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车,缓缓驶离中海市,在马路上不紧不慢的行走着。

车子里坐着的是张子路,张冬青和黎万兴三个人。

张子路没有受伤,张冬青也只是轻伤,两个人此刻都恢复了,穿戴整齐,露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唯独黎万兴,此刻浑身都还散发着绿色的电流,时不时还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击声。

黎万兴的脸色都有些发焦,张口说话都很吃力。

张冬青的精神状态,稍有恢复,问道:“黎叔,你感觉怎么样啊?”

黎叔吃力道:“还好,没有伤到筋骨。不过估计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了。这个神龙门的高手也太可怕了吧,居然能够驾驭雷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可以驾驭雷电的人!”

黎万兴想到刚刚雷电攻击自己的情景,心中都有点不太宁静。

张冬青也有些惊魂失措:“驾驭雷电……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是无法相信,这世界上居然有人可以驾驭雷电!黎叔,刚刚那一击的威力很大吧?”

黎万兴强忍着身体的酸痛,强自道:“何止是大啊,简直有毁天灭地之威,如果不是这个高手无暇恋战,急于抢夺杨风手上的锦盒的话,只怕我就真的有生命危险了!”

张冬青大为惊讶:“黎叔你是说,此人具备了击杀你的实力?”

黎万兴道:“定然是具备了,只要他的雷电攻击再持续一会儿的话,我就会有生命危险!也好在对方无意杀我。”

张子路大为吃惊道:“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能够驾驭雷电,还能够威胁到黎叔的生死!”

张冬青道:“那个黑衣人是神龙门的高手。可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神龙门有如此可怕的高手啊?黎叔,你可了解?”

黎万兴道:“神龙门行事一向十分神秘,其中隐藏着大量的高手。出现这种能够驾驭雷电的妖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到这里,黎万兴好像想到了什么,当下脸上露出惊悚的表情。

饶是黎万兴这种存在都不敢妄加揣测神龙门的强大,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神龙门的强大不是任何人可以想象的。

张冬青都感到一阵后怕,连声道:“真是太可怕了,神龙门居然随便一下就能够出动了如此可怕的高手。这神龙门到底有多么的强大啊!想想就让人可怕!”

黎万兴吃力道:“好了好了,你们都不要议论神龙门了。这一次我们前往中海市本想拿到杨风手上的禁地研究所的资料,现在资料落到了神龙门的手上,这份资料我们肯定是拿不回来了。”

张冬青恨声道:“这一次真是太耻辱了。黎叔,我觉得杨风这个人有点邪门,而且十分妖孽。这样的人,我总感觉不能够留着他了。”

张子路冷然道:“我也认为杨风这个人不能够留了,虽然身处在中海市这种小地方,但是他的成长速度为免也太可怕了。居然能够一剑就击败少主,这种人太过妖孽,再给他几年时间,只怕会更厉害。我觉得这种人不能留了。”

黎万兴陷入了沉默,没有开口。

张冬青道:“黎叔,我没看错的话,杨风最后施展出来的气息异常恐怖,都隐约能够压制住黎叔用手套打出来的朝天掌。甚至我还感觉到他展示出来的这个气息威胁黎叔的性命了。”

黎万兴会想到当时的情况,喃喃自语道:“可不是么,那股气息极为可怕,虽然我的境界超过杨风三个大境界,这种境界上的压力一直压制着杨风,但是杨风身上这股气息涌现出来之后,居然直接压制了我。还威胁到我的灵魂。”

张冬青好奇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气息?”

黎万兴道:“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但肯定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法宝,这样的法宝,我省北张氏都拿不出几样。”

张子路道:“那要不要我们返回去灭掉杨风,抢了这法宝。”

黎万兴一脸的疲惫:“算了吧,杨风废掉了云少,还拘押着人家。省南云家肯定会拼了命的派人来灭了普渡门,不需要我们动手。”

张冬青道:“可是如果我们就这样回去的话,我们这一次回去岂不是一无所获?到时候我父亲肯定会对我们感到失望,我,我不想父亲这么失望……”

张子路也很不甘心:“是啊,不能够亲手灭掉杨风,我也很不甘心。”

说话的时候黎万兴表现出一副很疲惫的样子:“好了,不要再提中海市的事情了,我现在只想好好的休息。”

说完,黎万兴便闭上了眼睛……

……

另外一方面,千宫雨和铁锤也在飞离中海市。

铁锤的伤势已经被千宫雨治疗得差不多了,自行就可以飞行了。

铁锤不断的眨了眨眼:“这个黎万兴也太厉害了,只是一掌就直接把我拍成重伤,好在雨公子的手段强悍,才让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行动能力。”

千宫雨心情很不好:“别提了,这一次的行动实在是太窝囊了。我千宫雨还是头一次面对这样的耻辱。”

铁锤道:“这件事情不能够怪你,毕竟最后出手抢走锦盒资料的乃是神龙门的高手。尼玛还能够驾驭雷电,简直太特么神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无法相信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够驾驭雷电?卧槽,这他么还是人嘛?”

千宫雨冷冷道:“别提了,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神龙门的可怕。东三省的龙头,真是太可怕了。”

铁锤道:“可不是么,驾驭雷电啊,尼玛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啊。”

千宫雨道:“好了,不说神龙门了。这次两手空空回去已经够丢人了。”

铁锤道:“那杨风怎么办?就这样不管他了吗?”

千宫雨道:“管不了了。神龙门都介入了。接下来杨风和他的普渡门的生死,就交给省南云家了!我们再也不介入其中。”

……

一场淅沥沥的雨,下了一天一夜。

一直到次日黄昏时分,这场大雨才停下。

大雨刚歇,天空格外的清晰,如一副美丽的画卷。

中海大学,正值下课的时间,大量的学生走出教学楼,在学校内外的马路上活动,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其中有一个人特别的引人注意。

那就是陈静。

只见陈静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短裙,手里抱着几本书,走出教学楼。

陈甜这时候从后面小跑着跟了上来,连声道:“静姐姐,你这几天怎么总是心神不宁的?是不是还在想那个叫做杨风的小帅哥?”

陈静走路的步伐很快,听了陈甜的这句话,脸色顿时微微一红:“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只见过杨风两次,怎么就会想人家。我是你说的那种人吗?”

陈甜好奇的打量着陈静,一脸调侃的样子:“可是我怎么听说上次你把杨风带到你的住处去了?我认识你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从来没有见你带男人回家的。杨风这是第一个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