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身后站着二十多个身穿白色衣服的云家高手!

全部都是高手!

异能境三级以上的高手。

这些人看到梅子被击杀后,全部都陷入了愤怒之中,有人就要失声大喊!

就在这个时候,艳子手里的匕首忽然动了——

艳子整个人直接化成了一道闪电,快速冲入二十多个人群之中,只见刀光不断响起。

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艳子重新回到原来的地方。手里多了一张餐巾纸,缓缓的擦拭着匕首上的鲜血。

而身后的二十多个异能境高手,全数倒在地上!

死了!

两个呼吸,二十个高手,暴毙!

从梅子的死到这些人全部死绝,前后也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大厅里一点动静都么有发出。

艳子更是如同一个恶魔,邪恶的笑容充满了阴森。慢悠悠的回到魏海清身边,坐下来,收起匕首:“门主,这些人真是太天真了。还真的以为门主要和他们分享乌山药园呢。”

魏海清自信满满:“我忍省南云家很久了。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从来不把我魏海清放在眼里,认为我不敢对他们动真格的。我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省南云家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艳子道:“只要我们拿下乌山药园,我们十字门就能够成立自己的炼药堂。假以时日,未必就不能够和省南云家平起平坐了,甚至超过他们都有可能。”

魏海清没说话,显然认可了这个说法。

千宫雨道:“魏门主,你今天若是杀了云中鹤,云飞扬会和你拼命的。以你们十字门现在的积累,我并不认为你们能够抵挡云飞扬的怒火。”

魏海清道:“雨公子,我的想法恰恰和你相反。”

千宫雨道:“哦?愿闻其详。”

魏海清道:“我杀了云中鹤,必定会给省南云家蒙受很大的损失。省南云家一直号称自己是省三巨头,前方有化武门和省北张氏,后方有我十字门,虎狼会和北拳会。群狼环伺。实力受损的省南云家非但不敢对我们十字门下死手,反而会更加保守,继续遵循韬光养晦的策略。”

艳子道:“群狼环伺之下,云家实力越是受损,他就会越加小心翼翼,不敢随便动用云家力量。毕竟,一旦他的实力继续受损,周围的狼群会一拥而上,直接把他吃的连骨头都不剩。这就是江宁这个江湖的可怕。”

魏海清道:“没错,即便强悍如化武门这样的霸主级势力,即便强悍如千水墨这样的强者。也不敢说自己可以一力压群雄!”

千宫雨无言以对:“但愿你说的是对的。”

魏海清道:“云中鹤一死,这处乌山药园,省南云家就再也不敢和我拼死竞争了。云中鹤,就是省南云家的死穴,我思量良久,今天决定动手行动。就是要击中省南云家的死穴。”

千宫雨道:“魏门主好魄力!我千宫雨也是很佩服。”

魏海清大笑道:“雨公子谦虚了,这一次我得以实施计划,还要仰仗苗夫人和雨公子的帮忙。雨公子放心,事成之后,我和毛夫人的约定,一定会兑现!”

千宫雨点点头,显然,苗夫人和魏海清之间的约定,千宫雨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千宫雨转而道:“魏门主如此雄才伟略,为何会杨风结盟?”

魏海清道:“你是觉得我屈尊了?”

千宫雨道:“有点这个意思。”

魏海清道:“既然雨公子问起,我就直说了。省南云家在中海省的敌人很多,但是真正的死敌却不多,其中近期的死敌就只有杨风。杨风杀了云少,还杀了云江南,云飞扬肯定会对普渡门下死手。而杨风视普渡门为珍宝,为宏愿。必定会拼死保护!他们两者之间,迟早有一场生死大战。”

千宫雨不以为然道:“那又怎样?难不成你还认为杨风能够击败省南云家不成?”

魏海清道:“这倒不至于。更重要的原因是我的十字门也必定会和省南云家有一场生死大战!”

千宫雨略感疑惑,皱眉道:“哦?你的十字门也和省南云家有一场生死大战?就因为你强多了乌山药园?你刚刚不是说群狼环伺之下,省南云家只会更加的规矩吗?何来的大战?”

魏海清道:“省三巨头的名号响彻江宁已久,成为了江宁乃至全省的三座大山。我十字门的理想就是成为江宁的三座大山之一。因此,总有一天,我要击败省南云家,取而代之!”

千宫雨震惊了!

魏海清的野心还真是大啊,居然敢打省南云家的主意!

魏海清居然想要取缔省南云家,成为省三巨头之一!

千宫雨沉没了,不语。

……

人群后方的杨风和纳流苏听到这番话,都纷纷吃惊了。

纳流苏微微道:“这个魏海清的野心还真是大啊,居然想要取代云家。成为省三巨头之一。之前我只知道魏海清颇有谋略野心,但是没想到有这么大的野心。”

杨风微微道:“我倒是没有感觉太过吃惊的,以魏海清的胆略,成就省三巨头的野心是很正常的。就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更大的野心。”

纳流苏好奇道:“更大的野心?取代省北张氏府?还是取代化武门啊?这不可能啊。”

杨风道:“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

纳流苏道:“张氏府的强大远不是省南云家可以比拟的。虽然同为三巨头,但是张氏府要比省南云家强大很多。张朝北近期一直都在和化武门竞争。可见一斑!”

杨风点点头:“你说的这些我也看的明白。省南云家和十字门竞争都拿不下十字门。但是张氏府却能够一直和化武门竞争,单看这种竞争的对手和强度,就知道张氏府远比省南云家要强大!”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这一次来江宁,让杨风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江宁的深不可测。

且不说别的,单单想要在这里立足就十分困难!

但是,杨风心中的宏愿,从未动摇过。

见识了江宁各大势力的强大之后,杨风的心志反而更加坚定了!

老当益壮,不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我杨风的宏愿,无人可挡!

杨风在心中,一字一句的告诉自己。

纳流苏见杨风不说话,伸手拉了拉杨风的手:“杨风,你想什么呢?”

杨风这才缓过神来,微微道:“没什么。”

纳流苏好奇道:“你觉得今天魏海清他们能够击杀云中鹤吗?”

杨风点点头:“魏海清不会打无准备之战,既然亮剑了,我想应该会胜利吧。”

纳流苏喃喃道:“今天真是来对地方了,看来今晚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了。”

杨风点头:“恩,我也有同样的想法!”

这时候,只见魏海清站起身,双手负背走出了大厅。

周围的手下也都纷纷跟着蜂拥出门,来到外面的空地上。

杨风两个人走在最后面,跟着人群来到空地上。

这时候,只见半空中的苗夫人和云中鹤战斗得难解难分,不相上下。

云中鹤的攻击刚猛霸道,拳劲横扫四面八方,威不可当。而苗夫人身形灵巧,真气怪异,非常诡异,鬼神莫测的身法和真气,让云中鹤一下也无所适从,总感觉自己的威猛打不到对方的关键部位。

全心全意和苗夫人战斗的云中鹤,此刻还不知道自己的手下都被干掉了。看到那么多人来到空地上观战,而自己居然无法占据上风,被一个女人周旋了这么长时间,云中鹤都感觉很没面子。

当下不由得加大了攻击的力度。

魏海清来到空地上,大声道:“苗夫人,云中鹤,大家都只是比斗切磋而已,分出胜负即可,点道为止,不可伤了和气啊!”

魏海清这话看起来是在说和,但是更加的激发了云中鹤的斗志。只听云中鹤咆哮一声:“开什么国际大玩笑,我堂堂云中鹤居然会奈何不了一个女娃子?给我败!”

云中鹤咆哮一声,右手高高举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真气拳印,然后拳印猛烈的轰击而下!

一百个拳印,首尾相接,浩浩荡荡的攻向苗夫人!

每个拳印都比云江南的更大更凝实,而且带着拳意!

“轰轰轰~”

拳印呼啸而下,猛烈的轰击在苗夫人的身上。

苗夫人身上的诡异真气形成一个保护罩,保护者苗夫人免受攻击。

但是,一百个拳印就如同马蜂窝里的蜜蜂一样,接连不断的涌现出来,不断的攻击在苗夫人的身上。

“轰轰轰……”

每一个拳印轰击在真气罩上,都发出震耳欲聋的爆鸣声,形成可怕的冲击波横扫四方。

地面上的众人都感觉到一股股可怕的冲击波横扫而来,让众人无法靠近。

当第六十个拳印轰击在真气罩之上的时候,真气罩轰然破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