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一真人传音给冯东:“冯东,这个人很不一般!身上隐藏着极其强大的气息,强大到让我觉得云江南或许都还不如这个人!”

冯东也传音道:“我也发现了。此人的气势极其浑厚,的确在云江南之上。我们仁湖普渡门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厉害的高手?之前我们怎么没有注意到呢?”

玄一真人道:“确实是我们疏忽大意了。这么厉害的高手出现在我普渡门,这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敌是友!”

冯东道:“我也很担心他是敌人。”

玄一真人和冯东两个人的心跳顿时都加快了很多。

玄一真人上前念了一句道家真言,随后道:“这位先生,请问您也要和他们一样离去吗?”

玄一真人琢磨着,如果这个人也要离开的话,自己根本没有能力阻拦。

不过玄一真人倒是迫切的希望他是真的想要离开。

毕竟如此强大的一个人待在普渡门,实在让人心里不踏实,如果他能够离开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冯东也是这么想的。

魏海清态度比较和善,冲玄一真人和冯东微微笑了笑:“玄一真人,冯东副门主。我并不想着急离去。你们在这里这么热情的招待,我觉得在这里吃吃喝喝很开心。”

冯东心中咯噔了一下,大家都着急要走,这个牛人居然说不想离开,让冯东心中更加不安了。难道这个人来普渡门有其他的目的?

冯东和善的开口道:“这位先生有点面生,不知道怎么称呼阁下?”

魏海清淡淡说出自己的姓名:“我叫魏海清,冯东副门主可以叫我魏先生。”

魏海清?

冯东搜遍了脑海中的信息,也没有搜到关于这个魏海清的任何信息,最后含笑道:“好,多谢魏先生愿意留下来。我还有事就失陪了!“

魏海清态度很绅士:“副门主你忙,我回酒店睡觉去了!”

说完魏海清便带着艳子走进了酒店大门,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中。

玄一真人额头出尽了冷汗,擦去汗水后深深道:“好可怕的气势啊,而且我感觉到刚刚他是有意的没有隐藏自己的气势。”

冯东道:“是啊,到了他这个级别的高手,想要在我们面前隐藏实力气息是很容易做到的。也就是说,他是故意展示给我们看的。”

玄一真人道:“他到底什么意思?是在威胁我们吗?”

冯东摇头:“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普渡门都乱套了,不过这个人太过危险,你吩咐几个利索的高手伪装成酒店的服务生,暗中盯着这个人。一旦这个人有异常举动,立马过来告诉我!”

“好,我现在就去安排!”玄一真人快速的转身离开。

“呼!”冯东深深吸了口气,擦拭掉额头上的汗水,急匆匆的朝杨风的住处走去:“现在的普渡门真是乱套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杨哥若不出面的话,后果很严重!也不知道杨哥在搞什么!”

……

在杨风住处门口,冯东看到了邵青。

只见邵青在这里翻阅很多的医术,特别是一些古老的医术,一副废寝忘食的样子。

冯东上前:“邵青,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邵青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依旧在不断的翻阅古书,十分忙碌。而这个时候还有手下一箩筐一箩筐的搬运古书来到邵青旁边。原本就堆积如山的古书,这下堆积得更高了。

冯东等了片刻,又叫了一声:“邵青,我是冯东!”

邵青一边疯狂看书,一边随口道:“我知道你是冯东,今天你都来过无数次了,我还是那句话,杨哥不想见你。也不想见任何人,你回去吧!”

冯东道:“现在普渡门内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急需要杨哥出面化解,否则会给我普渡门造成极大的伤害。还请邵青姑娘帮我传个话给杨哥啊。”

邵青看都没看冯东:“你是普渡门的副门主,杨哥不在的时候,一切的大小事情全部由你拿主意就是了。”

冯东道:“邵青,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而是真的发生了性质很严重的大事。处理这件事情的难度和所需要的能力,已经超出了我的范围。我没办法化解危难。”

邵青这才松口:“那你说说看吧,什么事情!”

冯东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道:“如果真的放任这些人离开普渡门的话,他们对我们的猜忌会迅速在江湖上传遍,到时候我普渡门i可就真的名存实亡了!”

邵青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抬头看着冯东:“事情都激化到这一步了?”

冯东道:“是啊,不然我也万万不敢来打扰杨哥疗伤啊。”

冯东几乎本能的认定了,杨风就是在疗伤。

邵青道:“我告诉你,杨哥不是在疗伤。这个时候你们最好不要去打扰杨哥,我心疼。”

冯东很诧异:“难道杨哥真的出事儿了?”

邵青深深的叹息一声,然后合上医术:“你就不要再问了,我现在就去把你说的事情告诉杨哥,等我一下!”

“好,那就有劳邵青姑娘了!”冯东深吸了口气,目送邵青进入杨风住处。冯东认为,只要杨风知道了现在普渡门的处境,杨风一定会出面去见这些人的。哪怕杨风有伤在身,也一定会出面见人。

毕竟,杨风一直都视普渡门为自己的亲儿子一样。

但是,片刻后邵青从住处走出来的时候,却对冯东摇头:“杨哥知道事情的经过了,但是杨哥给我的答案是——不见!让你看着办。”

冯东浑身大震:“这,这也让我看着办?”

邵青道:“没错,这就是杨哥的原话!”

冯东并没有离开,而是拽住邵青的手臂:“邵青,告诉我,杨哥到底怎么了?我是普渡门的副门主,还请你告诉我!”

邵青摇头:“杨哥让我保密,你就别问了。”

冯东道:“可是现在我普渡门已经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往常的话,杨哥肯定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为普渡门排忧解难。但是现在杨哥居然不管不顾了,我知道杨哥肯定出事儿了。你告诉窝,杨哥怎么了?”

冯东很焦急,整个人都要抓狂了。

邵青还是狠心摇头:“杨哥不让我说,我也没办法说啊。你不要为难我了,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邵青重新坐下来看书。

冯东整个人都失魂落魄了,跄踉着走在路上,眼神呆滞,毫无战意。

这时候,房间里面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冯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