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茹没有想到慕紫嫣的反应会这么大,也跟着吓了一跳。

苏茹大张着嘴巴:“慕总,我不是说了杨风这种人在外面拈花惹草,根本不值得你为他操心。你怎么一听说杨风出事儿了,就这么激动啊。”

慕紫嫣没有心思听苏茹说这些,直接严肃的问道:“我现在没心情听你说这些,你直接告诉我,杨风和普渡门到底怎么了?”

慕紫嫣严肃的盯着苏茹,一双眼睛简直要杀人了似得。

苏茹感到压力很大,顿时也不敢再胡诌,直接道:“我,我,我也是昨天才酒店吃饭的时候,偶尔听到几个大佬议论才知道的。”

慕紫嫣冷哼道:“快说啊,别墨迹了。”

苏茹道:“听说杨风接手了千湖药家的一个什么禁忌研究所,然后江宁的三大巨头派遣核心人物前往仁湖索要这份研究所的资料,结果和杨风起了极大的冲突,普渡门损失惨重,据说都被灭亡了。”

慕紫嫣听了大惊失色,整个人直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你说什么?江宁的省级三大巨头都派核心人物前往普渡门了?还爆发了冲突?”

苏茹道:“是的,化武门派出了少门主千宫雨。省北张氏派出了少主张冬青和炼药长老黎万兴!省南云家也派出了少主云少。虽然我不知道这些人意味着什么,但是我听说战斗非常惨烈,仁湖损失极其惨重!”

慕紫嫣吓得面色都发白了:“什么?这些人都来了!!!我滴个天啊,这些人随便一个都是中海省的顶级公子哥,威力强大。那可是全省的顶级的巨头啊。”

苏茹好奇问:“怎么?慕总你知道这几个人的身份?很厉害吗?”

慕紫嫣沉声道:“我虽然是个做生意的,但是也知道中海省的全省江湖格局。化武门乃是掌控全省的霸主。化武门对中海省,就如同普渡门对中海四市的地位一般。全省二十三个市,包括省会江宁,以化武门为尊!而千宫雨乃是化武门的少门主,全省排名第二的公子哥,极其强大。根本不是杨风能够比拟的。至于省北张氏的黎万兴那就更厉害了!”

苏茹越听越惊讶:“什么?这个黎万兴比化武门的少门主还要厉害?”

慕紫嫣道:“没错,我以前在全省的医学论坛上见过黎万兴一次。黎万兴的医术冠绝全省医学界,乃是全省医术最高的人,号称万兴之下,中海无医。”

苏茹问:“万兴之下,中海无医?”

慕紫嫣道:“嗯,万兴之下,中海无医。意思就是说中海省内,除了他黎万兴之外,再也没有医生。”

苏茹都吃了一惊:“这个黎万兴还真是霸气啊,居然还敢号称万兴之下,中海无医。这会不会太吹牛了?”

慕紫嫣道:“没有吹牛。黎万兴是坐镇中海省省北张氏的炼药长老,地位崇高,甚至不亚于省北张氏的张朝北。而黎万兴的确医术极高,为了证明万兴之下,中海无医这八个字。黎万兴每年的八月十八日都会亲自来坐镇省北张氏的万兴广场,接受来自中海省内所有医术高手的挑战。数十年来,每年都有无数的人前往万兴广场挑战黎万兴,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胜出。由此可见这黎万兴的医术是极其高超的,万兴之下,中海无医这八个字,也算是名副其实。”

苏茹听后大为震惊:“真是想不到啊,中海省的江湖如此腥风血雨,波云诡谲。原本我以为杨风就很强大了。但是听你说了这么多,我发现杨风也就在中海市牛一点,如果放眼整个中海省,杨风也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啊。”

慕紫嫣道:“是啊,我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省北张氏居然出动了黎万兴这样的大人物。化武门更是出动了最顶级的公子千宫雨。如此强大的力量一起攻击普渡门,杨风肯定很危险。”

说完,慕紫嫣猛然站了起来,快速拿过办公桌上的小包,快速的朝办公室的大门口跑去:“我出去一趟。”

“喂喂喂,慕总你这是要去仁湖找杨风吗?可是你下午还约了几个大客户吃饭,还有一个集团的融资发布会要出席啊……”苏茹十分诧异。

“都推了,都给我推了!!”慕紫嫣大吼一声,人已经离开了办公室大门。

“喂喂,慕总你等等,我帮你推掉这些会议后,等我跟你一起去啊。”苏茹一边追一边大叫。等苏茹追出办公室大门口的时候,发现慕紫嫣已经匆匆忙忙的进了电梯,然后电梯门缓缓关上。

“我这个该死的嘴啊,我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啊。我就不应该这么说的。”苏茹抬起右手掌,作势就要狠狠的抽打自己的嘴巴。

但是手掌挥到一半,他又停了下来,最终还是下不去手,苏茹狠狠的咬牙:“诶,我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杨风水性杨花,拈花惹草,到底有什么好的。把慕总的魂都给迷丢了。”

……

中海市,中海大酒店。

总统套房。

一个三十岁出头的青衣男子四平八稳的坐在大沙发上,双手靠着沙发两边的扶手,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很霸气的抽着。

这个青衣男子的裤腰带处于解开状态,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短裙的女子光着一双大长腿坐在青衣男子身上。上下很有戒律的动来动去。

青衣男子十分的享受,嘴里也动不动发出很爽的叫声。

在青衣男子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名二十几岁出头的白衣青年,眼睁睁的看着那名青衣男子如此享受的画面。

当一切都停止下来的后,青衣男子这才穿上裤子,深深的加了一口雪茄。

白衣青年这才开口:“司徒清水大人,我们来中海市已经三天时间了,仁湖普渡门的战况结果已经出来了!普渡门所有异能境的高手全部重伤,死伤很惨重。虽然仁湖普渡门侥幸存活下来了,但是此刻的普渡门已经没有任何的战斗力了,如果清水大人此刻带着我们南拳们的精锐全部扑向普渡门,必定能够轻松的灭亡整个普渡门!”

司徒清水。

南拳门的副门主,大拳师,威震水南市,在整个中海省都是一流的拳师。乃是和吴平的师傅吴子凡是同一个级别的大拳师!

声威赫赫!

乃是南拳门的第二强者!实力极其强大!

司徒清水用手揽着身上美女的腰,很放肆的道:“嗯,我们来中海市等待已久,为的就是等普渡门虚弱到如此地步。司徒贝。”

“在,清水大人!”白衣青年猛然起身,十分恭谨。

司徒清水霸气道:“着急此次来到中海市的所有南拳门成员,今晚十点,向普渡门发起总攻,务必灭掉普渡门!”

司徒贝恭敬的道:“是,清水大人。我现在就去调遣人马,暗中向普渡门挺进,十点之前一定做好全部的攻击准备!”

司徒清水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嗯,去吧。这一次我们务必灭了普渡门,把中海四市死死的拽在手里!”

司徒贝走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转身道:“清水大人,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大人解答。”

司徒清水道:“马上就要发起总攻了,你居然还动摇决心。搞什么飞机?”

司徒贝羞愧的低下头。

司徒清水冷冷道:“罢了罢了,我想不单单你心中有疑惑,这一次跟随前来的很多其他南拳门成员恐怕也有和你一样的疑惑,大战之前最忌心思不稳定,决心不坚定。既然你有疑问,就问出来吧。我司徒清水一定为你解答。”

司徒贝道:“我们南拳门建门足足有百余年,这百余年来,诞生了无数名动四海的大拳师。到了这一代,门主和清水大人都是名动四海的大拳师,位列中海省五大拳师之列,和吴子凡并列。除了省级三大巨头之外,我们南拳门也算是举足轻重的门派了。在二十三个市级门派当中,我们南拳门绝对是顶级的市级门派。如今更是蒸蒸日上,假以时日,我们南拳门必然会成为更强大的存在。何必再去攻击中海四市的杨风呢?”

司徒清水道:“怎么?难道你觉得我们南拳门还拿不下一个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普渡门吗?”

司徒贝道:“不是,我并非这个意思。攻下普渡门自然不下话下,可一旦如此的话,我们南拳门就一下子坐拥了六个市,如此风头太盛,岂不是会引起省级大巨头的敌视?如此一来,我们南拳门就算拿下了中海四市,也是个烫手山芋。我认为这样并不明智!”

司徒清水冷冷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南拳门励精图治无数岁月,早就积蓄了无数的力量,此时此刻,是时候彻底张开我们南拳门腾飞的羽翼了。中海四市一旦拿下,我们坐拥六市,实力直逼省巨头。任何一个巨头想要灭了我们,都要好好的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司徒贝还是很担心:“可是我们的对手可是省级巨头啊。他们需要掂量自己的分量吗?”

司徒清水大笑道:“司徒贝,你的想法的确很不错,也很有远见,是个人才。门主这一次重点向我推荐,让你做我的助手。我看门主很有眼光,以后我会重点栽培你。”

司徒贝道:“多谢大人垂青,不过还是请大人解决我的疑问。”

司徒清水:“哈哈哈,我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南拳门并非没有后台,这一次的行为也是受到省三巨头其中之一的授意。因此,我们一旦拿下中海四市,就算威胁到了省三巨头的地位。但是我们背后可就有一大巨头撑腰啊,其他两大巨头又怎么敢轻易的出手剿灭我们?”

司徒贝恭敬的道:“原来如此。司徒贝明白了,我这就去召集南拳门派往中海市的所有人马,十点在仁湖外集合,等待大人前来主持大局!”

……

下午六点。

仁湖普渡门。

只见普渡门内一片狼藉,多处建筑都被夷为平地,大片大片的废墟呈现在众人面前,十分萧索。

杨风住处。

杨风安静的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面色苍白,浑身多出的伤口皮肉外卷,十分吓人。

冯东,邵天虎,玄一真人,黑熊,江若离,李元昊等人都服用了血菩提。伤势都在快速的恢复!

但是冯东惊讶的发现,给杨风服用了血菩提,杨风的伤势还是不见好转。仍旧昏迷不醒。

冯东满脸吃惊:“邵天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杨哥服用了两颗血菩提,伤势仍旧不见好转?你刚刚不是说杨哥的伤不算严重嘛,只要好好修养就没事了?”

邵天虎几度给杨风把脉,始终愁眉苦展:“我也纳闷了,从脉搏上来看,门主的伤势的确不太重。但是不知道为何,就是伤势一直不见好转。”

冯东道:“我们普渡门经过这一次的大难,已经伤重。但是省南云家和我们的仇恨还未消解,只怕未来还会扩大。如果杨哥不能够早日醒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邵天虎道:“我也知道此刻情况紧急,但是我并不太精通医术啊。我们东海邵家从来都只注重修武。唯一精通医术的人还是邵青……诶?对了,邵青。邵青!邵青,邵青师从医家,精通医术。快请邵青来!黑熊,快打电话给邵家,请邵青过来为门主诊病!”

黑熊面露难色:“邵青,他自从上次事件后离开了邵家,很久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电话还是否保持畅通。”

冯东嘶吼道:“快打啊!还愣着做什么?!”

“是,副门主,我这就打电话给邵青!”黑熊快速拿出电话拨了过去。

意外的,直接挂了。

再大,还是挂了。

黑熊纳闷道:“我靠,邵青居然几次挂了我的电话。怎么弄?”

邵天虎道:“看来邵青还对我有很大的怨言,心中的芥蒂还未消除。你给邵青发信息,就说杨风重伤,急需要邵青来仁湖治疗,如此我想邵青必定会回来的。”

“好,我这就试试。”黑熊马上照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