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可把周围所有人都吓呆了。

刚刚腾老大不是还雄赳赳气昂昂的装比么,搞得好像天下无敌似得。现在一转眼,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腾老大就好像见了鬼似得,直接在杨风面前磕头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小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看着腾老大身上满身的刀伤。小弟们都吓呆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砍伤了老大?

几个比较灵活的小弟马上冲到腾老大身前,连连道歉:“对不起老大,我刚刚真不是故意砍你的,我要砍的是这个年轻人啊,对不起老大……”

“啪!”

腾老大一巴掌掴在这几个小弟脸上,嘶吼道:“你们几个傻比,脑袋被驴踢了吗?这个是杨哥,是我的大哥!你们这帮没大没小的废物还不快滚过来给大哥敬礼。”

小弟们被打蒙了,纷纷来到杨风身前点头哈腰,卑躬屈膝。

腾老大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继续一头磕在地上:“杨哥,都怪我对手下教导无方,坏了大哥的规矩,给大哥抹黑了。我现在就让陈狗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陈狗,你大爷的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胆敢欺负到杨哥头上,我腾老大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现在我就要清理门户,来人啊,把陈狗这个比给我捆起来沉江。”腾老大凶神恶煞的咆哮道。

几个小弟顿时响应腾老大的号召,拿着麻绳就要去捆绑陈狗。

陈狗吓得浑身发抖,大声哀嚎。直接扑在杨风身前的地上,大力磕头求饶:“大哥的大哥,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杨风站立不动,双手负背,居高临下的看着腾老大陈狗和周围趴在地上的一群小弟们,漠然的道:“腾老大,别演戏了。我以前给过你机会,但是你自己不珍惜,以为我说的话是在开玩笑吗?”

腾老大顿时吓得不住发抖:“杨哥,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还请杨哥给我一个机会!杨哥,我求求你了,以后我将肯定再也会纵容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下次?纵容?”杨风冷然道:“在我看来,你才是罪魁祸首!滚吧,自己去欧阳晋那里领死。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也可以选择逃跑!如果你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我杨风也当你是个人物,从此不再和你追究。”

“杨哥,杨哥……”腾老大拼命的上前想要抱住杨风的双脚,结果刚刚伸出手还没接触到杨风的手脚,脑袋就被杨风一脚踩在地上。

杨风冷冷道:“腾老大,我杨风从来都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但凡想要跟我混的人,在得到我庇佑的同时,也必须遵守我杨风设立的规矩,谁要是胆敢把我杨风设立的规矩当成耳边风,闫老大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说完,杨风把腾老大的脑袋都踩进了土里,然后收脚。

过不久,欧阳晋带人来了。

遵从杨风的意思,把腾老大和腾老大所带来的小弟全部带走了。

临走的时候,腾老大面如死灰,失魂落魄,还在大声哀求,但是很快他的嘴巴就被欧阳晋用胶布封了起来:“腾老大,我早就提醒过你,可惜你太不知道收敛了。杨哥纵容你到今天,说实话已经足够仁慈大度了。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很快,欧阳晋便带着所有的人离场了。

唯独剩下陈狗还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周围的围观群众人数倒是越来越多。大家再也不敢小看杨风这个看起来约莫只有二十岁的青年了。

徐蕾看杨风的眼神更是如同看外星人似得,在杨风耳边低声道:“杨风,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你是道上的大哥吗?”

杨风感到无语:“我可比道上的大哥厉害太多了。道上的大哥也不过就是腾老大这样的级别。”

徐蕾若有所思,没有再问了。

过不多时,五辆警车在旁边停了下来,一大群装备整齐的警员从车上秩序井然的下车,然后冲入场内,很快就控制了局面,把大家都围了起来。

为首的叶苏寒穿着一身紧身的劲装,大步流星的走入场内,远远的看到杨风:“杨风,你说的人渣在哪里?”

杨风指着地上的陈狗,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道:“情况就是这样了。这个是陈狗的前妻和女儿,都可以佐证我刚刚说的话。”

叶苏寒听完后都目瞪口呆,冲上去便踢了陈狗几脚:“你真是个人渣啊,你都和你老婆离婚了,居然这般欺负你老婆孩子,真不知道你这种人怎么还会活在世上。”

叶苏寒几脚下去后,二话不说便让人把陈狗带走,然后冲杨风道:“好了,这一次就算本大队长欠你一个人情。我要赶回去处理其他事情。”

叶苏寒雷厉风行,来的快走的也快。不一会儿警员们便上车收队了。

妇女和小女孩也被叶苏寒带走问话。

临走的时候杨风还冲妇女说道:“这个女警官心地善良,是我的朋友。你不要害怕,只需要跟着她回去配合协助调查就好了。你前夫的事情,叶警官会彻底处理好。”

妇女连声道谢,然后跟着叶苏寒的车离开了现场。

围观群众也逐渐散去,场上便只剩下杨风和徐蕾两个人了。

天色已亮,杨风拦下一辆出租车便打算离开。

徐蕾马上追上来道:“杨风,你的电话号码多少啊?”

杨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徐蕾:“呦,大美女主动问我电话号码,你这是打算追我吗?”

徐蕾脸色微红,随后道:“你想得美,我只是佩服敬仰你的医术,有机会想要拜访拜访你,向你学习医术。”

杨风狐疑的打量着徐蕾:“我说过,这医术是我不外传的秘密,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怎么会外传给你呢?”

徐蕾板着脸道:“好好好,我不和你学医术,那我有时间请你吃个饭交个朋总可以吧?”

杨风想了想,道:“这个可以,把你手机拿出来,我输入我的电话。”

徐蕾欢喜一笑,拿出手机给杨风。杨风在她手机上输入电话号码后拨通自己的电话,然后把手机还给徐蕾:“好了,有机会再见,徐蕾美女。”

挥了挥手,杨风便一把钻进了出租车里,随着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出租车绝尘而去。

徐蕾站在原地,遥望着出租车离开的方向,久久都舍不得离开。

看得出来,面对杨风的离开,徐蕾显得很失望。

不过徐蕾的眼睛里绽放出异样的光芒,刚刚杨风给妇女治疗的一举一动,都深深的印在徐蕾的脑海中,久久荡漾,怎么都挥之不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