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放着好几个菜,除了杨风动了几下筷子之外,其他人硬是一下筷子都没动。

黑熊手里拽着一个酒杯,其中倒满了白酒。

面对大家充满希望的眼神,黑熊没有马上开口说话,而是猛的一把举起酒杯,把酒杯中的白酒一口喝光了。

邵天虎这时候开口道:“黑熊,杨哥现在是我们的老大,是我们的门主。也就是说,大家早就是自己人了。黑熊你要有什么就直接说吧,不要拐弯抹角的了。”

黑熊又给自己到满一杯酒,然后直接倒进了肚子里。

黑熊只觉肚子里有一团火焰在燃烧,面色上也露出火烧般的表情,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黑熊才开口:“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突然。”

这话一出,场上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邵天虎都吃了一惊:“黑熊,你别卖这么大一关子啊,什么叫做你早就知道这一天,你这样说会让杨哥对你产生误会的。”

黑熊恭敬的看着杨风:“门主,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你且听我慢慢说来。”

杨风很有耐心的点点头:“恩,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慢慢说,这件事情关系重大,的确没必要卖关子了。”

黑熊略显尴尬,随后一字一句的道:“我的确七十多岁了,见过中海四市过去发生的无数变化。你们应该还记得我曾经说过,我们东海邵家上一任的家主曾经战胜过药载舟,而且还潜入过药家的禁地,发现了药家禁地的秘密,结果就引得药伊河出面了,然后被药伊河一巴掌拍死了。这件事情,想必门主已经听说过了。”

杨风点点头:“恩,这件事情我的确听说过。”

黑熊道:“而且我也说过,当时我就在场。一开始连药载舟都不知道药伊河是否还活着,更没有想过一开始就请药伊河出面。门主你可知道药载舟当时想请的第一个帮手是谁吗?”

杨风摇头:“不知道。”

黑熊道:“当时药载舟被击败后,想要找的第一个帮手就是省北张氏。只是药伊河及时出面摆平了。”

顿了顿,黑熊道:“而且我还知道,这个药家禁地和省北张氏有合作,说的不好听,千湖药家就是省北张氏的走狗,在为省北张氏做这个禁地内的秘密研究所。这种合作持续了上百年,也正是因为有省北张氏在暗中撑腰,千湖药家才一直强盛如斯,我们东海邵家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扳倒千湖药家,就是因为人家有靠山。因此我对省北张氏也有过不少的研究。”

杨风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研判:“你是说,他们同时来我普渡门,是为了这个秘密研究基地?”

黑熊道:“应该是这样。药家的秘密研究基地是个什么情况,想必门主也知道了。用无数活人做实验,提炼药材的成品,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悖逆人伦十恶不赦的恶行罪孽!这样的消息要是被公布出去,就算是省北张氏这种省级的大巨头,恐怕也吃不消吧。”

杨风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他们纷纷前来我普渡门,为的就是这个药家禁地研究所的事情。”

黑熊道:“门主所言极是,我想也多半是这样的。这种恶行,省北张氏也怕泄露出去啊,因此省北张氏这一次气势汹汹的前来普渡门,为的就是要处理掉这件事情,防止事情外泄。”

玄一真人狠狠点头:“黑熊长老不愧是老江湖,说的话很有道理。这件事情牵扯到省北张氏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省南云家和化武门也派出核心人物前往我们普渡门,这又是什么逻辑?”

黑熊摇摇头:“这个我也琢磨不清楚,事情怪就怪在这里。”

大家互相对视着彼此,一时间也琢磨不出答案。

这时候杨风往嘴里塞了一根烟,冯东拿出打火机主动给杨风点燃,杨风狠狠的吸了口烟,吐出一口浓厚的烟圈:“我听说省北张氏的家主张朝北雄心勃勃,一心想要抗衡化武门。而且在张朝北经营的这些年里面,省北张氏的确蒸蒸日上,越发的强大,的确在很多个领域对化武门形成了威胁和压力。可见,这一次化武门派出千宫雨前来我普渡门,为的也是这禁地研究所吧。”

玄一真人一脸疑惑:“这个逻辑怎么说得通?”

冯东这时候开口道:“既然这个禁忌研究所是省北张氏的软肋,化武门当然很想把这个禁忌研究所的信息全部泄露公布出去。如此便可以对省北张氏造成致命的打击。”

玄一真人这才明悟过来:“原来如此,这么说省南云家的云少前来我普渡门,也是为了得到这个禁忌研究所的信息,然后曝光出去。”

杨风摇摇头:“云少似乎来这里另有目的!”

玄一真人凝问道:“另有目的?这不能吧?”

冯东道:“我也觉得云少来此另有目的。省北张氏和化武门派出的都是顶级的高手。省北张氏除了派出张冬青之外,连黎万兴都来了。而化武门派出了千宫雨这样的顶级高手。威力可见一斑!但是省南云家的云少却只带了一个叫做柔儿的女伴前来,就这样的排场,恐怕还无法给我们普渡门造成强大的压力。可见,云少或许有别的目的。”

玄一真人问:“别的目的?还能有什么目的?”

杨风道:“如果我是云少的话,得知省北张氏和化武门量大势力互相争斗角逐,我是不会轻易卷入其中的。坐山观虎斗,让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才是我会做的事情。”

玄一真人道:“杨哥你是说,云少是来看戏的?”

冯东道:“恐怕不是看戏那么简单,云少也可能会在暗中推波助澜。”

杨风夹了口烟:“冯东说的很对,看的也很准。云少此次前来,怕是为了推波助澜。”

玄一真人听后直拍桌子:“妈啊,这事情也太恐怖了。中海省三巨头都派出牛掰人物,同时住在我们普渡门。这事情要是传出去,只怕会震动全省啊。杨哥,我都感觉呼吸困难了,这压力也太大了吧。”

杨风道:“好了,今晚请大家来研判一下当前的局势,现在收获很大。至少我们搞明白了他们来我普渡门的目的。至于怎么应付,我们再议一下。”

一直沉默的邵天虎这时候忽然开口道:“此事只怕已经很严重了。这一次省北张氏和化武门都派出了顶级高手,只怕不得到药家研究所的信息资料,他们两家谁都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不管把这些资料交给谁,都会得罪另外两家,到时候我们普渡门只怕顷刻间就会有灭顶之灾!”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表示压力很大。

大家都知道邵天虎说的话一点都不假,事实的情况只怕比邵天虎说的还要危险。

杨风这时候看了冯东一眼:“冯东,药家后山的秘密研究所,后面处理的怎么样了?”

冯东道:“一切都按照之前我们商议的策略,在杨哥你遣散所有的活体实验人之后,我们便封了整个禁地。不过后来我们拍摄了足够的照片和视频,记录了千湖药家用活人实验的全过程,这些罪证只有一份,被我封存在隐秘的地方。其中还包括了研究所和省北张氏详细的账目和药材清单以及研究人员的互相往来。这些罪证档案一旦泄露曝光,绝对是铁证,能够让省北张氏彻底身败名裂的铁证!”

邵天虎沉声道:“也正是因为这份罪证太过重要,省北张氏和化武门都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雷霆一怒,哪怕灭我们普渡门,他们也在所不惜。毕竟这牵扯到省北张氏的生死存亡,只怕省北张氏若不拿到这份罪证,是不会罢休的!”

大家心事重重,每个人都提不起心思来,每个人都感觉到头顶上顶着一片疑云,阴霾不散。

杨风夹了口烟,眼神扫过场上的每一个人:“我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压力都很大,毕竟这一次来我普渡门的都是中海省三巨头的核心人物。其中还包括像张冬青,千宫雨和黎万兴这样的大人物。其中千宫雨和黎万兴都有能力独自灭亡我们普渡门的实力。大家心里感到畏惧惊慌,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我普渡门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凶悍的人物!但是……”

杨风的眼神陡然一冷,爆射出精悍的光芒:“是啊,我们普渡门成立至今,多少磨难都走过来了。灭周家,灭黑龙帮,灭西海韩家,灭岭南雁家,最后连千湖药家也被我们灭了。每一次大的行动,我们都成功了。如今我们已经成为了中海四市的霸主,直接踩在我们头上的,自然就是中海省的三大巨头了。我们普渡门如果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须面对中海省的三巨头!”

说到这里,杨风的手掌重重的在桌子上一拍,厚实的梨花木留下一个清晰的掌印,杨风趁势道:“既然这条路是我们必须要走的,现在事情来的虽然早了一点,但又有何妨?”

每个人都感觉到一股锐气冲天,豪气冲天!

冯东道:“请杨哥吩咐,别说面对化武门和省北张氏了,就算要直面神龙门,也只需要杨哥一声令下而已!”

邵天虎也跟着道:“没错,不管前方多大的危险,只要门主一声令下,我邵天虎绝对第一个冲锋陷阵!”

玄一真人也道:“誓死追随杨哥的脚步!”

其他人也都纷纷跟着表态。

杨风点点头:“好,既然大家都有这个决心。那么这一次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要做好一战的准备。我约莫盘算了一下,在这群人当中,真正有威胁的人只有黎万兴和千宫雨。但是千宫雨和黎万兴本就是死敌,如果我们能够利用得当,未必就没有胜算。”

大家的气息都很饱满,在没有了之前的低沉。

看到大家精神面貌这么好,每个人都有一股捏紧拳头上阵血战的热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