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静!

死一般的安静!

全程都没有人开口。

“楚南天,死了?!”

“我曹,楚南天居然死了?这一切不是真的吧?为什么我的脑海中还在闪烁着刚刚那一柄匕首短剑的身影啊。”

“如梦似幻啊,如果不是看到楚南天倒在地上,我几乎都以为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

“……”

群情激昂。

然后,整个斗场的人都疯狂了。

“杨风!”

“杨风!我爱死你了!”

“杨风!!!我爱死你了!”

“杨风!”

“风!!!”

这一刻,杨风的名字,响彻整个斗场,所有人都在呐喊着杨风的名字,这个声音盖过了所有的声音。

这一刻,杨风成为了这个斗场里面唯一的神。

人们敬仰,崇拜,欣赏,赞扬,膜拜……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加载在杨风身上。

而杨风,自始自终都坐在七色彩虹的弧顶之上,保持着盘膝而坐的姿态。

没有人看到的是,杨风刚刚的脸色都发白了。

魂出窍,入剑中,剑魂剑!

这意味着杨风把自己的灵魂都注入了匕首短剑之中,自己的本体是处于无意识的状态。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对杨风的本体下手的话,很容易把杨风的本体给击杀!

这是杨风最虚弱的状态啊!

要知道,杨风把所有的精神魂识都出窍注入了匕首短剑之中,形成最可怕的剑魂剑!

剑魂剑那都是齐聚了杨风全身的精神魂识,杀伤力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可以想象的。但这个时候,杨风的本体就处于无意识状态,如果敌人出手的话,很容易将杨风击杀!

杨风胆敢在大厅广众之下公开使用剑魂剑,一来是因为广场看台上观战的大佬繁多,一般的顶级大佬也不会不要脸的来偷袭自己。二来这是杨风第一次施展剑魂剑,绝大部分的大佬都对剑魂剑不了解,并不知道实战剑魂剑的时候是自己最虚弱的时候。

三者,施展剑魂剑的举措虽然十分冒险,但是整个过程的持续时间很短,也就一两秒的时间,精神魂识就可以重新回到肉体!

短剑匕首击穿楚南天的心脏后的瞬间,就再一次回到了杨风身边。

匕首的剑锋刺入杨风的眉心,流出一滴滴的鲜血。

短剑匕首上的精神魂识透过血液,重新回到杨风的体内。

杨风也重新恢复了正常,缓缓睁开双眼。

这一刻,杨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脱节了,好像这副身体不属于自己似得。

一股强烈的虚脱感袭上全身,让杨风几乎要从彩虹顶端跌落在地上了。

“好虚脱啊,看来剑魂剑的施展的代价很大,不能够轻易的施展。当然,以后慢慢的熟练之后,应该就不会出现这种虚脱感了。”杨风深吸了几口气,这才逐渐的适应下来。

缓缓起身,杨风傲然的站在七色彩虹顶端,享受着上万人呐喊着自己的名字。

感受着所有人对自己的顶礼膜拜。

这一刻,杨风的感受是那么的美好。

少年张开双手,拥抱苍天,闭上双眼,仰头望天,感受着这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时刻。

宛若一头雏鹰成年后第一次肆无忌惮的张开自己的翅膀,准备飞向这无边无际的天空!

场上的掌声,经久不息,持续了足足十多分钟,最后才逐渐的平息。

大家都仿佛知道杨风有话要说,因此掌声平息后,每个人的眼神都看着杨风,期待着杨风说两句话。

在万众期待之下,杨风凝望着地上的纳武儒:“纳武儒,我说过,我为流苏出手,击杀楚南天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不是我说大话,而是我有绝对的自信。所谓绝对的自信,你是无法理解的。”

纳武儒呆呆的扑在地上,神情淡漠,看不到一丝的光泽:“一秒……击杀了比我强大好几倍的楚南天……剑魂剑,这就是传说中的剑魂境界么?比剑气成丝绕指柔还要可怕许多的剑魂剑!杨风怎么可能淬炼出如此可怕的剑魂剑……”

原本,纳武儒还铁定的以为杨风会死在楚南天的手上。

没想到……楚南天被秒杀了!

秒杀!

那可是强大无比的楚南天啊!

居然被秒杀了!

杨风的实力之强悍,都远远的超出了纳武儒的想象。此刻的纳武儒,身上的傲然之色尽数消退,然后羞愧的低下头:“杨先生!您是天上神明!掌握生杀大权,还请杨先生给我一条生路!”

说完,纳武儒深深的拜服在地上,脸上露出诚挚的表情。

面对如此强悍的杨风,纳武儒还有什么好想的呢?

杨风冷冷道:“纳武儒,你身为纳流苏的亲生父亲,居然带给纳流苏那么多的痛苦,你不应该给流苏道歉吗?”

纳武儒拖着重伤的身体,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迫于杨风的威压,还是一步步来到纳流苏身前,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把头伏在地上,颤声道:“流苏,父亲对不起你,我给你道歉!”

说完,纳武儒抬起头,然后笫一次磕头在地:“流苏,恳求你原谅父亲的过错。恳求你向杨风求情,请求杨风放我一条生路。父亲在这里谢谢你了!”

说着,纳武儒再度磕头在地,一磕不起:“父亲从未求过人,这一次恳求你了!”

这个身穿蓝色长裙的女子,就这么站在斗场中,迎风而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自己下跪磕头,认错道歉!

这一刻,纳流苏整个人忽然捂着嘴巴,忍不住哭了起来。

曾几何时,纳流苏一直都期望得到父亲的重视,爱戴,以及道歉和认错。

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父亲的道歉认错。

现在,那个给自己的世界带来无穷冰冷和黑暗的父亲,终于向自己认错道歉了。但是纳流苏一点都不开心,一点都不激动。因为这个父亲的道歉显然不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自愿,而是迫于杨风的威压。

自己的父亲,第一次给自己道歉,居然是迫于别人的压力!

“哈哈哈……”纳流苏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嘲讽!

更让纳流苏感到嘲讽的是,自己的父亲第一次给自己认错哀求,为的还是要求自己去向杨风求情,让他留一条性命!

与其说这是认错道歉,倒不如说这也是一种索取!

一生,从头到尾,这个父亲都在向自己索取!在自己的身上索取越来越多的价值!

到了现在,纳武儒还是在向自己索取!

这简直就是无穷的嘲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