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杨风和纳流苏离开乌山药园附近后,第一时间回到了赤金庄。

一路上纳流苏都十分兴奋,经过刚刚那般刺激的经过,非但没有吓到这个女人,反而让她感到兴奋。

对此杨风都感到一阵无语了。

车子在赤金庄大门口停下来,停车熄火,纳流苏却没有马上下车,而是马脸潮红的看着杨风:“杨风,跟你一个晚上,我发现太刺激了。比我的工作本身有意义的多。不过你就在魏海清的乌山药园附近杀人,你就不怕化武门会把苗夫人的死算在魏海清的头上吗?”

杨风道:“一路上只有那里人烟稀少,一旦等苗夫人进入市区。我想要下手那就难了。两害相权取其轻,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纳流苏忽然转过头来,盯着杨风。

凑得很紧,娇艳红唇几乎都要贴在杨风的嘴唇上了。

杨风一阵悸动:“你看什么?”

纳流苏道:“我看你根本不是为了什么两害相权取其轻,而是故意这么做的吧?”

杨风吓了一跳:“你胡说什么呢?”

纳流苏轻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杨风被她的一双大眼睛瞪着,不由得感到几分不适应:“那你说,我在想什么?”

纳流苏道:“你知道击杀苗夫人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如果在其他任何地方击杀苗夫人,都会引起震动。化武门到时候一定会彻查,这样对你来说太危险了。而今天晚上,魏海清刚刚联合苗夫人杀了一个云中鹤。如果苗夫人紧接着死在乌山药园附近的话。所有人都会把矛头指向魏海清或者云家,这是潜移默化的人心指向。绝对不会怀疑到你的头上。”

纳流苏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杨风惊呆了!

尼玛,这丫头太聪明了!

简直有点成为妯百阅的潜质啊。

见杨风无话可说,纳流苏得意的冷哼道:“咯咯咯,被我说对了吧?”

杨风无言以对:“好,算你厉害。”

纳流苏咯咯的笑道:“你真是太聪明了!聪明得让人感到害怕!”

杨风一阵汗颜:“我汗啊,我的想法不都被你看穿了,你才是聪明得有点让人感到害怕好不好。”

“咯咯,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准备了一个包厢,我带你去吧!”纳流苏下车,然后拉着杨风的手直接走进了赤金庄的大门。

“纳经理好!”

“纳经理好!”

门口的守卫和服务生纷纷弯腰行礼。

待两人进入大门后,服务生们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鬼?纳经理恋爱了?”

“我滴个天啊,纳经理居然恋爱了。多少人追求纳经理都不得啊。现在居然和一个看上去不怎么样的青年在一起了?”

“你就少说两句吧,人家只不过就是外表看起来比较普通罢了,能够得到纳流苏亲睐的人,岂能是普通人?”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哦!”

“……”

包厢里。

杨风刚刚踏入包厢,就看到张武,曾海和欧阳晋三个人在里面喝茶。

看到杨风回来,三人同时起身:“杨哥!”

“杨哥!”

“杨哥!”

杨风点点头:“不用拘礼,都坐下吧。”

杨风正要开口手滑,纳流苏居然很合时宜的凑近杨风耳边,含笑开口道:“杨风,我知道你们有话要说,我就先走了。不要忘记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说完,纳流苏含情脉脉的一笑,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杨风神色沉凝,他们三人都感觉到杨风有很严肃的话要说,都保持沉默。

杨风道:“曾海,张武,你们去外面等我。”

曾海倒是没有说话,直接起身就要朝外面走去。

倒是张武,坐在椅子上没有要起来的意思,不爽的瘪嘴道:“杨哥,你不厚道。我也是你兄弟,而且还是最早跟着你的兄弟,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

杨风转头瞪着张武:“你出不出去?”

张武执拗道:“不,我就不出去。”

杨风道:“行啊,你不出去,我现在就打电话把小翠叫过来。”

“尼玛,你特么不是人啊!我出去,我出去还不行么!”张武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一边拍屁股一边走向门口:“妈啊,小翠那个比实在是太可怕了,我宁愿死也不愿意面对小翠啊。”

说着,张武一脸晦气的离开了房间。

看着张武那副样子,杨风忽然感到一阵好笑。看来小翠在普渡门很有作用啊,居然可以这般的震慑黑白双煞和张武这三个奇葩!

恩,以后看来要重新审视小翠了,要让小翠成为普渡门的一员。

对,小翠是个特殊人才!

恩,就是特殊人才!

特殊人才,往往是独特的嘛。

欧阳晋沉声道:“杨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嘱咐我?”

杨风从贴身的地方拿出一个瓶子,塞到欧阳晋手上:“欧阳晋,这是蛊毒的解药,你带回去仁湖给慕紫嫣服下。紫嫣应该会很快好转恢复!切记,这件事情除了你和邵青冯东之外,谁都不能讲!”

欧阳晋满脸诧异:“这是从苗夫人那里……”

欧阳晋还没说完,杨风就直接捂住了欧阳晋的嘴。

欧阳晋马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下重重点头。

杨风这才松手:“切记!在这里,我对你最放心。这件事情,你一定不要给我办砸了。”

欧阳晋截手道:“多谢杨哥信任,杨哥你放心,我一定把事情办妥当!”

杨风点点头:“恩。去吧!”

欧阳晋道:“我回去之后,还要再过来江宁吗?”

杨风想了想,随后道:“不必,让冯东和邵青过来。”

欧阳晋道:“好,我现在就走。连夜出发!”

杨风挥挥手:“去吧。”

欧阳晋走后,张武和曾海才姗姗走进来。

张武还在纠结刚才的事情,脸色都不好看了。

杨风起身道:“张武,只要你以后听话一点,我也就不会叫小翠来了。”

“哦,我知道了。”张武很委屈。

曾海忍不住笑了,片刻后转而道:“杨哥,现在天都快亮了,我们去哪里住?”

杨风道:“曾海,你不是经常来江宁么,你就带着张武去见见世面吧,去快活快活。这两天不必跟着我了。”

张武顿时来了兴趣,马上拍曾海的马屁:“海哥,您是个大度的人,是个懂得玩的人。我张武就喜欢跟着海哥这样的人玩。今晚还请海哥带我去见见世面啊。”

曾海一阵无奈:“好吧,那我就带你去见见世面。毕竟我从小就出生在江宁,也是在江宁长大的。我一大半的朋友同学和家人都在江宁。今晚我带你玩,过两天我正好回家一趟。”

张武顿时跳了起来:“噢耶,海哥威武!”

曾海知道杨风今晚怕是和纳流苏有约,当下拉着张武就朝房门外走去:“杨哥,那我就和张武先走了。晚上祝贺杨哥玩的愉快。如果有什么需要,杨哥随时打电话给我。”

杨风点点头:“去吧。记住了,要是张武不听话,你就打小翠的电话,我一会把小翠电话发给你!”

“好的,杨哥。”曾海一笑。

“尼玛啊,能不能不要当着我的面提小翠这两个字?!”张武狂吼着。

……

凌晨五点,天色已经开始蒙蒙发亮了。

但是赤金庄仍旧灯火通明,繁华热闹,简直就是一座小型的不夜城。

杨风上了纳流苏的车,缓缓离开赤金庄,超市中心的方向走去。

一辆劳斯莱斯魅影。

杨风真是服了纳流苏,这女人的车还真是多啊。

之前击杀苗夫人后,两人刚刚来到市中心,纳流苏便让手下开了一辆迈巴赫轿车过来。然后纳流苏开着迈巴赫轿车带着杨风一起回的赤金庄。

现在,换了劳斯莱斯魅影。

真是太奢侈了!

撞碎了一辆宾利欧陆,人家纳流苏眼皮都没眨一下。

坐在车里,杨风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按照约定,现在杨风要去纳流苏的住处居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