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一切能够顺利吧!”

杨风回到住处,大门紧闭,直接来到修炼的房间,坐在灵陀罗树下盘膝修行,尽量的排除杂念,进入空灵状态。

“刺刺刺刺~”

浑厚的真气从杨风的身体里面涌射出来,覆盖在周围,形成一个很大的气场。

原本宁静的大密室,顿时间狂风呼啸,飓风大响,震慑周围。

……

议事厅内。

省南云少穿着一身酒红色的西装,高坐在首席位置,一边缓慢的喝着茶。

冯东则是坐在次席的位置,小心翼翼的接待着。

坐在云少旁边的柔儿此刻开口道:“冯东,我们在这里等了足足两个小时了。你说杨风很快就来,为何到现在杨风还没有出现?莫非杨风这小子是在藐视我们少主吗?”

冯东额头冷汗涔涔,连声道:“云少,我们门主的确不在这里。昨天门主外出参加中海大学的五十周年庆典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手机也打不通,可能没电了。请两位稍安勿躁,我们一旦联系上门主,门主马上就会回来。”

冯东的态度虽然已经足够好了,但是柔儿却不依不饶:“你说的这些都是推托之词,我们云少还从来没有等待过这么长的时间,哪怕是见比杨风重要十倍的客人,也从来没有这样的。”

冯东脸上的冷汗更多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高跟鞋踏地的声音。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绝世风华的白姐从门外款款走来,每走一步都带着无穷的魅力。即便是省南云少这样高高在上的公子哥,也被白姐的魅力给迷住了。一双放肆的眼神在白姐身上很大胆的撇来撇去,仿佛恨不得一口把白姐吞下去似得。

柔儿原本对自己的身材气质很自信,但是看到白姐后,居然有一种嫉妒的酸楚感。就是外人不说,柔儿也知道,自己的身材气质,容貌穿着都无法和眼前这个大美女相媲美。

白姐进入大厅,径直走到冯东面前,在冯东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把情况都和冯东说了一遍。冯东听后也是感到大为差异,轻声道:“好的白姐,我知道了。虽然我不知道杨哥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但是我想杨哥这么做,肯肯定有杨哥自己的道理,我遵循杨哥的意思去做就是了。”

白姐点点头,随后在冯东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云少原本心情很不好,但是看到白姐后,心情顿时大好,脸上的笑容都充满了绅士:“这位美女是?”

冯东解释道:“这是白姐,我们普渡门的财务长。”

云少微微点头:“一身白衣打扮,很符合白姐这个名字。白姐很有气质,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请白姐吃个饭呢。”

云少都开口了,冯东也略显得尴尬。

白姐微微含笑道:“云少说笑了,我就是普渡门的一个普通人,焉能让云少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请我吃饭。”

云少含笑不语,没有继续说话。

这时候,冯东站起身,深深作揖开口:“云少,刚刚我已经联系上杨哥了。杨哥人已经不在中海市,外出其他城市办事了。大约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够赶回来。杨哥特别叮嘱我,说云少是我们普渡门极其重要的客人,让我一定好好招待云少。如果云少不介意的话,还请在我普渡门住一日,明日杨哥就回。”

冯东说话的态度非常恭敬,倒也不好让人生气。

柔儿道:“这可不行,我们云少的时间何其宝贵,怎么可以在这里小住一日。”

云少的目光一直在白姐身上漂来飘去,那就是猎人看到猎物的眼神,随后云少道:“柔儿,我是省南云家的少家主,最讲究的就是风度和气节。既然冯东副门主都把话说到这份上,我自然要领情。可以,今晚我就住在普渡门了。还请冯副门主好好的招待我,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如果让我不开心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柔儿就清楚,一旦我生气,后果很严重。”

柔儿略显失望,但还是道:“没错,要是你们安排的不周到,让我门云少不开心的话,后果你们根本付不起!”

冯东听云少说愿意留下来住两天,冯东感到很欣慰,当下连声道:“请云少放心,虽然门主不在,但是门主再三提醒我要好好招待好云少。云少有什么需求,尽管提,我一定满足云少的需求。”

云少很放肆的瞥了白姐两眼,然后略有深意的点头:“好说,好说,只要你们愿意拿出足够的诚意,我云少一定会很满意的。相信我会在普渡门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说完,云少便站了起来,拍了拍双手:“还请冯副门主给我收拾一个僻静的独立院落,我要打算休息了。”

冯东很兴奋:“房间我们早已经收拾好了,还请云少跟我来。”

云少很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手礼:“请。”

冯东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云少请。”

……

杨风住处。

话说杨风闭关了约莫个把小时,冯东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杨风正在客厅的首席位置上盘坐入定,冯东进门就开口:“杨哥,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招待云少住下了。”

杨风点点头:“你说我不在,云少就没有怀疑什么吗?”

冯东摇头:“没有,云少这个人总体上还是和善的。我说出你的意思后,云少也很快就答应了愿意留宿一晚,等你回来。”

杨风稍微松了口气:“那就好,云少有没有说这一次来我普渡门是有什么目的?”

冯东摇头:“没有说,他的口风很严,我从各个地方旁敲侧击,都没有问到有用的信息。云少藏得很深。”

杨风点头:“看来这个云少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冯东道:“没错,我也有这种感觉,云少虽然态度柔和,但是我感觉他是个锐气很锋利的人,只是隐藏的很好。”

杨风道:“今晚你派人盯着云少居住的地方,不过要做的隐秘一些,千万不要被发现了。”

冯东道:“我知道了。”

杨风这才感觉满意,端起旁边的茶杯喝了口茶。

冯东顿了顿,面露狐疑之色:“杨哥,我有一事不解。”

杨风道:“你说。”

冯东道:“云少突然造访我普渡门,虽然意思不明显,但是杨哥你既然回来了,何不去见云少一面。如此便可知道云少的来意。我看出来了,云少之所以口风这么严,其实是想留着和你说。”

杨风道:“你有所不知,这一次回来我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虽然我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但是我感觉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省南云家和我们普渡门没有半点交情,都突然造访。那么省北张氏的人,为何不来?”

冯东大吃一惊:“省北张氏?”

杨风点点头:“没错,按道理说,在中海省的三大巨头当中,和我们普渡门渊源最深的乃是省北张氏啊。省南云家都来了,你觉得省北张氏可能不来吗?”

冯东深吸了一口气:“不会吧?我普渡门虽然是中海四市的老大,但中海四市在全省不过就是个弹丸之地,中海省的三巨头又怎么可能会看得起我们普渡门呢?还是说他们有别的想法?”

杨风也是感到纳闷,当下好奇的问道:“你觉得他们为何来我们普渡门?”

冯东喃喃自语:“或许省南云家的云少来我们普渡门只是一个巧合呢?会不会我们想太多了。”

杨风叹了口气:“但愿是我想多了吧。”

杨风的话刚刚说完,冯东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冯东一看手机上显示的是玄一真人,马上按下了接听键:“玄一真人,你打我电话有何事情?”

电话那头的玄一真人,声音十分惊悚:“冯东,大事不好啊。省南云家的少家主云少刚刚来到我普渡门拜访。现在门外又来了三个人。其中有两个人我都见过,分别是省北张氏的少家主张冬青和张子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身穿唐装的黎叔。三人来势汹汹,很着急的样子。指名道姓要见杨哥。你快点想办法啊,我要拦不住了。”

冯东顿时失声道:“什么?省北张氏的张子路和张冬青来拜访了?还有一个叫黎叔的家伙?”

“好的,你等一下,我马上告诉你解决的办法。务必拖延一点时间。”冯东快速挂了电话,看着杨风失声道:“杨哥,事情果真如你所料,省北张氏的张子路,少家主张冬青还有一个叫做黎叔的人来了普渡门,指名道姓说是要见杨哥。”

杨风顿时站了起来,神色惊讶:“还真是如此啊,这么看来,我普渡门真是要发生大事了。”

冯东也是额头冷汗涔涔,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杨哥,你说他们是不是来招安我们?省巨头看杨哥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起了爱才之心,因此都纷纷想要招安杨哥。”

杨风沉声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我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刚刚玄一真人不也说了么,张子路他们的态度很着急,想来不是招安那么简单。”

冯东道:“也对,如果是招安的话,至少会表现出示好的态度才是。”

杨风道:“好了,我们别在这里猜测了,你去见见张子路他们,问一下他们的来意再告诉我。如果他们非要见我,你就说我不在,你是副门主,有权力全权掌控门派的大小事宜。”

冯东道:“还是杨哥考虑的周全,只要杨哥暂不出面,事情就还有回旋的余地。要是杨哥贸然出面,一旦他们提出什么要求,那真是连最后周旋的机会都没有了。”

杨风点点头:“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消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