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说着,杨风就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长这么大,杨风还很少落泪过。

但是今天,杨风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要是废掉了,普渡门怎么办?普渡门那么多人跟着我,和我同生共死。这一次也是因为我才得罪省巨头以及其他那么多强大的门派势力。如果我废掉了,跟着我的那些兄弟们岂不是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绵羊,最终肯定会被那些大门派的人马折磨致死。我这是害了他们!”

杨风喝一口酒,就说一句话:“什么宏愿,什么梦想,什么出人头地……通通都他玛德的见鬼去了,一切的一切都不过只是个笑话罢了!”

“通通都他玛德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他玛德只是个笑话罢了!”

“笑话,笑话,哈哈……”

杨风一边喝酒,一边疯狂的大笑道。

一边喝一边笑,过不久便醉酒过渡躺在床榻上,呼呼大睡了。

杨风住处的地下室。

一棵两三米高的灵陀罗树屹立在密室之中,整个密室的灵气都非常的浓厚,发出“磁磁磁”之声,这是灵陀罗树散发出强大的灵气的声音。

而在灵陀罗树下方,有一个巨大的铁板,铁板上绑着一个人——云江南!

只见此刻云江南被五花大绑的困在铁板上,身上插满了管子,每个管子都深深的嵌入了云江南的身体内部。大量的鲜血顺着这些管子流淌出来,最后掉落在地上。

地上早就被鲜血染满了。

云江南全身的鲜血都被放得差不多了。

精血放光,云江南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发挥出什么实力了,此刻睁开双眼,浑身虚弱,看到自己的情况后,云江南十分愤然。

试图挣扎,但是很快发现……尼玛全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劲,甚至稍微动一下脑袋都感觉到头目眩晕,恶心想吐,仿佛随时都会死亡似得。

“玛德,好你个杨风,居然胆敢这么虐待我。等我缓过来,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

云江南内心深处嘶吼着。

尝试了好多种办法都没有用后,云江南也认命了。最后安安静静的躺在铁板上,满脸的失望。

身上因为过度的挣扎,导致皮开肉绽,格外血腥。

“玛德,我真是没想到,区区一个杨风居然能够让我云江南栽这么大的跟斗。老子真是他玛德瞎了眼,大爷的,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收拾了你们!”云江南心中简直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

云江南吃力的张开嘴,喊着:“有没有人啊?杨风,你这个孙子,给我出来……有本事你给我出来啊。”

奈何云江南用尽了全身吃奶的力气,也没办法喊出多大的声音,简直如同蛤蟆一般,最后云江南只好不了了之。

……

三日后,中海市,市区的大街上。

几辆救护车响着鸣笛,快速的赶往平安医院。

在救护车的后方,五六辆顶级豪车紧紧跟随,行驶在马路上快速前行,成为了马路上最震慑的风景线。两侧的车辆全部纷纷让道,行人更是避之不及。

平安医院大门口。

停车场内所有的车辆都被清理掉了,保安队所有的人马都排列成两队,分别站在大门口的左右两侧,气势雄浑。

另外有上百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站在大门口的正中央。

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为首的一人正是平安医院的现任院长李建全!

站在李建全旁边的人乃是麦秋雁。

如此大的阵仗,让整个医院上下所有人都感到很疑惑。

麦秋雁也是疑惑,询问旁边的李建全:“李院长,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居然让全院所有不在岗的医生护士都要到这里来?是上级领导要来吗?就算上级领导要来,也犯不着动用这么大的阵仗吧?毕竟这里可是医院啊,稍有不慎就会出人命的。”

李建全道:“不,这都是我要求这么做的”!

麦秋雁道:“院长你要求这么做的?为什么?”

李建全道:“因为这一次重伤的人是我们集团母公司龙药集团的总裁慕紫嫣。慕紫嫣重伤昏迷,现在正在由救护车送往我们平安医院。慕总为人高尚,我们必须尽全院之力准备治疗慕总!”

听到这个消息,麦秋雁浑身都惊呆了:“什么?慕总重伤昏迷?到底是怎么搞的?”

李建全道:“我也不知道,刚刚接到苏茹秘术的电话。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很快就会到了。全体都有,慕总的安全至关重要,任何一分钟一秒钟都不能耽误!”

“是!”

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同时开口说话。

很快,一辆救护车开进了医院大门。紧跟着救护车的还有好几辆顶级豪车。

车子在门口的停车场刚一停下,车上就急匆匆的下来一群人。

护士医生抬着担架离开救护车,苏茹在旁边陪同。

李建全带着医护人员快速上前,李建全问道:“慕总这是怎么了?”

苏茹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慕总跟着我刚从仁湖回来,慕总便把自己锁在办公室,签署了几份重要的文件,中间还让公司的刘律师进去过办公室。刘律师拿着文件离开办公室。半个小时后我就听到办公室里传来尖叫声,我让保安破门而入。结果就看到慕总躺在地上,浑身面色发青,好像中毒了!”

李建全快速来到担架旁边,查看慕紫嫣的情况,果然看到慕紫嫣浑身肤色发青,一看就是中毒的迹象。

李建全快速道:“快,快送抢救室!”

一群医护人员急急忙忙的推着车辆就往前冲向抢救室的大门。

“快让开!”

“快让道!”

“都给我让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