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夜,月亮很皎洁,整个九阳山庄都沐浴在月光之下。

但是这一个人从天砸下来,直接把山庄外的整个停车场都给咂废掉了,上面停着的好几辆豪车也都废掉了,包括萧如烟开来的那辆法拉利红色跑车,也化成了一堆废铁。

甚至连九阳山庄的城墙都因为大力震动而倒塌了。

整个山庄,甚至整个山头都剧烈的震动。

九阳山庄内的所有人都被震醒了,还以为发生了大地震呢。

再说张武,亲眼看到这样的情况,早就吓得魂不附体。面对如此逆天的情况,张武发现自己生平所学的科学知识已经不够用了,这妮玛完全颠覆了张武的认识啊。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人呢?

从天上砸下来,妮玛都不会死吗?

就算杨风,也做不到吧?

张武直接躺在地上,舌头一吐,直接装死了,心中念叨着——妈啊,千万别来找我啊,就当我张武直接死掉了吧。

理想是美好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只见这个黑衣男子一步步走到张武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武。

闭着眼睛,张武都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死亡气息在快速靠近,浑身忍不住开始发抖了。

我死了,我死了!

玛啊,我死了!

是的,我死了!

张武不断的给自己强调这种心理暗示。但是不断发抖的身体还是出卖了张武。

那个黑衣人沙哑的开口道:“别装死了,再装的话,我就真的让你死!”

张武道:“不,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碰!”

黑衣人一脚把张武踢飞。

只见黑衣人踢足球似得,把张武踢飞几十米,撞击在倒塌的城墙上,然后顺着墙壁滑落在地上。

张武这才发出痛苦的惨叫,只觉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

黑衣人冷冷道:“装死都特么不会装,敌人现眼!”

“大哥,饶命啊!”张武努力爬起来,一把跪在地上,惨叫道:“大哥,我虽然装死的水平不高,那是因为大哥你的神态太高端了,你的比格太高了,高到我想装死都装不了了!大哥,看在我这么能拍马屁的份上,你就放过我吧?”

黑衣人目光冰冷:“告诉我,杨风住哪个房间?”

张武道:“你是来找杨风报仇的?”

黑衣人冷冷道:“我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别特么废话。不然我弄死你!”

“是是是,你能来找杨风报仇太好了,实不相瞒,我也早就看杨风不爽了,大哥你来的真是时候啊,不愧是及时雨……啊!”张武话还没说完,就被黑衣人隔空一巴掌打哭了。

黑衣人道:“我说过,我不喜欢别人废话。赶紧告诉我!”

张武满脸委屈,也不好发作,指着杨风居住的房间道:“那个最大最霸气的房间,就是杨风居住的!”

说完,张武伏在地上,根本不敢抬头。

但是,黑衣人还是没留守,直接一巴掌扫出。

“轰轰~~”

一股可怕的真气横扫而过,拍在张武的脸上,把张武整个人给拍得飞了起来,最后砸在地上,直接晕过去了。

“咔嚓~”

一声巨大的响动。

黑衣人猛然踏入残破的大门,进入九阳山庄。

“杨风,你给我出来受死!”黑衣人刚进入大门就大声咆哮一声。

声音震动四野,整个山庄都在剧烈的颤动,所有的房屋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似的。

冯东,邵青,曾海三个人第一时间从各自的房间里面冲了出来,直接挡在杨风所在的房间大门外。

曾海道:“你是谁?为何来我九阳山庄?”

“你们这些蝼蚁,根本没资格很我对话,快让杨风出来受死!”黑衣人一步步的朝杨风大门方向走来,每往前走一步,黑衣人身上的气势就强大一分。

越发可怕的杀气,不断地席卷整个山庄。

曾海暗中传音给冯东邵青:“此人的修为极强,仅凭借杀气就能够压制住我们,我现在感觉自己都无法动弹了。”

冯东道:“我也不知道他的修为到底有多强。但是我的身体也被压制住了。这个黑衣人如果要杀我们,只怕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曾海额头冷汗涔涔,连忙道:“那现在怎么办啊?”

邵青道:“此人的气息的确十分强悍,和之前的萧如烟一样可怕,仅凭借无形的杀气就可以完全的压制住我们,若要动手,杀我们如同杀蝼蚁一般简单。曾海,你可知道这黑衣人是什么来路?”

曾海摇头:“看不出来。杨哥最近在江宁招惹了不少强大的势力,上来寻仇的,应该不算太过意外。”

邵青道:“可是现在杨哥还在闭关啊,而且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不可分身。此人的到来,实在太不是时候了!”

冯东道:“我看不如请萧如烟出手吧?”

邵青道:“萧如烟?她会出手吗?中午来的时候,我感觉她都是带着一身的杀气,感觉来意不善啊。“

冯东道:“可以试试!”

邵青道:“眼下也只有这样了,否则就只能由凯夫人来动用傀儡战士了。不过杨哥也说了,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动用凯夫人的傀儡战士。”

冯东道:“恩。”

“咔咔咔~”

黑衣人的脚步越走越近,最后走到距离杨风大门只有几十米的地方,停下脚步,冷冷道:“你们几个挡在杨风的房间大门外,是要当杨风的替死鬼吗?”

曾海道:“我不管你是谁,但是如果你想对付杨哥的话,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不自量力!”黑衣人冷哼一声,右手一扫,一个巴掌便隔空抽了出去。

“啪!”

一声剧烈的爆破声,只见曾海整个人都被抽飞了,然后砸在地上,直接昏过去了,不省人事。

这一幕,让邵青冯东感到巨大的压力。

冯东直接道:“你可知道今晚除了杨哥之外,扎纸匠萧如烟也在我们九阳山庄。扎纸匠萧如烟乃是我们杨哥的好朋友,如果你想对付杨哥,分明就是不给扎纸匠萧如烟面子!这个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黑衣人目光平静,仿佛扎纸匠的名号,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好吃惊的:“哦?扎纸匠吗?你以为搬出扎纸匠的名号,我就会改变主意吗?今天我来久仰山庄,必杀杨风!谁都没办法阻拦我的脚步。即便是扎纸匠,也给我滚一边去!”

冯东朗声道:“好大的口气,连扎纸匠的名号都不放在心上。你可知道扎纸匠萧如烟最恨的是什么吗?就是别人对她的藐视,你这样做,可是找死!”

“找死?!”黑衣人忽然沙哑的大笑道:“扎纸匠就能让我找死?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给我死吧!”

说完,黑衣人直接一巴掌拍出。

强大的手掌印横扫而来。

邵青和冯东很想闪避,但是由于被对方的真气死死的压制住,身体根本动弹不得,最后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手掌印拍在自己身上。

“嘭!”

巨大的掌印,实打实的拍在两人身上。

毫无悬念,两个人直接被拍飞了,砸在远处的假山上。

假山破碎,两人顺着假山滑落在地上,口吐鲜血,身受重伤。

黑衣人一步踏出,直接来到杨风的房门口,伸手就要拉开房门冲进去。

冯东和邵青猛的站起身,作势就要冲过去。

冯东:“不,不要打扰杨哥。杨哥正在闭关,一旦被打扰,很可能走火入魔!”

邵青嘶吼道:“快停下!”

两个人都很着急,想要冲过去,但是身体身受重伤,行动力受到影响。

二来,这黑衣人身外携带的真气太过强大了,杀气席卷四野,两人冲到距离黑衣人身外三十米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办法靠近半分了!

靠!

两个人心里都猛的骂了一声。眼看黑衣人就要冲入房间里重创杨风。

——正时候,一只纤纤细手拦在了黑衣人身前。

这只手虽然纤细美丽,看上去柔弱无骨,但是爆发出来的力量却十分强大,硬生生的切断了黑衣人前进的路线。

“恩?”黑衣人微微皱眉,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随后,黑衣人看到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连衣裙,还穿着高根鞋戴着墨镜的大美女站在了自己面前。

刚刚的那只手,就出自这个大美女。

黑衣人身外的气势丝毫不减,紧紧的锁定着眼前的这个大美女:“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什么扎纸匠萧如烟?”

萧如烟淡淡道:“不错!”

黑衣人冷冷道:“我今天是来杀杨风的,和你无关。还请你不要卷进来,免得浪费了一条生命!”

萧如烟冷淡道:“如果你刚开始进门的时候,不提我的名字,我或许也就不参与了。但是你言语之间居然如此的藐视我,我萧如烟若是还不出手的话,岂不是自毁我在江湖上的名声。扎纸匠这三个字,岂是你一个鼠辈可以侮辱的!”

萧如烟目光冰冷,怒气狂胜。

冯东刚刚的激将法还真是有用。

冯东有一句话说对了——萧如烟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对她的藐视。萧如烟是个非常在乎自己名声,非常爱惜自己羽毛的人,如果有人玷污了她的名声,弄脏了她的羽毛,那么萧如烟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把对方打到!

黑衣人冷冷道:“既然你要找死,那么我就送你上西天了!”

萧如烟冷然道:“那你就试试看!”

“找死!”黑衣人一个巴掌甩了出去。

“轰隆~”

强大的手掌印横扫而出,茫茫的拍向萧如烟!

掌印还未攻击到萧如烟的身前,强大的气浪声就滚滚响起,震动四野,大地都跟着颤动起来。

冯东等人看到这般强大的掌印,个个都面色发白。他们暗想着,如果这么可怕的掌印轰击在自己身上,只怕顷刻间就会被拍击得灰飞烟灭,连渣都不剩下。

面对如此可怕的掌印,萧如烟却不紧不慢,只是缓缓伸出右手,手掌心的滚滚真气形成一张纸的形状。

以纸做墙,挡在那掌印之上。

“轰!”

强大的手掌印,猛烈的拍击在纸张上。

纸张微微震动,随后便化解了这股可怕的掌印。

黑衣人微微道:“不错!烟雨风,排名第一的扎纸匠,果然很不错。不过如果你以为这样的实力就能够抵挡我,那可就太好笑了!”

说完,黑衣人忽然双手一分,右手微微往后收,随后再度猛然往前轰出一掌。

手掌前冲的时候,带着狂胜的掌印重叠。

数十个强大的掌印猛的前后重叠在一起,浩浩荡荡的拍向萧如烟。

“哗啦哗啦!”

气浪飚射!

每一道掌印都比刚刚的那一次攻击要强大数倍,更何况几十道掌印重叠在一起,宛若弹簧一般,带着惊天动地的威能!

哪怕前方的是一座钢铁城门,也会被这重叠手掌印给直接轰击得碎掉似的。

全场窒息!

这一刻空气都仿佛凝固了!

冯东和邵青看到这样的重叠掌印,都纷纷惊呆了。

冯东道:“我曹,居然能够轰击出如此可怕的重叠掌印。这攻击力可是刚刚的几十倍啊!这人的掌法如此精妙可怕?到底是什么路数啊?”

邵青也是惊呆了:“的确可怕,居然能够把几十个掌印重叠在一起,形成弹簧一般的重叠掌印。如此一掌可就等于是几十掌重叠在一起啊。如此可怕的掌力,谁还能的接得住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