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老看着杨风快速远去的背影,嘴角带着三分笑容:“真是条潜龙。你将来的成就,一定会超出你现在的想象。我等着你有资格知道我身份的那一天。”

“杨风,不要让我失望!”

叶老微微含笑,然后端起一杯茶,慢慢的品着。

……

杨风刚刚离开内院,正要离开大门。忽然旁边冲出来一个人,挡住了杨风的去路。

杨风睁眼一看,发现是叶苏寒:“叶大美女,你这站在门口是在等我吗?”

叶苏寒手里拿着手枪,很霸气的把玩着,似乎有意在威胁杨风:“没错,我就是在等你。老实交代,你在里面和我爷爷都说了什么?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

杨风上下打量着叶苏寒,目光在叶苏寒的一双大长腿上停留了片刻,然后道:“你这么想知道啊?”

叶苏寒两眼巴巴,不住的点头:“嗯嗯,我很想知道啊。”

杨风继续盯着叶苏寒的一双大长腿,眼神溜溜直转,看上去就像是在打什么不好的主意。

叶苏寒收起右腿,往后退了一步:“你看什么?”

杨风伸手把叶苏寒撩拨到一边:“连大长腿都不给看,还想我告诉你我和你爷爷的谈话内容,你也太没诚意了。下次吧。”

叶苏寒大怒,一脚跺在地上,举起手枪就要威胁杨风:“杨风,你给我站住!”

话说到一半,叶苏寒发现杨风人都不见了,手枪的枪口都不知道往哪里指:“诶?人跑得倒是挺快的啊。”

……

黔江是中海市的大江,从中海市最繁华的地段横跨而过。中海市的建筑也是跟着风水,一江两岸,两岸都是cbd,格外的繁华。

黔江流过繁华地段,穿过城市进入远方的山区。

在大山中间地段,黔江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岛屿——百花岛。

百花岛是一个旅游景点,平时对vip高端客户开放,游览费用非常昂贵,来往这里的人并不多。特别是到了晚上,百花岛便会关闭游客通道,不对外接客。

百花岛上,自然是百花齐放,岛屿中间有一个小山丘,山丘顶端坐落着一栋类似黄鹤楼这样的古建筑——百花楼。

百花楼分为六层,每一层的瓦片上都亮着灯火,美轮美奂。

远远望去,百花楼和成为了潜黔江方圆十里内的一盏明灯,分外妖娆。

将此时此刻,百花楼的顶层,一处露天的茶座,旁边坐着一个身穿白色紧身长裙的女子。但见这女子端坐得笔挺,双腿翘起,露出白皙修长而匀称的大长腿,脚下也是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清新脱俗,明艳动人。

只是她的脸上挂着一袭白色半透明的面纱,音乐可以看到一张白皙而精致的脸蛋,却看不清楚此人的容貌。

只怕是个人看到这个女子,都会毫不怀疑的认为这天上下凡来的绝美女子。

哪怕看不清楚女子的脸蛋,也相信她的脸倾城倾国,无人匹敌。

白衣女子旁边站着一个长的几近女人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有明显的喉结,只怕要让人分辨不出来此人是个男人了。

男人笔挺的站在白衣女子身后,像一杆标枪,一动不动。

足足三个小时,男人都没有动过一下。

忽然,白衣女子站了起来,来到顶层的扶手栏杆旁边,眺望着远处的黔江。

男人跟着来到身后,冷冰冰的开口:“百阅上师,夜风冷,还是回到房间里去吧。”

原来这个白衣女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百变先知,妯百阅!

妯百阅眼神深邃而沉静,谁也不知道她的脑海里在想些什么。她的眼神仿佛已经和这黔江的水融为一体,当黔江的水泛起一阵波澜的时候,她的眼神仿佛也跟着有节律的在动荡。

当黔江的水恢复平静之后,她的眼神也恢复了平静。

眼神和黔江水赫然融为一体了,浩浩汤汤的奔向远方。

过了很久,妯百阅才淡淡开口:“不,今晚要等一个人。我想过不了多久,那个人就会来的。”

男人微微吃惊,举目四望,但见深夜的黔江是那么的安静,周围的大山大水更是万籁寂静,一点人迹都没有。

男人摇头:“百阅上师,这周围万籁俱静,死气沉沉,加上此刻又是凌晨时间,哪里还会有什么人来呢。”

妯百阅道:“此次游历到中海市,恰巧遇到了中海四市的小门派普渡门遇到倾覆之危,身为普渡门门主的杨风,也陷入了两难之中,当他不知道怎么做选择的时候,自然就会想方设法的找到我。”

男人不以为然的道:“上师你是否太高看这个什么普渡门了。要知道中海省的化武门,省北张氏不惜花费天价想要找你问计,结果你都拒绝了。神龙门以太上长老职位邀请你加入神龙门,你看都不曾看一眼。为何要在这里等这个什么杨风?”

男人语气里面充满了对杨风以及普渡门的蔑视,同时也带着几分怨气。

妯百阅道:“我妯百阅只见有缘人,也只接受有缘人的问计。”

男人幽怨道:“难道这个杨风就是有缘人?这不能吧?我估计杨风这个山野匹夫可能根本就没听说过百阅上师的大名。何必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精力。”

妯百阅也不生气,声音还是那么的平静,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动摇她的情绪似的:“如果只是杨风,恐怕他的确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号。但是杨风是叶老的救命恩人,而此时此刻,叶老就住在叶家的祖屋之中。杨风在走投无路之下一定会去找叶老,而叶老自然也就会推荐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