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夜黑风高,空气冰冷。

一阵阵的狂风吹过这片荒芜的街道,带起一片片的沙尘。

一片肃杀之气,让人沉闷的寒意呼吸。

杨风深吸了几口气,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谈合作,可以。但是要整个普渡门都归顺虎狼会,那不可能。

如果要战,那就战斗到底!

哪怕对手是聚气高手,五年前的拳王。

杨风也丝毫不畏惧!

从七星剑的反噬到现在,杨风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和无奈,励精图治至今,杨风恍如重生。如果没有相当的绝技,也万不可能直面聚气高手!

黑猫幽绿的眼神宛若一头野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猎物:“我早就听闻你很有骨气,为了坚守自己的信念,和珍视的东西,不惜牺牲自己。今天看来,果然没有错。”

说完,黑猫阴冷的笑:“我们虎狼会看中的猎物,从来就没有逃脱的,我们虎狼会的狩猎行动,从来没有失败过。杨公子,你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黑猫转身,隐入了前方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

黑暗深处,只传来黑猫那阴森可怖的笑声:“哈哈哈……”

片刻后,周围又恢复了平静,安详。

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唯独地上留下来的巨大的剑痕,记录着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剧烈的战斗。

杨风站在原地,凝望着黑猫离开的方向,良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走下车的纳流苏快速来到杨风身边,伸手拉住杨风的手臂:“杨风你没事吧?”

杨风这才缓过神来,摇了摇头:“我没事。”

纳流苏拉了拉杨风的手:“那我们上车吧,回去再说。”

杨风点点头。

纳流苏开车直接回了自己的别墅,至于约美女见面聚会的事情,纳流苏则是推迟了。显然,经过刚刚的事情,纳流苏和杨风都没有心情了。特别是杨风,此刻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参加聚会啊。

……

中海市,仁湖。

普渡门和新成员全部汇聚在慕紫嫣所在的房间。

只见邵青坐在床头,运转真气为慕紫嫣疗伤。

但是慕紫嫣的伤势太重了,不管邵青动用多强大的真气为慕紫嫣疗伤,结果都没用。

只见慕紫嫣不断的在咳血,咳出来的都是青色的毒血。

而且,慕紫嫣是无意识的在咳血。

邵青面色苍白,浑身都在发抖,收回真气后由冯东搀扶着。

冯东能够感觉到邵青浑身都在出冷汗,而且经过刚刚的高强度治疗后,邵青体内的真气都耗尽了,身体也虚脱了。

冯东关心的问:“邵青,你没事吧?”

邵青吃力的道:“我没事,就是有点疲累了。”

冯东试探着问:“慕紫嫣的蛊毒,怎么样啊?”

周围的人也都纷纷看着邵青,等待着邵青的回答。

邵青吃力的摇头:“不行了,蛊毒深入五脏六腑,现在蛊毒在全身所有的范围内爆发,我的真气都控制不了蛊虫的扩散。现在,就是慕紫嫣最后的回观返照。不出五分钟,蛊毒会彻底结果掉慕紫嫣的性命。”

五分钟!

冯东大急:“这可不行啊,杨哥已经前往江宁寻找解药和医生了。只要再坚持一点时间,杨哥肯定能够找到办法的。”

邵青无能为力道:“冯东,不是我不想为慕紫嫣延缓时间,而是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冯东一时间都陷入了惊慌:“要是慕紫嫣就这样死了,杨哥会发疯的。”

邵青沉凝良久:“我真的无能为力啊。”

这时候,床榻上的慕紫嫣不断的咳血,越咳越多,生命气息在不断的衰退。

站在不远处的白姐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感到十分心酸:“慕紫嫣,你要坚持下去!你要坚持下去。不管你现在伤势多重,你也要等风哥回来。”

“咳~”

慕紫嫣继续咳血,身体开始出现了硬化。

邵天虎,黑熊,黑白双煞,小翠,李元昊,江若离,玄一真人,邵我行,李建全,苏茹……一个个的人都站在房间里,看着床榻上不断恶化的慕紫嫣。

苏茹更是哭成了一个泪人,精神几乎都要崩溃了。

“咳咳咳……”

慕紫嫣咳血的频率越来越快,一口一口的鲜血往外喷。

“慕姐姐!”苏茹扑在床头,嘶吼着:“你不能死啊,你不能死啊……”

苏茹作势就要扑在慕紫嫣身上,想要去拥抱她。结果被邵青阻拦:“不要接触慕紫嫣,我刚刚用护体真气延缓了她的蛊毒。如果你接触她的身体,会驱散她体表的护体真气,到时候她连五分钟都支撑不住。”

苏茹只好把伸到一半的手停了下来,嘶吼道:“啊啊,慕姐姐……慕姐姐……”

“咳咳咳~”

慕紫嫣咳嗽得更厉害了,身体虚弱的不成样子。

只听慕紫嫣无意识的喃喃着:“杨风,杨风……”

苏茹一阵心酸,眼角落下泪来:“慕姐姐,你都要死了,还念叨着杨风啊……”

这时候白姐忽然来床榻旁边,大叫道:“慕紫嫣,你听着,你要坚持,坚持……风哥正在江宁给你找解药,你坚持下去,等到风哥回来!等到风哥回来!你一定要等到风哥回来!”

“咳咳咳~”慕紫嫣咳嗽得越发严重,生命气息流逝的越发快了。

但是,慕紫嫣念叨着杨风的速度也更快了:“杨风,杨风,杨风……呃~呃……杨……风!”

白姐都泪湿了:“慕紫嫣,我承认我以前对你有敌意,但是我现在自愧不如,你才是那个爱风哥爱的最深的人。我要你坚持下去,等到风哥回来!风哥最想见的人就是你啊!“

“慕紫嫣!加油挺住,等杨哥回来!”

“加油挺住,等杨哥回来!”

“加油挺住!”

“……”

全场人,异口同声的呐喊着。人们的眼眸子里都喊着眼泪。

邵青就这么坐在床榻旁边,静静的看着慕紫嫣步向死亡。

眼角,两行清泪簌簌而下:“对不起,杨哥,我让你失望了,我没能为慕紫嫣拖延时间,对不起~”

整个诺大的房间,每个人都感到很悲怆。

正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我是欧阳晋,快开门,我带解药了!”

很快,欧阳晋也不等人来开门,直接踢飞大门冲了进来,把瓶子交给邵青:“邵青,这是杨哥从苗夫人身上拿出来的解药。快,快。”

邵青简单的闻了一下,便没有多想,拿出一颗药丸准备给慕紫嫣服下。

但是很快,邵青就发现,慕紫嫣的病情太重了,体内的血液都开始停止循环了,也没有吞咽能力。

“不行,看来只能我用真气吸收解药的药性,然后把真气注入她体内了。”邵青行事果断,直接用真气碾碎药丸,然后吸收进入真气,继而注入慕紫嫣体内。

全场的人都十分紧张。

但是随着药力的注入,慕紫嫣的症状开始平稳,没有继续恶化。约莫十几分钟后,慕紫嫣的身体明显的出现了好转。

邵青大喜:“果然是解药,蛊虫开始停止扩散,体内的蛊毒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这样下去,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半个小时后,慕紫嫣安详的睡下了。

脸色虽然还发青,但已经好看了很多。

邵青收手,深深呼吸。

冯东道:“邵青,情况怎么样?”

邵青沉声道:“的确是解药,就是慕紫嫣中毒太深,凭借我的医术还无法一次性就帮她好转。但是现在慕紫嫣的生机之力已经恢复了,过个三五天,体内的蛊毒应该就能够清除了。”

冯东大大的松了口气:“好,好,如此这般就好!”

邵青一脸的疲惫:“这个解药来的太及时了,要是再晚一点,慕紫嫣就真的没得救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苏茹你在这里照看着慕紫嫣,如果她的病情出现了任何的变化,都及时来告诉我!”

苏茹兴奋的点点头。

邵青一脸疲惫的起身离开。

这两天邵青一直在用自己的真气为慕紫嫣治疗,身体都被掏空了。

……

后半夜,欧阳晋带着冯东来到邵青的房间。

邵青经过半夜的休息,精神已经恢复如初,开门迎接两人进来。

“冯东,这么晚来有什么事情吗?”邵青给两人倒了一杯茶水。

冯东指了指欧阳晋:“欧阳晋说有事情找我们俩。”

欧阳晋点了点头,把杨风在江宁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了一遍,最后道:“这一次杨哥本来想亲自回来的。但是好像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还让我转告你们,把普渡门的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去一趟江宁和杨哥会面!”

冯东听了杨风在江宁做出的种种事迹,连连惊叹:“真是不得了啊,不愧是我们的门主。”

邵青点点头:“等慕紫嫣的病情完全的恢复了,我就动身前往江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