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寒的确是被爷爷如此热情的举动给震惊到了。

叶苏寒来中海市的时间也不短了,看过爷爷接见过无数的贵客,不管是省部级的领导还是厅级的干部,爷爷都很淡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热情。

想想叶苏寒就感到一阵不爽:“哼,杨风这家伙有什么好的,爷爷居然这么重视他,真是瞎了眼啊。”

说完,叶苏寒跺了跺脚,然后跟着走进了庭院的大门。

叶苏寒跟在叶老和杨风身后,一路穿过内院,来到了会客厅大门口。

叶苏寒正要迈步走进大厅的时候,杨风忽然转头看着叶苏寒:“美女,我和叶老有点私事要谈,你恐怕不太方便在场。”

叶苏寒两个眼睛瞪的很大很大,仿佛要用眼睛把杨风吃下去似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里可是我的家,你怎么可以让我走?”

杨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刚刚你求我的时候,那态度可是好的很。怎么?现在我帮你解决困难了,你就翻脸比翻书还快了。”

叶苏寒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你还好意思说是在帮我?刚刚明明是你……”

叶苏寒还没说完,叶老已经开口道:“好了好了,苏寒,既然杨先生有事情和我说,你就先回避一下吧。等我们谈完了事情,一起吃个夜宵。”

叶苏寒终究不敢忤逆叶老的话,只是狠狠的跺了跺脚,瞪了杨风几眼:“杨风,你给我记住,今天你加在我身上的,他日我一定会讨回来。”

说完,叶苏寒还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叶老也是感到几分无奈:“杨先生,我这个孙女啊,就是被我惯坏了。说话没大没小的,还请你不要介意。”

杨风微微笑道:“叶老说的哪里话,叶苏寒如此可爱,我怎么会介意了。再说了,叶苏寒这般也是真性情的流露,也不见得是坏事儿。”

叶老听了微微一笑:“杨先生看人看事就是独到,来,快快请坐!”

两人在茶桌旁边坐下,仆人主动泡上茶水,还放着几碟精致的小吃。

杨风抿了口茶:“叶老的气色比几个月前好多了,看来身体恢复的很不错。”

叶老连声笑道:“嗯,最近我也的确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发的健朗,我都开始锻炼了。这一切都要感谢杨先生当初的神医妙手。如果不是当初杨先生施以援手,只怕我也活不到现在。说到底,杨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杨风道:“叶老这就折煞我了,你是赫赫军功的军官,为国而战,乃是国家重器。我能够为叶老治疗病痛,也是我的福分。再说了,我本就是个医生,治病救人本就是我的职责。谈不上救命恩人一说的。”

叶老越发的看杨风顺眼了,笑眯眯的道:“杨先生现在可是中海四市的大名人啊。中海四市,以杨先生为尊。这可是江湖上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呢。”

杨风恭敬的道:“我这点业绩不过是小打小闹,在叶老眼里不过就是小孩子玩玩泥巴打打架而已。”

叶老严肃道:“杨先生不必谦虚,你的事迹我都一直在关注呢。江湖纷乱,中海四市一直以来就纷乱不断,给四市的治安稳定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如今你一统中海四市,一锤定音,极大的稳定了四市的格局和人心,更可贵的是,你严格约束手下的行径,禁止手下为恶,这已经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我叶老很少佩服过别人,但是你算一个。”

杨风很差异,顿时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自豪感。

一直以来,杨风秉承着自己的宏愿,一直苦雨独行。从来未得到别人的认可。

没想到第一个认可自己宏愿的人居然是叶老!

此时此刻,杨风陡然间为自己所坚持的宏愿而感到自豪,这也让杨风更加坚定的要坚持宏愿,不断前行的决心。

叶老继续道:“你在击败千湖药家的时候,说过一番话,我现在都还记得。”

杨风好奇道:“哪番话?”

叶老表情严肃:“上古神农尝百草,中古诸子归人心,今我许愿化神医。这三句话,我听了都振聋发聩。而且我详细关注过你后面的所作所为,你的所有行为,不负这三句话。我叶老很佩服。”

杨风顿时对叶老肃然起敬:“叶老虽然深居于此,却对天下事了如指掌,叶老的情怀,这份家国情怀,令杨风十分佩服。”

叶老微微含笑:“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说吧,今天来这里所为何事?”

叶老两眼眯着,好整以暇的看着杨风,这种感觉就好像已经把杨风看透了似得,让杨风感觉到自己毫无秘密可言。

杨风硬着头皮,从贴身的地方拿出金色令牌,小心翼翼的摆放在桌面上。

叶剑雄这三个字笔走龙蛇,苍劲有力,带着强悍的锋芒,刺得人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叶老还是那般眯着眼的表情。

杨风站起身,双手抱拳,恭敬的道:“叶老,不瞒你说,我遇到困难了,这一次拿着这块你给我的令牌,是来向叶老求助的!”

杨风没有看桌面上放着的金牌,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杨风:“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是为了千湖药家那个秘密研究基地资料的事情吧?”

杨风满脸震惊:“叶老你都知道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