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的真气形成一个猛烈的气场,仿佛要把整个房子都直接撑碎掉似得。

远在门外庭院中的邵天虎等人个个面如寒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不出话来。

玄一真人直接吓得失声道:“卧槽,这个云少的真气怎么如此强悍?这远远超过了柔儿的真气强度啊!这尼玛还是气海境界的高手吗?至少异能五级才有这样的真气强度吧?”

冯东也是吃惊不小,转头看着邵天虎:“邵天虎,你也是气海境界的高手。就云少表现出来的真气强悍程度,他还是气海境界么?还是达到了异能五级?”

邵天虎面色沉凝:“云少的真气的确格外的强悍,是柔儿的数倍,可以说强悍的不像话。这样的真气强度,的确可以和异能五级的高手相媲美了。但是云少的意境感觉还不到异能五级,还是异能四级气海境界的意识。也可能是云少修炼的拳法是强悍的拳法吧。”

玄一真人听后微微道:“如此说来,这个云少终究还是没达到异能五级的修为啊。不过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悍的真气,看来也不好对付啊。”

邵天虎道:“门主的实力足够应付任何一个异能五级之下的高手,这个云少虽然拥有媲美异能五级的真气,但是到底还是异能四级的修为。云少不可能是门主的对手。”

玄一真人这才松了口气:“如此说来,云少是在找虐了。”

邵天虎道:“那也不好说,云少毕竟是省南云家的少主,或许修炼了什么强大的秘术也不一定。一旦发生不可测的后果,我们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扑上去对付云少!”

冯东点点头:“邵天虎说的对,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不能够太大意了,谁也不知道云少会爆发出什么样的绝技。大家都要做好随时冲上去战斗的准备。既然已经动手了,那么就绝对不能够折了我们普渡门的气势。今天必须让云少折在这里。否则,之前一切动手都没有意义了。”

大家都纷纷捏紧拳头,身上的真气爆射,随时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

仁湖,另外一处僻静的别墅之中。

千宫雨正独自在别墅的庭院中喝茶。

千宫雨喝茶的动作都十分的优美,而且千宫雨全身上下都表现出一种说不出的儒雅,独自品茶,有一种独自享受孤独的味道。

“嗯,仁湖准备的茶还是不错的。只可惜这漫漫长夜,怕是也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坐下来这般品茶吧。”千宫雨独自饮茶,享受着其中的那份宁静。

正时候,大门被粗鲁的撞开。只见铁锤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连声道:“雨公子,出事儿。”

千宫雨态度儒雅,依旧不紧不慢的泡着茶,一点都不着急:“好好说,怎么回事?”

铁锤道:“我刚刚在外面游玩的时候打听到省北张氏的人和省南云家的人都来到仁湖了,同样住下了。出事的是省南云家的云少。云少看上了杨风的女人白姐了。云少趁吃饭的时候给白姐下了药,云少把白姐带回住处准备好好的享用一番,结果冯东带着邵天虎去别墅闹事了,居然和云少的人起了正面冲突。”

说到这里,铁锤停顿了一下。

千宫雨还是不紧不慢的泡茶,端起一杯茶轻轻的喝了一口:“哦,冯东和邵天虎居然胆敢和云少正面起冲突,看来很有血气啊。但是这种血气只怕会给普渡门带来很大的灾难。然后呢?”

铁锤道:“邵天虎和冯东自然不是云少那个叫做柔儿的跟班的对手。两个人两手都被重创了。云少正要享用猎物的时候,出意外了。”

铁锤又停了下来。

千宫雨还是不紧不慢的抿了口茶:“出什么意外了?”

铁锤继续道:“杨风忽然回来了!”

“杨风?”千宫雨端着酒杯的手微微动了动:“结果呢?”

铁锤道:“结果那个叫柔儿的女人直接被杨风废掉了气海!现在杨风正在和云少起正面冲突,这场大戏真是越来越好看了,雨公子不想去看看吗?”

千宫雨仍旧在喝茶,似乎对这样的事情并不怎么感兴趣。

铁锤道:“我知道雨公子一向不喜欢凑热闹,但我同时也知道雨公子对杨风这个人格外的关注。在来中海市之前,雨公子就对杨风做了很详细的了解。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呢。”

千宫雨缓缓站起身:“嗯,既然这样,那我就去看看吧。云少虽然是个败家子,但是他毕竟省南云家的少主,声名在外。杨风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对云少动手,还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呢。这场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说完,千宫雨的身体直接晃就消失不见了。

原地只剩下几根白色的羽毛。

……

云少住处的外面。

虚空之中,站着不少人。

除了千宫雨和铁锤之外,还有张子路,张冬青和黎万兴。

这几个人相见,张冬青微微吃惊道:“诶,什么风把我们的千宫雨公子给吹来了。我可是听说雨公子常年闭关修炼,很少涉足家族的事情,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愿意来到中海市,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千宫雨轻声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大家都心知肚明,我想这些套话就不必要多讲了。”

张冬青轻哼两声,没有再说话。虽然张冬青是省北张氏的少主,但是他也很清楚,自己无论在修为上还是名望上,都无法和这个千宫雨相媲美。

毕竟,人家可是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异能境六级的绝顶天才啊!

放眼整个中海省,也只有扎纸匠萧如烟才可以与其媲美。

千宫雨的锋芒,几乎冠绝整个中海省,风华绝代,无人不服!

张子路这时候冷哼道:“杨风这个蠢货,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和云少动手,真是莽夫之举。且不说他今天战胜不了云少,就算真的战胜了云少,也只会把整个普渡门带入灭绝的万丈深渊。这样鼠目寸光的冲动莽夫,居然还能够成为普渡门的门主,真不知道他这个门主是怎么当上去的。”

黎万兴这时候道:“普渡门这种蝼蚁门派,今晚生死且不管。只要不影响我们这一次前来中海市的大事就好。”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数落着杨风。

唯独千宫雨站在虚空中,凝望着云少和杨风所在的房间,一双眸子里充满了深邃的光芒,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

房间里,话说云少凝聚出强大的拳劲,然后直接对着杨风隔空轰出一拳:“让你见识见识我省南云家的百杀拳!给我死吧!”

“轰隆隆~”

所有的真气都受到这股拳劲的影响,全部凝结在一起,化成一个巨大的拳头,带着煌煌之威,悍然的砸向杨风!

十步距离,一划而过!

噼里啪啦的巨响,转瞬间冲到了杨风身前!

场内外的每个人都感觉到这拳劲不可思议的强大!

仿佛前方就算是一座小山丘,也会被这股拳劲一拳打爆似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