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啷~”

杨风手里的筷子,直接脱手,掉落在地上。

随后,杨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小薇道:“纳经理三年前来到赤金庄开始,我刘薇就跟着纳经理了。虽然我是纳经理的助理,但是纳经理对我极好,一直都拿我当妹妹看待,很多家里的事情,偶尔都会和我说上一点。纳经理就是因为家里面的无情逼迫,才逃离家族来到这里的!”

“刚来赤金庄的时候,纳经理只不过应聘了一个前台的接待,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在接下来的业务中做出了最出色的业绩,因此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里,升职成为了赤金庄的三大副总之一。很多人都以为,纳经理是靠着家里的关系才混到副总的地位,这都是那些人胡说。在赤金庄的每一次升职,都是纳经理用汗水打拼出来的,和家族没有半点关系!”

杨风呆呆的站着,静静的听着刘薇的讲述。

刘薇继续道:“中间,纳家好几次派人来接纳经理回去。但是都被拒绝了。这些人哪里是来接纳经理的,分明就是在捆绑啊。在纳家的人眼里,根本就没有把纳经理当一回事。还有一次,纳经理的父亲纳武儒亲自带着楚百胜来到了赤金庄,想要撮合纳经理和楚百胜之间的好事,但是纳经理拒绝不出面。结果纳武儒居然主动暗中给纳经理服下催请药,然后送到楚百胜的房间里!那一次,如果不是萧如烟及时赶到制止,只怕就酿成大祸了。饶是如此,事后纳武儒大发雷霆,直接当中打了纳经理几个耳光。脸都打出血来了,最后上了药裹了纱布,过了大半个月才恢复!如此冷酷的家人,我都是第一次见!”

杨风听的也是一阵揪心:“都说虎毒不食子,这个纳武儒,还真是个人渣啊,连自己的女儿都下得去手,简直不是人了。”

刘薇颤抖着道:“纳家,对纳经理来说就是一个地狱。这一次纳经理被迫回去,又不知道要承受怎样的委屈。杨风,我请求你,不要辜负了纳经理的一番心里,把纳经理带回来吧!”

杨风沉默了,良久才道:“我虽然有心,但是……这毕竟是流苏的家事啊。不过你放心,等找到适当的机会,我会找纳武儒谈谈。流苏是个好女人,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刘薇深深鞠躬:“谢谢,谢谢你,杨风先生!”

杨风道:“你你不必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杨风低头看着餐桌上下的早餐,当下弯腰捡起筷子,重新坐下,一口一口的吃着饺子面条,直到把所有的汤水都全部吃下去,杨风才停手。

杨风心中告诫自己:不管怎样,不管自己是否喜欢纳流苏,但是有一个那么好的女孩儿对自己这么用心,那么,自己就有责任让她免受委屈,排除万难。

杨风深吸一口气,起身道:“小薇,你可知道流苏和楚百胜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

刘薇道:“具体时间我不知道,大约是在一个月后吧!”

杨风道:“好,你这期间多和流苏保持联系,尽量多陪流苏说说话,让她不要那么伤心难过。另外,你追踪一下他们结婚的日子,一旦确定了婚期,还请你及时告诉我!”

刘薇道:“好,我一定会打听清楚婚期!”

……

中午,杨风恢复好心情,便让刘薇把曾海张武冯东邵青四个人叫道自己房间。

大家许久未见,自然是一阵激动。

得知邵青突破异能六级后,杨风更是欢喜无比。解除了道心蒙尘的邵青,果然是彻底爆发了。

至于冯东,杨风查看过后发现冯东的根基毅然还十分雄厚,接下来突破气海境界应当问题不大了。

曾海五级,实力还算不错。

唯独张武这个鸟人,特么地跟着自己混了这么久,用了普渡门那么多的资源,居然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宗师,而且都还很勉强,实在是令人绝望。

大家叙旧到一定程度,杨风拍了拍手:“好了,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事。”

说着,杨风伸手指着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凯夫人:“这是凯夫人,大傀儡师李东卡的得意门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后就是我们普渡门当中的一员。”

凯夫人很文雅,过来打招呼:“你们好。”

大家打过招呼,很快就熟悉起来。

凯夫人惊讶的发现,杨风和这群人相处,居然十分随和,宛若一群家人似的。这种感觉让凯夫人感到很温暖,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这是凯夫人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东西。

她越发的感觉到,自己选择加入杨风的团队,是对的。

在这里,和这些人相处,很开心。

大家聊得兴起。

杨风看了也很开心,当下道:“好了,既然大家都熟悉了,那么接下来我宣布两件事情!第一,我们不能住在赤金庄了,这里人多眼杂,不方便我们开展活动。冯东你即刻去找一处安静的地方,我们暂时住下来。我也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修行,筹备一个月后的江宁拳坛赛。”

冯东道:“杨哥,我一开始也有这个打算。接下来我马上去处理。”

杨风点点头:“另外,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你们尽量去搜集情报,我要知道江宁内所有的势力门派以及每一个门派家族的详细实力分布。以便接下来我们开展活动!”

曾海道:“杨哥,其实我早就有一个不错的住处推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