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路三人居住的别墅。

三人回到住处后便坐在一起商议。

三个人的表情都很凝重,显然,今晚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张子路则是比较焦急:“这个杨风还真是个莽夫啊,居然真的傻不拉几的对省南云少动手了,还直接把人家的气海都给废掉了。也就是发生了在普渡门内,今晚消息很难走开。可是如果这消息发散出去的话,只怕省南云家连夜都会派出高手来灭了普渡门。真是个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顿了顿,张子路道:“少主,黎叔,我认为像杨风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根本不足为虑。我们直接出手碾压他,逼迫他交出研究所的资料就行了。之前我还以为杨风是个人物呢,没想到就是个空有点实力的莽夫而已。”

张冬青冷冷的瞥了张子路一眼。

张子路被张冬青的眼神看得有点发毛:“少主,难道我刚刚说的话,不对吗?”

张冬青道:“到现在了,你还觉得杨风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吗?”

张子路道:“难道不是吗?我刚刚的分析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张冬青略显失望,微微摇头。

黎叔看了张子路一眼:“子路,你不能用常理去忖度杨风的举动。看杨风今天晚上的举动,杨风当然不简单。”

张子路还是有些不理解:“反正我没看出来杨风有什么不简单的。”

黎叔道:“我问你,你看到刚刚杨风的举动,你内心震撼吗?”

张子路愣住了。

黎叔道:“撇开一切的逻辑不说,就简单的说,刚刚发生的事情,你看了,内心震撼吗?”

张子路努力的回想着刚刚杨风那样的风采,随后点头道:“的确很震撼,我一开始万万没想到杨风会如此霸气,省南云家的云少,说废掉就废掉。这样的行径,就算是我们的少主,恐怕也很难做得出来吧。”

黎叔道:“这就对了,杨风这么做,就是要告诉世人他普渡门不是任人摆布的软柿子,谁胆敢对付普渡门,哪怕是省南云家的少主,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张子路道:“你是说,杨风这么做是为了杀人立威?”

黎叔道:“没错,他就是要告诉我们,他普渡门并非泛泛之辈。如果胆敢对普渡门用强硬手段,都要付出代价。”

张子路愣住了,没有说话。

张冬青这时候道:“之前我们都以为普渡门是蝼蚁,可以随意的践踏。但是通过今晚的事情,我想我们需要重新评估普渡门的实力,我们也需要重新调整对普渡门的策略。”

黎叔道:“没错,杨风这一手杀人立威,的确起到了作用。”

张子路顿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少主,事情没那么吓人吧?杨风再怎么立威,可是普渡门的实力终究就这么点儿,我们有必要重新评估吗?”

黎叔道:“一指剑气就可以灭云少,这样的实力还不足以让我们重新评估吗?冬青,一指剑气灭云少,你做得到吗?”

张冬青沉声道:“云少的百杀拳格外凶猛,他虽然是异能四级的修为,但是配合百杀拳,绝对能够和刚刚入门五级的异能五级高手媲美了。我想要击杀云少,至少也需要两招。”

黎叔道:“没错,但是杨风一指剑气就可以灭掉云少,而且还是很轻松的一指!这样的天才妖孽,背后会没有高人指点?”

张子路倒吸了一口冷气:“黎叔你是说,杨风的背后有高人?”

黎叔笃定的道:“必须的,修炼修炼,虽然讲求的是天赋,但是也需要强大的资源才能够堆积出一个真正的天才。中海省的烟雨青云路,哪一个公子哥不是出自豪门世家?如果没有豪门世家的武技、心法、丹药和名师。怎么可能培养出一个天才妖孽?杨风这般的妖孽,只怕比千宫雨都差不了多少了,背后必定有高人!”

张冬青都吓了一跳:“如果这么考虑,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杨风背后有高人撑腰,所以才可以肆无忌惮的废除云少!”

黎叔点点头:“不错。”

张子路整个人都呆住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普渡门的背景很不简单啊。我们该当如何?”

黎叔道:“不着急,现在我就打电话给张家主,让张家主调遣家族内的情报系统,连夜调查杨风的身世背景和成长经历。以我们省北张氏的情报网络,想必很快就会给我们反馈。到时候我们就知道杨风的底细了。”

张子路说话再也不敢那么嚣张了,而是恭敬的道:“还是黎叔想的周到。”

张冬青道:“黎叔,我想我们还有一件事情可以做。”

黎叔微微动容:“什么事情?”

张冬青道:“既然杨风背后有高人撑腰,杨风又废掉了云少和柔儿。那么我想我们可以现在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省南云家的云飞扬。看看云飞扬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反应。”

黎叔想了想,随后道:“这还真是个好主意。如果云飞扬直接大张旗鼓的派人来剿灭普渡门的话,正好可以试一试杨风的深浅。如果云飞扬能忍着,我们就按照原计划行事即可!”

……

千宫雨住处。

铁锤似乎受到了震撼,一直不停的念叨着杨风的名字:“这个杨风还真是个人物了,居然胆敢直接对云少下手。他普渡门就不怕因此惹怒省南云家而遭到灭门吗?”

千宫雨缓缓的喝着茶:“铁锤,如果今晚换成你是杨风,你敢直接对云少下手吗?”

铁锤挠了挠头,憨厚道:“我不敢!毕竟那可是省南云家啊,在整个中海省,除了化武门和省北张氏之外,谁还敢主动对抗省南云家啊?那不是找死么。”

千宫雨微微道:“可是杨风就这么做了,你不服气吗?”

铁锤憨笑道:“服气,太服气了。看了杨风刚刚出手时候的风姿,我对杨风的确很佩服的。不过就是有点莽撞了,他或许并不知道省南云家有多么的强大吧。”

千宫雨道:“这你就错了,杨风很清楚省南云家的强大。”

“哦?何以见得?”铁锤凝问道。

千宫雨道:“中海市李书记的儿子李子威,曾经因为表弟英少得罪过杨风,李子威亲自求情,结果杨风不肯放过英少。李子威说他是省南云家的人,杨风就直接罢手了。”

千宫雨一边煮茶,一边开口道:“可见,杨风很早就知道省南云家的可怕。再说了,这一次杨风还跟随省北张氏的人前往锡山遗迹,更是见识过省南云家的强大。谈何不知道省南云家的可怕呢?”

铁锤纳闷道:“那杨风还胆敢直接对省南云家的云少下这么重的手?莫非杨风有后台?”

千宫雨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一边喝着茶一边微微含笑:“我在来之前调查过杨风的身世背景,不出意外的话他是没有后台的。一个没有后台的家伙,胆敢对云少下手。虽然可以起到杀人立威的效果,但是省南云家可没那么容易被吓唬,这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铁锤一边挠头,一边不解的道:“雨公子,你说的话,我听不懂了。”

千宫雨微微道:“我只是想说,杨风这家伙越来越有资格成为我的一颗棋子了。明天的事情,我且看他如何应对,如果他做的让我满意,那么我就决定让他成为我的棋子,为我所用。”

铁锤越听越糊涂,最后索性不问了。

……

杨风住处,白姐洗了个澡,过了好一会儿才换上干净的衣服,来到客厅。

杨风早已在客厅等候,看到美丽的白姐走来,杨风微微一笑,主动起身走向白姐,轻轻的把白姐揽入怀中。

闻着白姐的发香味,杨风轻声细语的道:“白姐,你好美。”

白姐的情绪恢复了很多。毕竟她很早就跟着欧阳晋混江湖的,见惯了江湖上的腥风血雨,也见惯了江湖上的各种凌辱事件,心态非同寻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