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场上每个人的压力都很多。

虽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杨风到底怎么了,但是看着普渡门一次次的面临危机,但是杨风却始终不出面。就连见都不见他们,他们心中还是很惊慌的。

比如邵天虎这些人,多少次想要见杨风一面,都被拒之门外。

如此情况,能不惊慌吗?

不知道情况的都心中惊慌,就更别说知道真实情况的邵青和冯东两个人了。

现在,大家看到杨风一步步的朝大家走来。

每个人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掉下来了。

终于,杨风绕过屏风,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杨哥~”

“门主~”

大家纷纷欣喜的叫喊着杨风。

杨风今天穿的很休闲,一条蓝色的休闲裤,脚下是一双棕色的帆布鞋,上身则是一件深蓝色的衬衫。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打开着,显示出匀称的脖子和健壮的胸膛。

杨风眼角含笑,嘴角微微翘起,缓步来到众人身前,在首席位置上座落下来,然后压了压双手:“都坐下吧。”

众人坐下。

但都没有动筷子,因为他们知道杨风应该有话要说。

杨风微微笑道:“怎么不懂筷子吃饭?什么时候我们在一起吃个饭还这么拘束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尴尬一笑,没有人动手。

杨风看了张武一眼:“张武,你今天怎么也这么规矩了?”

张武贼眉鼠眼的打量着杨风,道:“之前我们都听说杨哥你挂掉了,心里紧张的不得了。现在看到一个活的杨哥,我想多看两眼,吃饭就不着急了吧?”

这时候黑无伤冷不丁的补了一刀:“你刚刚不是说这里的饭菜不好吃吗?”

白无敌蔑视的道:“真是老天不公啊,一个整天就知道好吃懒做弄美女的家伙,居然也能够突破到异能境。这样让我感觉我那么努力都没有意义了。”

张武狠狠的假装吐了一口唾沫:“我呸,白无敌你这个死不要脸的,居然这么说我。搞得你好像就没有弄过美女似的。不知道是哪个死不要脸的上次大半夜找到武哥我,哭着求着让我带你去找美女……卧槽,你能不能有点知恩图报的心啊?”

白无敌顿时浑身惊悚,眼神本能的瞥向小翠。

只听小翠冷冷的道:“白无敌,你又背着我去玩美女了?”

白无敌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张武这鸟人分明就是在陷害我。诬陷啊!这绝对是诬陷!”

张武冷不丁的说了一句:“白无敌,那晚上你感受了一把一夜五次郎的感觉,很不错把?”

“恩,是很不错……”本能的说到一半,白无敌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摇头:“小翠,你听我说,张武这小子炸我。我刚刚……啊!”

白无敌话还没说完,就被小翠一巴掌打得弯下了腰:“没出息的东西。做了一夜五次郎就做了一夜五次郎,你还隐瞒?我看你连张武都不如。人家张武好歹敢作敢当。”

白无敌道:“小翠,你打我没关系。但是那天晚上黑无伤也去了。你为什么不打他?”

黑无伤顿时站了起来:“白无敌你妈啊,能不能有点牺牲精神。”

小翠冰冷的眼神很快就锁定着黑无伤。

黑无伤战战兢兢的道:“小翠,你听我说。虽然那天晚上我的确跟着他们去山下玩了,但是我刚要玩成的时候,忽然良心发现,就穿上衣服离开了。我通过自己的人品意志力,及时的制止了自己这种不良的行为。小翠,那是因为我心里想着你啊。”

黑无伤这鸟人说话的时候一把鼻翼一把泪,好像说的跟真的一样。

小翠都差点相信了,正打算好好的表彰一下黑无伤。

这时候张武冷不丁的来了一句:“的确,那一个晚上我花了很多钱,结果黑无伤这鸟人都没有爽到。因为无论我给美女多少钱,没有哪个美女愿意伺候这个黑炭。所以,黑无伤在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的情况下,独自先回来了。”

黑无伤双目圆瞪,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武:“张武,你个鸟人,以后再也别叫我出去玩了,我要是再跟着你去,我黑无伤就被五雷轰顶。”

“啪!”

清脆的巴掌落在黑无伤的脸上。

黑无伤一样被打得弯下腰,头都不敢抬起来。

张武很嚣张,很得意的坐在椅子上,不断的抽烟,那感觉就好像不可一世似的。

眼看他们还要继续争论不休,杨风压了压双手:“好了,好了。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你们自己私下去解决就好了。今天邀请大家来吃饭,就是想开心一点,你们不要破坏了气氛了吧!”

杨风一开口,小翠四个人顿时都不敢再说话了。

大家的眼睛都落在杨风身上。

杨风道:“或许你们当中有些人还不是普渡门的正式成员,但是你们已经成为了我们普渡门的核心力量。一路走过来,我们一起面对危机,直面生死。我们一起成长,我们亲如兄弟。今天,这杯酒,是我感谢大家的!“

杨风自己给自己倒上一杯白酒,然后举起杯子:“感谢你们对我不离不弃,感谢你们愿意追随我杨风!”

说完,杨风一饮而尽。

其他人也都纷纷一口喝完。

杨风又倒满一杯酒,举了起来:“这一杯酒,是我敬上苍!”

杨风站了起来,双手端着酒杯,对着门外的苍穹:“感谢上苍让我遇到你们,感谢上苍让我一路鸿运当头,感谢上苍!”

说完,杨风一口饮尽。

随即,杨风又倒上一杯酒:“这杯酒,是我自己敬自己。”

杨风大声道:“我敬自己从前年少无知,缕次让普渡门面临险境。是我对不住大家!“

说完,杨风一口饮尽。

场上的人都纷纷很激动,想要劝阻杨风。

但是杨风喝得很快,马上又重新落座下来,压了压双手:“好了,大家吃饭!”

杨风当先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其他人这才拿起筷子动手。

一旦酒菜动了起来,场上的气氛也就热闹了很多。毕竟家都共事了有相当长的时间,自然无话不谈。

酒过三巡,杨风微微道:“冯东,廖海兵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冯东道:“已经绑了起来。等待明晚的晚宴。”

杨风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冯东迟疑,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最后都打住了。

杨风看出了杨风的心思,连声道:“冯东,有话就直说,这里也没有外人。”

冯东道:“我听说杨哥要让这五百多名江湖豪杰直接归顺我们普渡门?”

杨风道:“是。”

冯东道:“杨哥,我们现在的条件,好像还不具备这个实力。想一口气吃成一个大胖子,我,始终有点担忧。”

杨风没有马上反对,而是把玩着酒杯:“说说你的看法。”

冯东道:“我以为我们普渡门现在虽然打出了很大的名声,但是我们自身仍旧十分弱小。当务之急最要紧的就是韬光养晦,夯实我们自己的内功。等我们的内功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们挥师北上,整个中海省的各大门派势力就再也无法阻挡我们的脚步了。”

杨风道:“你说的办法固然很稳妥,我想着也是你们在座的大部分人的想法吧。”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开口说话,显然就是同意了。

杨风道:“可是你们想过一个问题没有。我们要想夯实基础,需要多少时间呢?省三巨头都夯实了上百年的基础,我们要想发展超过他们,难道也夯实上百年吗?”

这话问得场上的人都说不出话来。

冯东也吃了一惊,无言以对。

杨风道:“我承认,此前我们的策略很冒进,我杨风也低估了江湖人心险恶,低估了中海省的江湖的水的深度,同时高估了我自己。因此这一次才受到大难。但是,既然我大难不死,那么我就不会畏缩。我这几天不断的在反思,反思到底哪里不对劲。现在我想明白了!”

说到这里,杨风顿了顿,沉没了片刻,然后继续道:“我们的确低估了江湖险恶,低估了中海省各大势力的强悍程度,也高估了自己。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低估了人心的恐惧,低估了人心的贪婪,低估了大势的不可阻挡!”

杨风猛然站起身:“现在我们普渡门在中海省的江湖上声名鹊起,大势已起,既然大势一起,我们自然应该顺应大势,顺势而为。这个时候,我们绝对不能够退缩和畏惧!更应该大踏步的往前走!只要我们能够利用人心的贪婪和恐惧,我普渡门就不会再面临之前的窘境!”

“嘭!”

杨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这就是我想出来,接下来要走的策略!”

黑熊忽然问道:“杨哥,这话说的固然好听,也固然气势汹汹,但是这都有点虚啊。具体怎么做呢?”

杨风道:“结盟十字门,交好省北张氏,交好化武门。我们未必就能够一口吞下这五百多个江湖豪杰和他们背后所代表的势力。我们普渡门和省南云家已经是死仇了,不可化解,我也没想过化解。另外我们和吴子凡,南拳门也是死仇。我也没有想过化解。但是只要我们结盟十字门,交好省北张氏和化武门。就算我们有这么多死仇,也未必不能化解了!”

这话说得全场的人都惊呆了。

大家都没有想到杨风的眼光居然看的这么高,这么远。

“啪啪啪~”

这时候,一个鼓掌的声音从屏风后面缓缓传来。

大家都好奇的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紧身连衣裙的绝美女子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凹凸有致的完美曲线身材,高挑而姓感,一双高跟鞋更是衬托出她的独傲群芳,精致的脸庞上戴着一层半透明色的白色面纱,让人看看不清楚她的相貌。

妯百阅!

只见妯百阅一边走一边鼓掌,最后来到众人身前,微微开口:“说的真好,做大事的人,应当有这样的大格局!”

杨风微微含笑:“多谢上师夸奖!”

说完,杨风冲在场的人道:“诸位,我来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个大美女就是东三省的第一智者妯百阅上师。江湖上盛传机关算尽三千步,掐指勘破万人心。说的就是我身边这位上师!”

全场的人都惊呆了!

他们当中不少人都是江湖上的老前辈,自然知道妯百阅在江湖上的地位!

黑熊第一个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对妯百阅深深作揖:“原来是名满江湖的百阅上师,我黑熊久闻您的大名。今日居然有幸能够亲眼见到上师,真是我黑熊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邵天虎也跟着起身作揖:“邵天虎见过百阅上师。”

“见过百阅上师!”

“见过百阅上师!”

“拜见百阅上师!”

“……”

所有人都纷纷起身行礼。

张武最后不以为然,就很勉强的行了个礼。

黑熊顿时不悦了:“张武,你好像很不服气啊?”

张武道:“我也是混江湖的,但是我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百阅上师?我都没听过的人,我不服。”

杨风真想一巴掌拍死张武这鸟人,明明自己没见识,非要搞得自己牛叉轰轰可以指点江山似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