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区一个黎明就敢在自己面前装比,还想自己起身相迎?

开什么玩笑?

他也不过就是异能二级的蝼蚁罢了。

杨风一个你手指头都能够灭他无数次。

黎明略微不爽:“既然你不认识我,你为何坐在我们同学聚会的位置上?”

陈辉这时候道:“明哥,他叫做杨风,是个中海市的混混。最近在追求流苏,好像和流苏走得很近。这一次是跟着流苏来参加刘江的酒会。”

黎明冷哼一声:“原来是个想要攀龙附凤的混混啊,既然是跟着流苏来的,那么我就看在流苏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了。”

说完,黎明冲流苏微微一笑,随后坐下来。

黎明一坐下,周围的人这才纷纷跟着坐下。

纳流苏有些尴尬的看着杨风,轻声道:“杨风,我是不是让你难做了?”

杨风一笑了之:“没什么,一点小事罢了。我不在意。”

纳流苏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既然来了也不好就这样走了。接下来纳流苏的谈兴没有之前大了,反而更加留意杨风的心情。

陈辉这时候给黎明倒酒,连声道:“明哥,我记得你之前在江宁的特种部队集训,现在出来了,是否准备大干一场?“

黎明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恩,这一次我结束了集训,来基层历练一下。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五年,我就可以升少将了。”

三十岁出头的少将!

这已经很逆天了。

听得周围的人都一阵惊呼。

陈辉连连拍马屁道:“明哥厉害啊,五年后就可以生少将了。这放眼整个江宁,无人可以匹敌了吧。”

黎明道:“无人匹敌到也谈不上,不过整个江宁能够和我掰手腕的年轻人,也没几个了就是。”

这话虽然貌似在谦虚,其实就是在装比了。

周围的人都觉得很牛叉。

陈辉道:“明哥,在大学的时候,我们都很羡慕你和流苏的这段历史。现在你功成名就,是否也考虑考虑个人的幸福了?”

黎明点点头:“是有这个打算。但是恋爱这种东西,不可太过强求。”

陈辉讪笑道:“明哥说的哪里话啊,像明哥这样的天之骄子,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啊。谁能够拒绝明哥的追求啊?”

周围几个美女连连附和。

“是啊,要是明哥看得上我,我随时都可以听候明哥的任意差遣!”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

大家都是同学,这年头女同学都能够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醉了。

唯独没有说话的两个美女就是陈煜和纳流苏了。

黎明抬起头,看着纳流苏,展现出一股满满的自信:“流苏,听说你这些年在赤金庄工作,现在已经是赤金庄的副总了。可喜可贺啊。”

纳流苏说了一句:“还是不敢和明哥比较。”

黎明听来这就是在夸奖自己了,顿时心花怒放:“男女有别嘛,女孩子混的再好,终究还是要嫁人的。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可不要忘记考虑这个问题啊。”

纳流苏道:“恩,我在考虑中。”

黎明大喜:“正好,我最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酒会过后,我们找个地方去喝咖啡怎么样?”

黎明说的比较含蓄,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大家都听得出来。

纳流苏忽然挽着杨风的手臂:“谢谢,不过晚点我还要和杨风去酒吧。”

这话一出,黎明的脸色很难看。

瞪着杨风,眼睛里都冒出火来了。自己堂堂大校,居然在纳流苏面前输给了一个中海市的混混?

这让黎明如何拉得下脸面?

杨风倒是很淡定,一脸无所谓的坐着。

场上的气氛很尴尬。

陈辉也很不和善的盯着杨风。

这时候刘江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同窗,何必伤了和气。明哥,今天您能来我的酒宴,我刘江很荣幸。这杯酒我敬你!”

刘江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黎明的脸色这才好转一些,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陈辉道:“明哥,我也敬你一杯。以后在江宁这片土地上,还要多多仰仗明哥笼罩啊。”

黎明很有面子,脸色好看了很多。

接下来大家纷纷轮流给黎明敬酒,黎明这才恢复了往日的光华,暗想着杨风不过就是个小瘪三,不必和这种蝼蚁置气。

场上的气氛又复热烈起来。

陈辉道:“明哥,我听说你是特种部队中的王牌,上次你出任务的时候,据说你一个人就干掉了一百多个走私罪犯,那可真是以一当百啊。”

黎明顿时傲然道:“对我来说,以一当百不算什么。毕竟我是出类拔萃的二级高手。在我们所在的那个特种部队里排名算是出类拔萃的。”

陈辉满脸羡慕:“二级高手,以一当百,那可真是比我们做生意还霸气啊。”

黎明嗤笑道:“陈辉,这你就不动了。二级高手不但可以杀人于百步之外,还可以踏空而立!”

陈辉和周围的同学都惊呆了:“什么?还可以踏空而立?!这尼玛还是人嘛??“

其他人也都惊呆了。

黎明看着他们崇拜的眼神,心中很开心,还很得意的看了杨风一眼。

陈辉道:“明哥,我只是个做生意的,对于你说的这些我只是听闻过,从未见识过。你能不能给我们展示一下?”

其他美女连连出声:“是啊明哥,给我们展示展示呗。”

黎明看了纳流苏一眼,然后道:“好,今天我就给你们露一手。”

说着,黎明隔空对着地面的大理石猛的虚晃一掌。

原本平静的大理石上忽然多了一个深达一寸的掌印!

全桌的人都惊呆了。

“什么?明哥居然强大到这种地步了!”

“原本我只是听说特种部队里面有很多奇人异士,没想到还是真的。明哥真是比兵王还要厉害啊!”

“明哥,真乃神人也!”

“……”

大家看黎明的眼神都充满了崇拜。

黎明很傲然的看过大家:“我是二级高手,不算特别牛叉的。像我们的副队长那是三级高手。而我们的队长更是达到了四级高手。这才是可怕!”

陈辉目瞪口呆:“什么?明哥二级高手就这么厉害了。你们的队长居然达到了四级,这也太可怕了!”

刘江倒是比较淡定,但仍旧很佩服:“明哥,你们的部队不是一般的特种部队吧?”

黎明傲气道:“是的,我们的部队乃是精英中的精英,乃是绝密的存在!具体名字因为保密的关系我不能够告诉你。”

陈辉更是佩服:“明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黎明满脸傲然:“还行吧。陈辉,我跟你说,虽然你做生意很不错,在社会上貌似很有地位。那都是假象!”

陈辉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他自问自己的生意做的很大了,在年轻人当中都算是佼佼者。之前还被评为十大创业青年榜样,上过报纸。

如果说这话的是别人,陈辉肯定立马就翻脸了。

但是说这话的人是黎明,陈辉治好强忍着不悦,做出一副聆听者的姿态。

黎明道:“生意做的再大,也终究逃不过命运的束缚。这个社会真正最顶层的人,并非你所见到的这些富贵人士。而是像我这种拥有能够掌握他人生死的力量的人。你刚刚说我为什么要来参加刘江的酒宴。那是因为刘江的父亲刘新河乃是中海省拳手界排名第四的大拳师。刘新河乃是六级高手!比我们队长还要厉害的存在。这种人,才是站在江宁最顶端的人物!“

这话一出,满座哗然。

六级高手!

那该有多么的可怕啊?

陈辉整个人都惊呆了。

刘江则是显得十分傲然,很自然的享受着大家那充满崇拜的目光。

只有杨风和纳流苏很淡然的坐在原地,一言不发。

陈辉陡然间都感觉自己有点气场不够了。

黎明朗声笑道:“刘江,你父亲在江宁可是德高望重的泰山北斗,这一次应该会有很顶级高手会来庆贺吧?”

刘江道:“是有一些。虎狼会的黑猫,南拳门的司徒白,北拳会的贾黑,他们都会来。”

这次轮到黎明吃惊了:“什么?北拳会的副会长贾黑,南拳门的副门主司徒白,还有虎狼会的三当家都会来给刘伯父庆贺?”

黎明不在不经意间开始对刘新河的称呼变成了刘伯父。

刘江道:“是啊。”

黎明倒吸一口冷气:“黑豹可是五年前江宁黑拳坛的拳王啊!没想到刘伯父的能量这么大,才几年不见,刘伯父越发的厉害了。”

刘江微微道:“这些人都是江宁拳界的泰山北斗。明哥怎么知道这些?”

黎明道:“我们在部队中会研究江宁很多顶级高手的功法路数,其中特别讲到了北拳会和南拳门的拳法。我们队长都对这几位大拳师十分敬仰。没想到今日可以见到这几位大拳师。”

黎明脸上的傲然之色稍稍收敛。

刘江道:“除此外,张氏府的张冬青,十字门的童白艳都会到场!”

这一下,黎明再一次被震惊到了:“什么?连张氏府的张冬青都来了?还有十字门的童白艳。刘伯父不愧是江宁的顶级大佬啊。”

接下来,一个个知名人物开始入场。

“北拳会副会长贾黑到!”

“南拳门副门主司徒白到!”

“虎狼会黑猫到!”

“十字门童白艳到!”

“张氏府张冬青到……”

“江宁市李市长到……”

“……”

一个个响亮的名字纷纷到场。

把黎明彻底的惊呆了。

这些人都是由刘新河亲自迎接进入会场,然后直接坐在主桌!

黎明整个人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双手紧紧的捏着拳头。就在刚开始的时候,黎明还高高在上的表示自己才是混的最好的。现在刘江的父亲开设拳馆,整个江宁很多的顶级大佬都到场了。

很明显,黎明被刘江压过一头了。

黎明心中当然很不舒服。

不过联想到自己的家世背景和官方性质,黎明还是觉得自己要胜过刘江,刘江到底不过就是江湖人士,修为也不见得比自己强。

想到这里,黎明才好受一些。

……

很快,宾客满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