。这要是出去,还怎么见人啊。”手下提上裤子,发现裤子里面全部都是那个大坨大坨的东西,当下干脆脱下衣服,快速来到周围的石壁旁边:“诶,这里有一个小水塘。正好让我好好的洗个澡。然后把衣服洗干净,晒干之后我穿上衣服再离开这片后山好了。”

打着这样的主意,手下来到水塘里面,舒舒服服的洗着澡,然后把衣服搓洗干净,在水塘边上的石头上铺开,让阳光晒着。

手下继续泡在水里面,不一会儿就觉得很无聊,开始打量这片后山。

只见这里的山脉很高,这里处于接近山顶的地方,是一块半山腰伸出来的平台。水塘前方就是石壁,石壁上有一道黝黑的大石门,石门里面很深,见不到底,只有无数黑黝黝的黑暗。

“诶?这里居然还有个山洞?要是我在里面生个火,把一副烘干不就很快了吗。”手下发现自己很聪明:“嘿嘿,我还真是聪明啊。哥现在就去山东里面找点干柴,生火晒衣服。”

手下很欢喜的站起身,离开水塘,然后缓缓进入山洞。

山洞的入口很大,足足有三丈宽两丈高,一头成年的大象都可以很从容的进出了。

越往里面走,空间越大。

空气也越发的寒冷。

“嗯?这里面怎么凉飕飕的?好冷啊!”手下走了约莫上百米的距离,发现空气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浑身都在发抖。这时候,手下在这里看到了一堆干柴,兴奋的笑了起来:“嘿嘿,这是干柴啊,我就在这里生火好了。”

手下也是个异能境的高手,当下把很多的干柴堆积在一起,然后运转火属性真气,真气在干柴上快速摩擦,很快就升起了火苗。

“呼呼~”

火苗窜呼呼的燃气。

周围的温度开始上升,给人很温暖的感觉。

“嘿嘿,还是火温暖啊。”手下把衣服在火堆旁边铺开,干的很快。

手下对这个结果感到很满意:“嗯,不错。这样下去,再有半个小时我的衣服就能够彻底烘干了,到时候我就可以离开这个后山了。这里凉飕飕的,阴风阵阵,有点吓人啊。”

随着时间的进行,手下又显得很无聊,开始迈开脚步查看周围的情况。

“诶?这个山洞还挺深的,我去看看好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手下点燃了一个很粗大的火把,拿着火把开始往山洞深处走去。

越往前走,越发的阴冷。

渐渐的,手下感到前方有一阵阵的阴风在呼啸。

越往前靠近,这股阴风呼啸的声音越大。

到了最后,居然变成了鬼哭狼嚎一般的嘶吼声。

“诶?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手下越发的加快脚步,来到前方一个很大的石室。

在石室大门口,手下探出半个脑袋,看着里面的情形。

看到里面的情形后,手下整个人都惊呆了,然后瘫软的坐在地上:“这,这怎么可能……怎么有人能够变形化成一把刀……”

石室内,一个身穿灰色邋遢衣服的青年,身体都变成了一把刀的形状,在石室内四处纵横,引起一阵阵的狂风气劲,朝四面八方飞射。

手下说话的时候带起一阵的动静。

“谁?”

灰衣青年冷哼一声,随后一到刀气飞出,直奔手下而来。

“啊,救命啊!我什么都没看见!”手下感觉到危险降临,当下猛然朝前方飞射而去,一路狂奔:“不,不,我不能死啊。我就是来这里洗个澡晒个衣服而已,要是就这样死了,那我也死的太不值当了。不可以,我不可以死的这么没有出息……可是对方太强了,我没办法逃出生天啊……啊!!”

下一刻,一道几乎化成了实质的刀气,猛烈的斩击在手下的后背。

整个人,直接被刀气切成两半。

一命呜呼!

山洞里的火,还在摇摆着,火苗旁边的衣服,还在烘烤着,已经干了,但是衣服的主人却已经不见了。

……

虎狼山的广场。

李罗抱着狼王的尸体,半跪在虎王身前,痛声道:“虎王,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我没能配合好狼王,结果狼王死在杨风手上。我李罗罪该万死!”

虎王整个人的情绪瞬间失控了,仰天嘶吼:“嗷嗷嗷,狼王。我们八拜之交,说好了要踏平江宁这片土地。如今你却先我一步离开了,你让我这个做哥哥的好生寂寞啊……狼王!狼王!”

“狼王!!”

虎王一声声的叫喊着狼王的名字。

整个虎狼山都仿佛被虎王的气势所感染,一道道的狂风从山顶上吹拂而过。

“狼王,你放心,你的仇,我替你报!”虎王仰天长啸道:“我虎王对天发誓,此生若不灭了杨风,我虎王誓不为人!杨风,你这个天杀的家伙,夺取我的法宝,杀我的兄弟,我虎王和你势不两立,誓要送你下地狱,给狼王陪葬!”

说话的时候,虎王一拳砸在地面上,周围的地面都坍塌了一大片,大地都剧烈的震动起来。

李罗沙哑的嘶吼着:“虎王,杨风有一句话,让我带给你。”

虎王冷冷道:“什么话?”

李罗道:“他说如果你继续惦记着想从他身上讨回那些法宝,他就会让你下地狱!”

“嗷!”

虎王嘶吼着:“该死的杨风,区区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小娃娃,居然胆敢这般的挑衅我虎王。杨风你真以为我虎狼山是好欺负的么?我虎狼山接下来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灭你杨风!灭你普渡门经!你给我等着!”

半晌后,虎王缓过神来,凝望着天空的苍穹:“罗先生距离出关,还有十二天。杨风,这就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的最后十二天了,你好好珍惜最后的生命吧!”

李罗道:“虎王,我以为我们现在就应该对杨风下手,不必等罗先生出关了。我们若是再不出手,只怕天下人都要来笑话我们了!”

虎王沉声道:“不着急,就让杨风再活十二天吧。你放出话去,就说罗一刀已经回来了,十二天后会君临天下,绞杀杨风!”

李罗恭敬的道:“是,虎王。我现在就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虎王冷冷道:“罗先生归来的消息一旦传出去,整个江宁都会震动。到时候我要眼睁睁的看着杨风在天下人的面前,一点点的死去!”

……

江宁。

一处顶级的超五星大酒店,餐厅。

此刻是晚餐时间,优雅的大厅之中林林总总的坐着很多穿着华贵的顾客,在享受着美妙的晚餐。

这时候,两个穿着格外华贵的人走进了酒店餐厅。

正是杜百万和杜聪。

只见两个人昂首挺胸,格外的挺拔。

特别是杜聪,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威严雄壮的气息,和普通人似乎有明显的不同,仿佛是从军多年,从战场上走下来的铁血战士。

周围不少帅哥美女都朝杜聪看过来,被杜聪身上的气势所折服。

杜百万都十分感慨:“小聪,我发现自从上次给你服用了一颗所谓的灵龙丹后,你身上的气息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完全变了一个人似得!”

杜聪满脸自豪:“杨风的确厉害,服用了他的丹药,再加上我自己的苦练,我现在已经是初级宗师的水平了。徒手干翻十几个大汉完全不在话下。而且身上拥有无穷无尽力量的感觉,才是真正的强悍啊。”

杜百万道:“我们是要好好的感谢杨风才是。”

杜聪道:“爸,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杨风现在可厉害了。”

杜百万微微吃惊:“哦?杨风现在很厉害了?有多厉害?不是和之前差不多吗?”

杜聪摇头,随后满脸憧憬的道:“当然不是啊。杨风以前只是在中海市称王称霸。但是现在,杨风成为了整个中海省的顶级巨头。连江宁楚家这样的庞然大物,都被杨风击溃了。现在的杨风,是整个江宁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人物。比之前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

杜百万很意外的看着杜聪:“哦?杨风都这么厉害了?江宁楚家都被杨风踩在脚下了?”

杜聪道:“可不是吗,江宁楚家的楚南天,被杨风击杀了。现在的江宁楚家,已经大厦将倾,风雨飘摇了。”

杜百万的脸色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江宁楚家!

在杜百万心中那可是庞然大物,不可战胜的存在!

杜百万虽然是个煤老板,而且生意做的很大。但是在江宁楚家面前,仍旧渺小得如同蝼蚁一般。楚家那是整个江宁所有生意场上近乎无敌的存在,所有做生意的富商,都视江宁楚家为传奇,神话。

但是现在,杜百万听到杜聪说江宁楚家被杨风踩在脚下了!

可想而知,杜百万心中有多么的震惊!

“杨风?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么?”杜百万,喃喃自语,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杜聪满脸崇拜,一想到杨风那霸气的身姿,杜百万就感到一身的激动。浑身骨头都在发酥,忍不住的拜膜。

看到自己这个儿子如此的崇拜杨风,杜百万无奈的笑了。

当初杨风还讹诈了自己无数的宝贝呢,想来还是有点不爽。但是想到杨风如此牛叉,连江宁楚家都被杨风踩在脚下,杜百万也不好多说什么。转而道:“好了好了,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吧。今天我们要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饭局,一会儿你可要给我打起精神来,这可是涉及到我们杜家的未来发展,不可出现任何意外。”

杜聪道:“爸,我知道了。晚上参加饭局的都是谁啊?”

杜百万道:“最近煤价下跌的太厉害了,我手下的几个大矿山虽然产出量都在增加,但是煤价一日不如一日,我的生意也很难做大了。最近我打算转型做药品生产生意。收购了几个具有资质的制药厂。药品的利润几十倍上百倍,是个暴利行业。但是要疏通一下关系。这一次我请了省药品审批协会的会长白文先生。还有省里最大的几个药品经销商以及平药集团的老总林飞林老。这几个人都是省里药品行业的顶级大佬,我们制药厂生产的药品能不能通行,就全看这几个大佬是否给我们放行了。”

杜聪顿时严肃起来:“我明白了。”

杜百万严肃的道:“因此,这些人的行程很满,我约了一个月才通过豪哥把他们都约到一起吃饭,我们杜家能不能有更好的未来,全看今晚我们的表现了,所以,今晚你千万别给我弄出什么幺蛾子了。该装孙子的时候,就好好的装孙子。明白吗?”

杜聪的脑袋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似得:“明白。”

杜百万一边进酒店的电梯,一边道:“走吧,他们在楼顶的行政吧台包间。”

杜聪跟着杜百万进入电梯,然后直奔顶楼。

在电梯里,杜聪好奇的问:“爸,你说你是通过豪哥才约上这些人的?”

杜百万道:“对啊,怎么了?”

杜聪道:“我以为是爸你约得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