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和纳流苏都站在人群最后方,加上此刻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谈判和苗夫人身上,倒也没有注意到杨风两人。

听着那越来越靠近的高跟鞋踏地的声音,杨风陡然紧张起来。

盖因远远的,杨风就感觉到门外传来一股强大的异类气息。

这种异类气息和一般人的强大都不一样。

与魏海清和云中鹤的强大都不一样。

这种异类的强大气息和正常的人类有很大的区别。

“这就是蛊术高手吗?”杨风心中暗暗震惊:“我以前就听闻了蛊术的厉害,如今还是第一次见到蛊术高手。”

正时候,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出现了一个穿着大红色艳丽服装的中年美妇进入大家的视野。

只见中年美妇穿着高筒长靴,很夸张的扭动着腰肢,款款走来。

走在中年美妇身边的还有一身白色衣服,还带着白羽围巾的青年——千宫雨。

而在两人身后,远处的黑暗中,还闪烁着很多的身影。显然是化武门的精锐。

“呦呦呦,两位大佬,好久不见啊。”中年美妇很夸张的笑道:“你们好像不太欢迎我苗人凤啊。”

魏海清起身道:“苗夫人说的哪里话,你能够来参与谈判,那是再好不过。我们怎么会不欢迎呢。“

苗夫人来到桌子前方,很随意的在一边座落下来:“既然魏门主都说欢迎我,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云中鹤很不爽:“魏海清,你约我来谈判也就罢了。为何还约了苗夫人来?难不成你以为自己很有面子,能够促成三方谈判不成?”

魏海清朗声道:“我觉得三方能坐下来商谈,未尝不是一见坏事。大家各取所需,合作共赢。有何不好?“

苗夫人也道:“魏门主就是大气,我喜欢和魏门主这样的人合作。”

“合作?”云中鹤很不屑的道:“我倒要看看魏海清你打算怎么谈合作?”

苗夫人卖萌道:“魏门主,人家可是你喊过来的,你可要不能让我吃亏啊。”

魏海清咳嗽一声,朗声道:“这块乌山药园乃是个宝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是江宁第五块综合药山。谁得到这片药山,都可以支撑一个规模庞大的炼药堂。但是我十字门和省南云家都没有经营炼药堂的经验,这一次请苗夫人前来,就是苗夫人精通炼药之道。我们三家,大可以用这片乌山药园为支撑,合股成立一个炼药堂。大家共享炼药堂的成果,岂不一举两得?”

合作成立炼药堂!

这个想法说出来,云中鹤和苗夫人都大感吃惊,没有马上拒绝,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云中鹤冷冷道:“合股成立炼药堂,股份怎么划分呢?”

苗夫人微微笑道:“是呢,这个方案没问题,但是股份怎么划分?”

魏海清道:“这个好办,两个方案,要么抽签,要么看谁的拳头硬。”

云中鹤冷然道:“什么意思?抽签怎么抽?看拳头硬又怎么看?”

魏海清道:“我知道,谁都想要占据大额股份,对此谁都不服气。把股份分成五成,三成和两成三份。写在三个不同的纸条上,抓阄。谁抓到几成就是几成。”

顿了顿,魏海清继续道:“比拳头,那就是我们三个人亲自动手对攻,看谁是最后的胜者。或者由我们各指定一个人代替出战。如此定能决斗出个第一第二第三。第一名的拿五成份额,第二名拿三成,第三名拿两成!”

魏海清自信满满:“两个方案,你们选。我都陪你们玩。”

云中鹤和苗夫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场上的气氛也都变得尴尬起来。

人群后方,纳流苏拽了拽杨风的手臂:“杨风你看出今天他们三个有什么猫腻没?”

杨风道:“恩,显然魏海清是主动的一方。从魏海清今晚表现出来的气势来看,今天魏海清是想彻底解决乌山药园的问题了。”

纳流苏轻声道:“说的好,将魏海清今天有备而来,另外两方只怕会很被动。”

杨风充满了期待:“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发展,我也很期待呢。”

……

沉默,气氛宁静。

宁静的可怕。

魏海清端正的坐在椅子上,气势很足:“两位,考虑的怎么样了?”

云中鹤心情很不好,长期以来,云家和十字门都为了争夺这片药山而大打出手,双方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原本云中鹤还以为十字门会挺不住,最后松口放弃。但是这么长时间的争斗下来,云中鹤发现魏海清就像一条疯狗一样死咬着不放。

让云家很是无奈!

这一次魏海清主动提出商谈,云中鹤都感到吃惊。

这时候,云中鹤身边的美女轻声道:“二当家,这个魏海清就是只猛虎,今天主动提出何谈,我看其中有诈!我们要小心了。”

云中鹤点点头,随后冲苗夫人道:“苗夫人,你怎么看呢?”

云中鹤很想知道苗夫人的选择。

苗夫人夸张的笑道:“云中鹤,人家不过就是个女人,做不了主。一切事情自然由你们男人做主。”

苗夫人爹声爹气的,让云中鹤感到很为难。

这时候苗夫人又道:“不过我觉得吧,大家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你们又都是男人。自然应该用更加男人的方式来决定占股吧。抓阄……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我觉得不怎么威风。大家都知道,我苗夫人喜欢威风的场面,更喜欢威武霸气的男人。”

苗夫人一方面说自己是个女人做不了主,另一方面话里话外都建议大家通过决斗的方式来解决纠纷。

云中鹤还在犹豫,这时候魏海清道:“苗夫人快人快语,如果苗夫人喜欢男人威武霸气,我当然也同意用决斗的方式来解决。云中鹤,就你没发表意见了。”

云中鹤正要说话,身边的美女就低声提醒道:“二当家,我总感觉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可要小心啊,不要那么快答应了。”

云中鹤挥挥手,示意没事。

然后云中鹤猛的一拍桌子:“好,决斗就决斗。不管怎样,我省南云家都要拿到五成的股份。怎么决斗,怎么玩,你们说吧?”

魏海清神色豪迈:“要么我们三个亲自动手,要么我们各派一人代为出手。云中鹤,你先选吧。”

云中鹤霸气道:“我随便,都可以。”

魏海清道:“苗夫人,既然云中鹤说都可以,那就请苗夫人先选吧。”

苗夫人拍拍手,站了起来:“我虽然是女人,但也有英武之气。要决斗,那就亲自动手吧。我是女人我先来,你们谁来挑战我?”

说到最后,苗夫人目光一冷,爆射出冷冽的精光。

冷漠的目光,在魏海清和云中鹤身上流转而过:“你们,谁先来?”

云中鹤很为难,原本他是想找个人代替自己出战。他身边的美女梅子是个极其强大的女人,梅子出战,对付苗夫人和魏海清派出来的人,更有胜算。但是苗夫人直接把这个可能给掐灭了。

云中鹤虽然无奈,但也不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