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一战成名,成为了雄兵营所有战士敬仰的存在!

接下来的时间,杨风自然而然成为了所有人谈论的焦点核心。

整个雄兵营都炸开了锅。无数战士都想要去拜访杨风,求道问法,想要杨风为他们指点两招。

但是杨风接下来都没有露过面,而是一直待在房间里面。

夜深了,人静了。

操练场上除了战士们训练的吆喝声,便只有蛙声鸟叫声。

杨风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操练场上苦苦训练的战士们,嘴角露出一丝回味的深沉。曾几何时,自己小时后也是这么跟着老不死的苦训。那个时候的自己,何尝不是和他们一样的努力……

那个时候,杨风对老不死的可不满了。

这老不死的对自己十分苛刻,但是他自己却很爽。

比如,老不死的会搬张椅子和桌子,一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然后要求自己在他面前苦训……

这已经是禽shou的行为了。

杨风提出抗议,说老不死的这是虐自己。

老不死的回答完全的诠释了什么叫做禽shou不如——我这是在历练你抵抗you惑的能力!

卧槽,禽獣界也没有这么不要脸的吧?

好多次,杨风非常不满到极致,就会向老不死的提出严重抗议。老不死的回答只有一句——你来和我决斗啊,只要你能够接下我一招,那么我就让你做大爷,我自己做孙子。

无数的决斗,无数次的屈辱……

是的,每一次杨风以为自己实力大涨,信心满满的提出决斗的时候……结果换来都是屈辱!

深深的屈辱!

十多年的屈辱啊!

杨风忍辱负重,侮辱十年。

但是现在,杨风对老不死的充满了感激。

虽然那些年过着屈辱的生活,但是老不死的为自己打下了远超常人的基础。这些基础,在杨风成就异能境界后越发的显示出优越,越到后面,杨风的成长潜力越加惊人!

想到这些往事,杨风笑了:“老不死的,谢谢你!”

杨风端起酒杯,对着窗外的夜空,高高举起,嘴里喃喃道:“老不死的,你说的对,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总有一天我会实现我的宏愿。这杯酒,我敬你!”

说完,杨风仰起头,一口饮尽杯中酒。

然后,杨风笑了。

“哈哈哈……”

“虽然我不知道老不死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杨风打歇斯底里的敬佩你。如果来日再相见,我还要再续旧约,还一招之约定。”

杨风琢磨着:“不知道以我现在的水平,能不能接下你的一招呢?”

回想着曾经的往事,杨风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厚了。

正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杨风的沉思。

“杨公子,我是黄竹。”

门外传来黄竹的声音。

杨风大手一挥,大门自动打开。

黄竹一身正装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一丝笑容:“杨公子,这么晚,还没睡呢。”

杨风淡淡道:“黄竹先生,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黄竹微笑道:“叶营长喊我们去会议室观看陈煜案件的卷宗。你是我们十字门公开的盟友,我们一同前去吧。”

杨风微微冷哼一声:“哦?这个时候,黄竹先生想起来我是你们十字门的公开盟友了?之前黄柱先生不是很不屑我这个盟友吗?”

黄竹尴尬笑道:“杨公子说的是哪里话,我们一直都是好盟友。之前只不过是事务繁忙,所以才顾不上和杨公子打招呼叙旧。”

杨风目光微冷:“我看黄竹先生先前是觉得我这个盟友会给你掉价吧,所以在公众场合不愿屈尊下驾和我打招呼吧”?

黄竹咳嗽了两声,略显尴尬的道:“杨公子,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就不必挑明了说吧?”

杨风脸色沉凝,已经很不悦了。

如果黄竹是来道歉的,拿出和童白艳一样的虔诚态度,杨风或许还会认同十字门这个公开的盟友。但是现在黄竹的态度仍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

杨风就很不悦了。

黄竹继续道:“再说了,我黄竹现在不是登门来找杨公子叙旧了嘛。如此还不足以体现我对你这个公盟友的重视吗?”

杨风道:“哦?你是否觉得你来找我,就给足了我面子?”

黄竹脸色微微不悦:“难道不是吗?”

杨风冷然道:“魏海清是你们十字门的门主,尚且亲自到中海市,静等多日才和我结盟。你黄竹不过上个门而已,就想化解恩怨?”

黄竹很不悦。

杨风直接道:“你,黄竹的面子,还没那么大。回去告诉魏海清,如果还认我这个盟友,让魏海清亲自来道歉!否则,我杨风不再是你们的盟友!”

杨风早就对这种完全仰仗利益建立起来的同盟厌倦了。

十字门虽然强大,但是他们里面的高层,从来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如此这般的盟友,杨风难道还要委曲求全去结盟吗?

不,一个不尊重自己的盟友,不要也罢!

黄竹再也忍不住胸中的怒气了:“杨风,你太狂妄了。居然连我黄竹的面子都不给!我十字门何其强大?你在我十字门面前也不过如同蝼蚁一般!还请你认清楚事实!不要太过张狂!”

“说完了吗?”杨风冷冷道:“如果你说完了,那可以滚了!”

黄竹大吃一惊,没想到杨风胆敢直接让自己滚!

太嚣张了!

黄竹很生气:“杨风,你太狂妄了。迟早你会因为你的狂妄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