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远在百米之外,三两步就走进了大厅。

路过门口的时候,杨风看了司徒破军和贾龙两个人一眼,看到两个人屁滚尿流锁在大门外的墙角边。

那一刻,杨风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色。

这两个家伙简直给自己丢人现眼。

不过杨风没有多说,一步跨入了会客厅,出现在万鸿的身前。

双手负背,迎上方大同的目光:“方大同,你不是在等我么,我现在已经来了。有话就赶紧说吧!”

方大同目光微冷,丝毫不退:“杨风,我们在这里等了你一整天,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嘛?你这分明就是没有把我方大同把我们云家放在眼里。现在,你是否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方大同身上释放出比楚南天还要强盛的威压,不断的冲荡着杨风,给杨风施压。

虽然表面上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方大同心中对杨风还是有几分忌惮的。刚刚那一掌居然被杨风很轻松的挡住了!

可见,杨风这个人的实力非同凡响,不好对付。

不过,杨风刚刚表现出来的实力,也就只是让方大同微微感到吃惊罢了。并没有过多的想法。

如果真的要动手,方大同对自己的手段有绝对的信心!

方瑜沉稳的坐在位置上,一只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显然也是默认了方大同的行为。

杨风淡然道:“说法?这里是我杨风的地盘,你是来拜访我的。我想什么时候见你就什么时候见你,你要是忍不住就提前回去,也没人阻拦你。这个说法,你满意吗?”

方大同目光发愣,脸色尴尬红润:“你难道不应该道歉吗?”

“道歉?”杨风冷然道:“要道歉的人好像不是我吧?”

方大同语气一凝:“你……”

杨风继续道:“你摔我茶杯,砸我桌椅,还对我的手下动手。我没杀你,已经给你们省南云家天大的面子了。我劝你学会知足,否则你会惹上你无法处理的麻烦。”

杨风这话,就是明目张胆的在威胁方大同了。

方大同气得浑身发抖,眼看真气就要暴走了。

而杨风则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双眼神格外的平静:“如果你对我的说法不满意,那就放马过来。”

又是一番完全藐视方大同的挑衅,方大同如何接受得了?

当下猛然伸出手,准备出手。

正时候,一只纤细的手忽然伸出,抓住了方大同的手腕。

只听方瑜那温柔如水一般的声音缓缓响起:“大同,算了。刚刚杨风说的对,你毕竟摔了人家的茶杯,砸了对方的桌椅,还打了杨风的手下。杨风没有生气,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我们今天来这里本就为了说谈,不是为了再生事端。”

最后一句话把方大同说动了。

方大同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重新坐在椅子上,闷闷不乐的看着杨风:“今天如果不是看在方瑜姐姐的面子上,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杨风自始至终都站着不动。如果方大同打算出手的话,杨风也绝对不会手软。

现在方大同偃旗息鼓,那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方瑜抿了口茶,调整好情绪,淡淡道:“杨先生,我们今天来是找你商谈的,并非有意出手。大同的脾气暴躁,刚刚出手略显重了一些,还请杨先生不要往心里去。”

杨风微微点头道:“还是方瑜懂事,说吧,你们来找我商谈什么事情?”

方瑜道:“杨先生都这么问了,那我就直接开门见山了。”

杨风道:“方瑜姑娘你请说。”

方瑜道:“之前在斗场上杨先生拿出一个篮球大小的气海碎片,公开作为贾列万江弗隆战胜你的奖励。而这个气海碎片的出处应该就是你从虎狼山盗窃而来的吧?”

杨风微微动容,不过表情却十分的宁静:“不错。”

方瑜道:“狼王和虎王后来找上了我们云家,希望我们云家能够为他们主持公道,向你讨回这些气海碎片。”

杨风闭口不言,静静的等待着方瑜接下来的话。

方瑜顿了顿,继续道:“如今你已经取代了楚南天成为了江宁江湖上的一方大佬,我们云家自然也是要给杨先生几分薄面。因此我们云家打算组一个饭局,为你们两方调停,化解矛盾,从此以后大家化干戈为玉帛,一举两得。”

杨风微微皱眉:“不知道方瑜姑娘打算如何调停呢?”

方瑜道:“我们云家大长老亲自出面为你们两方调停,给足你们两方的面子。你归还六成的七海碎片给虎狼会,从此虎狼会绝不会就这件事情再和你杨风纠缠不休。”

杨风玩味的笑了:“那么,我杨风需要做什么呢?”

方瑜道:“杨先生之前毕竟杀了我们云家好一些人,一直以来我们云家也没有对杨先生下杀手。我们云家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是我们云家也要在乎自己的名声。我们需要你公开到那些被你杀死的云家子弟的坟前叩首道歉。并且承诺以后不再争对我们云家。如此,就是我们云家为你出面调停的条件!”

杨风沉默。

方大同道:“杨风,这是我们云家开出的优渥条件了,几乎是在免费帮你化解生死危机。如果不是方瑜姐姐在大长老面前为你争取,此刻我们云家的力量早就对你动手了。你还不快谢谢方瑜姐姐。”

方瑜一双平静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杨风,仿佛也在等待着杨风的道谢。

少顷,杨风开口道:“说完了?”

方瑜道:“嗯,说完了。”

杨风道:“那,你们可以回去了!”

方大同一脸蒙比:“杨风,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瑜也是一脸的疑问,杨风这家伙也不表态,就直接让自己回去,到底什么个意思都不知道。

杨风道:“一切免谈,所有的条件,我杨风都拒绝!”

方大同气急,浑身真气暴涨,作势就要动手。方瑜伸手压住方大同,凝声道:“杨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风道:“第一,往常我击杀你们云家的子弟,那是他们活该,我没什么好道歉的。”

方大同气得七窍生烟,冷冷道:“你说什么?那些死去的云家子弟,都活该?”

杨风道:“因为都使他们主动来我中海市普渡门想要对付我啊,那些人都是来击杀我的,结果被我杀了。不是活该是什么?我为什么要道歉?”

方瑜咬牙切齿:“那么你盗窃了虎狼山的无数宝贝,就不打算归还吗?”

杨风很霸气的道:“我自己凭本事盗来的宝贝,为什么要还?”

这话一出,方大同和方瑜都差点气得吐血。

方大同浑身都在发抖。

方瑜道:“照你这么说,世界上所有借钱的人是不是都可以说——我自己凭本事借来的钱,为什么要还?”

方大同道:“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杨风脸色也有些尴尬,头皮略显发麻。

说这样的话,其实不是杨风的风格。

但是杨风是万万不可能把从虎狼山盗窃而来的那么多宝贝归还给虎狼山的。

开什么玩笑?

归还?

杨风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么多气海碎片,这是自己以及普渡门未来发展的坚实基础,杨风怎么可能归还给虎狼会?这不是傻比么……

杨风硬着头皮道:“不管你们说什么,我是不可能归还宝贝的!”

方瑜也是对杨风的不要脸感到没办法,当下咬牙切齿的道:“杨风,你这么不要脸,罔顾江湖道义。就不怕被江湖上的人唾弃吗?你要知道,这个消息我们云家暂时给你瞒住了。如果消息在江湖上传开的话,你杨风和普渡门的名声都会被撕得粉碎,到时候身败名裂的你,还能够在江湖上立足吗?”

杨风挥手道:“哈哈哈,方瑜,你以为我杨风是吓大的么?你要是觉得这样可以威胁到我,那么你尽管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好了。”

方瑜很无语,遇到这种不要脸的人,方瑜发现自己黔驴技穷了。

方大同道:“杨风,你真是不知好歹。我们云家对你本是一片好意,没想到你非但不领情,还要处处藐视我们的好意。你以为你是谁啊?这种违背江湖道义的事情,是被整个江湖人士唾弃的,消息传开之后,我们云家,张氏府和化武门都会介入调停之中,到时候你面对三大巨头的质问,你觉得你还有存活的机会吗?”

面对方大同的威胁,杨风一点都不在意,耸了耸肩,很放肆的笑了:“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我也不妨告诉你们——我杨风下一个要剿灭的,就是虎狼山。因为我喜欢上虎狼山这个地方了,如果把这个地方作为我普渡门的新总部,你将是一件很令人惬意的事情。”

说到最后,杨风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放肆了。

方瑜和方大同听到这番话,都惊呆了!

杨风要剿灭虎狼山?

这开什么玩笑?

虎狼会乃是江宁江湖上的一股举足轻重的实力,威慑四方,一般人见到虎狼会都畏惧不已……

杨风居然公开说要灭了虎狼会?

这话,未免太让人震惊了。

杨风的口气太大了!

方大同和方瑜都只当杨风在胡乱说话。

方大同直接道:“杨风,你开什么玩笑。狼王和虎王那都是比我都还强上一些些的人物,成名已久,岂是你说灭就能灭的。”

方大同还要说话,方瑜忽然伸手制止,方大同只好闭口不言。

方瑜道:“杨风,这件事情是没办法说和了是吗?”

杨风冷冷道:“我入驻虎狼山的心意不会变,此心不改,谈不了!”

方瑜猛然站起身:“好,杨先生果然有种,我们云家拿出这么大的诚意,本想说和此事。没想到杨先生如此不给面子。那么接下来我会让这件事情传遍江湖,让你身败名裂。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

杨风道:“不送!”

方瑜气得牙痒痒,跺了跺脚。似乎在纠结要不要现在就动手灭了杨风。

方大同传音给方瑜道:“方瑜姐姐,杨风就是哥狂妄无知的家伙,不要给他面子。我们两个人在这里直接灭了他就是!”

方瑜权衡再三,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转身就走:“我们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