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纳流苏的那一瞬间,杨风只觉整个人的脑袋都震动了一下,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冯东自然从曾海和张武那里听说了关于杨风和纳流苏之间的故事,对于纳流苏,冯东也是十分的佩服。

看到纳流苏的那一刻,冯东便感觉到纳流苏这个人很不一般。

只见纳流苏穿着一身银灰色的紧身连衣裙,衬托出极为高挑的玲珑曲线,如此完美的身材,足够傲视无数的美女了。更吸引人的是纳流苏身上展现出来的那股华贵以及不屈的气质,更是秒杀无数美女。

如此气质,着实让冯东深深的震撼了。

冯东都很佩服杨风的眼光,但凡杨风看上的美女,无一都不是倾城倾国的国色天香,绝对不是池中之物。

杨风停下了脚步,远远的看着下车的纳流苏以及站在纳流苏旁边的那个帅气男子——楚百胜。

江宁楚家的公子哥。

江宁楚家,是江宁最富有的三个大家族之一,据说拥有的财富无法估量,楚家的人脉更是四通八达,乃是手眼通天的人物。

不得不说,杨风看到这个楚百胜的时候,也觉得这个青年气宇轩昂,神采奕奕,实力强大,神色之间都透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味道,是个不容小觑的对手。

对于楚百胜的具体实力,杨风也不太看的出来。

远远的,只见楚百胜下车后,主动热情的来到纳流苏的车门前,为纳流苏开门,还主动把右手挡在车顶的框架下,生怕纳流苏的头顶撞到车框,十分的有礼貌。

对此,纳流苏神情淡漠,迈开脚步走下车,随后快速的朝赤金庄的大门口走去。

楚百胜面色含笑,风度翩翩,始终站在纳流苏旁边。期间还示意纳流苏挽住他的手臂,但是纳流苏没有回应,楚百胜也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装出一副绅士的姿态,含笑走到大门口。和萧步天有说有笑的。

看着这一切,杨风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一旁的冯东提醒道:“杨哥,他们过来了。你要留下来和纳流苏打招呼吗?”

杨风这才缓过神来,摇头道:“不必了,我们走吧。”

说完,杨风迈开脚步走进了大门,和纳流苏完美的错过了。

跟随着服务员的脚步,两人来到顶层的生日宴会会场。

只见三百多个餐桌摆放的很整齐,在会场的最前方,有一个非常气派的舞台,舞台上的布景也已经完成了。上面展示着很多萧如烟的许多照片。另外还有一个巨大的显示屏,上面播放着萧如烟的很多视频。视频里的自然就是无数的善举,非常高大上。

整个会场,此刻有将近过半的人都已经到场了,会场内十分热闹。

杨风两个人穿着普通,在会场里也就成为了最不耀眼的存在,谁的眼光都会从两个人身上掠过。好在杨风也不在意,带着冯东在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里座落下来。然后慢悠悠的喝着茶。

冯东道:“杨哥,今晚估计很多大人物都会来,其中难免也会遇到我们的死敌。比如北拳会的贾龙,南拳门的司徒破军,还有虎狼会的狼王和虎王都会来吧?”

杨风道:“嗯,以赤金庄在江宁的影响力,你说的这些人,应该都是会来的。”

冯东略显担忧道:“如果他们到场,争对杨哥你的话。那岂不是很不好办了?万一爆发冲突,可如何是好?”

杨风一脸淡然:“今天是萧如烟二十岁的生辰,贾龙司徒破军这些人更加不会在会场上乱来,否则就是在争对萧如烟和赤金庄了。我想他们不会那么愚蠢吧?再说了,就算他们真的争对我,我杨风又有何惧?”

现在的杨风,说话之间就展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冯东感受到杨风话语里面透露出来的强大能量,当下也不再劝说了。

杨风做事情,向来都做有把握的事情。这一点,冯东向来都不怀疑。

随着进入会场的人越来越多,每一个大人物进场,门口的服务生都会大声叫喊一声,声音传遍整个会场,显得十分霸气。

“新河拳馆馆主刘新河到!”

“北拳会会长贾龙到!”

“南拳门门主司徒破军到!”

“地下拳坛执事会执事刘铁手到!”

“……”

一个个响亮的名字纷纷到场,每一个人都由萧步天亲自迎接入场,引来无数人的鼓掌。

“好大的排场啊。萧如烟不愧是扎纸匠啊,名声这么大。过个生日,居然这么多大人物到场,想想就让人吃惊啊。”

“是啊,萧如烟这么大的名声,我们就算混一辈子也混不到这个地步。”

“要是我能够混到这个地步,那该有多好啊。”

“……”

这时候,随着入场的人越来越多,杨风所在的位置也陆续的坐了不少人。但凡入座的女人都是大美女,打扮得花枝招展,穿着华贵。男的都是亮豪车传奢侈品服装,非常奢华。全桌十二个位置,已经坐了十个人。

十个人当中,就数杨风和冯东的穿着最为普通。全身上下的服装加起来,都不过几百块的那种。

其中有一个叫做宁哥的青年似乎名气比较大,其他人都纷纷拍宁哥的马屁。

对此,宁哥都是很淡定的点点头,一副习惯了被人拍他马屁的样子。

宁哥旁边坐着一个穿着蓝色吊带的大美女,美女浓妆艳抹,十分姓感,让人看了就想扑上去狠狠的把她按倒在地上。

这个蓝色吊带美女死死的挽着宁哥的胳膊,一副很恩爱的样子。对此宁哥也很享受,嘴里叼着一根烟,满脸忧郁的装比。

这时候一个穿着华贵衣服的青年,忽然道:“宁哥,听说你的生意最近做到海外去了,和楚家都有很深入的合作,未来真是要不得了了啊。”

另外一个大胖子的青年道:“能够和江宁楚家合作的,那都是行业的佼佼者,我们这么多出来混的,也就只有宁哥入得了楚家的法眼。宁哥,你生意做这么大,可不要忘记了带我们这些做小弟的发财啊。”

“宁哥是哥商界天才,这么年轻就和楚家合作,将来的声音肯定会遍布整个江宁大地。成为江宁最顶层的存在。”

“……”

面对众人的拍马屁,宁哥冷淡的吐出一口烟圈:“你们晓得什么,我宁采做的不是生意,而是寂寞!”

这话一出,周围又是一阵尖叫。

尼玛人家宁哥做的都不是生意,而是寂寞了。这境界完全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啊。

看着大家崇拜的表情,宁采继续道:“我现在做生意不是为了钱,钱在我宁采眼里不过是一串完全没有意义的数字罢了。我现在和楚家合作,是跟着楚百胜混的。我混的是力量!”

一个青年崇拜的道:“宁哥,你太厉害了,居然能够跟着楚百胜混。楚百胜可是楚家的公子哥啊,地位超然,在江宁那都是呼风唤雨的存在。只不过,混的是力量是什么意思啊?恕小弟没见过世面不懂啊。”

宁采傲然的道:“你们这就太low了,我问你们,你们赚那么多钱,最后人还是会生老病死,那样又有什么用?我现在就是花钱买力量,在楚百胜大哥的帮助下,我已经突破了肉体凡胎,成为了异能境界的高手。我举手投足之间都i充满了力量,随时可以杀灭你们!”

其他人道:“哇哦,这么厉害啊,听起来就很可怕啊。宁哥你给我们展示一下呗。”

“是啊,我们都太low了,宁哥你让我们开开眼界呗。”

“……”

宁采傲然道:“好,既然大家都这么崇拜我,那么我就给你们展示一下。”

说完,宁采猛然在桌面上一拍,一股真气弥漫而起,桌面上的十几个果盘全部漂浮起来,悬浮在半空缓缓的转动着,稳如泰山。

周围的人个个都惊讶无比,满脸的崇拜。

“太厉害了!”

“宁哥真乃神人也,我等佩服啊。”

“宁哥,你还缺徒弟吗?我可以做你的徒弟吗?”

“宁哥,请你收下我的膝盖吧?”

“……”

宁采右手微微放下,悬浮在半空的十几个果盘缓缓降落在桌面上,一切恢复如初。

宁采满脸傲然道:“这些都不过时雕虫小技罢了,我使用的也不过是我能力的百分之一罢了。再说了,我这点能力不算什么,楚百胜大哥才叫真正的厉害。我现在成为了楚百胜大哥的小弟,得到了江宁楚家的栽培,接下来我会更厉害的。”

在大家羡慕的眼神中,宁采找到了很强的存在感,十分傲然。

大家都纷纷拍宁采的马屁,唯独杨风和冯东两个人继续低头喝茶,时不时还四处张望,完全没有把宁采的表现放在眼里。甚至刚刚宁采表演的时候,杨风和冯东看都没看。

这让宁采微微皱眉:“你们两位,怎么不给我鼓掌呐喊?”

杨风的目光凝望着远方,好像根本没听见似得。

冯东则是好奇的道:“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宁采目光微冷:“不错,我就在和你们这两个吊丝说话。我问你,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不给我鼓掌?难道你们是在看不起我宁采吗?”

冯东一阵好笑:“杨哥,他说我们为什么不给他鼓掌?”

杨风收回目光,看着宁采:“手长在我身上,鼓不鼓掌是我说了算。”

宁采顿时就不悦了:“看来你是看不起我宁采了,是吗?”

杨风淡淡道:“心也是长在我的身上,看不看得起你,自然是由我决定。难不成你还想为我做主不成?”

宁采目光一冷:“好啊,居然装比到这份上了。我跟着楚大哥混,自然也算个江湖中人,江湖人要讲江湖规矩,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如果能够展示出超过我刚刚的能力,我就饶过你。如果你展示不出超过我的能力,那么我宁采今天可就要打断你的腿,直接把你从这楼上扔下去!”

周围的人纷纷拍马屁给宁采助威。

宁采旁边那个蓝色吊带美女冷哼一声:“看他们穿着就是两个臭吊丝,肯定是没有得到请柬,还说不定是从哪里混进来的痞子呢。就他们这样,还能展示出超过刚刚宁哥这样的手段?别笑掉大牙了。”

“是啊,宁哥刚刚的神通手段何等可怕,就这两个吊丝,连一根毛都展示不出来。”

“宁哥可是跟着楚百胜公子混的,这两个吊丝或许听到楚百胜的名头都会直接吓尿吧。哈哈哈……”

“……”

面对大家的威逼和挑衅,杨风显得很淡定:“不好意思,我的手段不是用来表演的。而是为杀人而生!你们还没资格让我出手!”

宁采再也忍不住,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好大的口气,你居然说我宁采没资格让你出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你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楚大哥面子,我宁采就替楚大哥打断你的腿!”

说着,宁采就要动手。

大家都纷纷助威。呐喊着废掉杨风的双腿。

正时候,会场的门口传来服务生的大喝声:“江宁楚家,楚百胜到!”

“纳家纳流苏到!”

两个洪亮的声音,响遍全场。场上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没想到连江宁楚家都来了,萧如烟的面子还真是大啊!”

“纳家也来了,真是给足了萧如烟面子啊。”

“楚百胜终于出面了!传闻楚百胜不但是个经商的天才,更是武道天才。是楚家最耀眼的公子哥,威震四海!今天终于见面了!果真是气宇轩昂啊。”

“好帅的楚百胜啊,我要是能够让楚百胜玩一下,就算是被他玩残了我也愿意啊。”

“我也是,我也愿意被楚百胜这样的天才帅哥玩残啊,玩死我都可以……”

“……”

宁采听到这声音,马上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楚百胜面前,卑躬屈膝的弯腰:“楚大哥,你可来了,我小宁等你可是等了好久呐。”

对此,楚百胜只是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宁采道:“楚大哥,你来的正是时候,刚刚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胆敢当中污泥你,玷污你,败坏你的名声。我小宁实在看不下去了,准备教训他的。没想到楚大哥你就刚好出现了。”

一脸绅士的楚百胜微微皱眉,特别是还有纳流苏在旁边,楚百胜显得十分高傲:“哦?还有这样的人?胆敢当众败坏我的名声?”

宁采添油加醋的道:“是啊,此人非常嚣张,完全不把楚大哥你放在眼里。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楚百胜道:“他人在哪里?我要看着他当面在我面前消失。”

宁采兴奋道:“楚大哥,您请跟我来。我这就当着你的面,打断他的腿,然后从这大楼上把他扔下去。”

宁采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