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子在魏海清身边轻声道:“门主,此人居然能够驾驭雷电,这为免也太可怕了吧!”

魏海清目光沉凝,炯炯有神的盯着台上的雷利。

艳子继续说道:“我来中海市也这么长的时间了,对江湖上的各种天才,奇人异士都有所耳闻,但是能够驾驭雷电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啊!难道此人真的是扎纸匠萧如烟的师哥?传说中的缚雷子?”

魏海清喃喃自语:“能够驾驭雷电,这在整个天下间都是极其罕见的事情,我魏海清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可以驾驭雷电的绝世高手。看来这个人多半就是那个缚雷子了!”

艳子沉声道:“是啊,缚雷子在江湖上的名声很旺。但是很少出现,因此江湖上的人对他传得简直神乎其神。原先我都不以为然,今天亲眼见到了,我才相信!”

魏海清目光沉凝,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艳子道:“门主,要是能够招揽这样的天才,那对我们十字门来说简直如虎添翼啊!”

魏海清摇头:“这种高手不是轻易就可以招揽的。我现在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艳子感觉到魏海清的表情眼神都不太一样,当下问道:“那门主你在意的是什么?”

魏海清道:“你想啊,连缚雷子都是杨风的八拜之交。那么杨风这个人的水很深啊。远超出了我来之前对杨风的信息调查。看来杨风这个人背后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们对杨风的评估出现了很大的差错,接下来要对杨风重新评估才行!否则我们的策略会出现未知的危险!”

艳子陡然严肃起来:“门主提醒的是。之前我没看出来这个杨风居然藏得这么深!”

缚雷子冷漠的盯着场上的所有人。

携雷霆而震慑全场,缚雷子每说的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让场上每个人感到不寒而栗。

“噼里啪啦~”

雷电不断的在雷利的手上发出爆鸣声,没有人怀疑,只要雷利握着雷电向众人攻击,众人肯定抵挡不住。

雷利冷冷的盯着全场所有的人:“现在还有人怀疑我的身份么?”

场上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都说不出话来。

与其说大家相信他的身份,倒不如说大家是因为恐惧害怕而不敢说话。

冯东这时候道:“诸位,请听我说。缚雷子乃是江湖上如雷贯耳的天才高手,名满江湖。或许场上有一些大佬们或许都见过缚雷子本人。”

场下的人,还是没说话。

就这个时候,坐在场下正中间位置的魏海清忽然站了起来:“没错,我见过缚雷子。雷利,好久不见啊。”

雷利看到魏海清,也不吃惊,连声道:“魏海清,魏门主。好久不见啊!”

魏海清朗声笑道:“上次在我的宴会上一别,到现在已有三年了。没想到三年时间里,你又变得更加可怕了。对雷电的掌控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真是可喜可贺。”

雷利微微道:“魏门主,三年时间里的你的修为实力也日进千里。如今的魏门主,修为已经强大到连我琢磨不透的地步了。想来这几年魏门主的奇遇不少啊。”

魏海清哈哈笑道:“彼此彼此。”

说到这里,魏海清转头看看场上的众人,朗声道:“诸位,我是十字门门主魏海清!”

这话一出,场上无数的人都惊呆了。

比听到雷利是缚雷子的消息还要震惊畏惧。

十字门在中海省的地位超然,虽然还不及省三巨头,但是实际上已经差别不大了。

因此,每个人都对十字门和魏海清感到畏惧。

特别是对魏海清,每个人都感到深深的害怕。

马上就有大佬道:“我见过魏海清,没错,他就是魏海清。魏门主!”

另外也有大佬站出来拍马屁道:“魏门主,好久不见啊。能够在这里再一次见到你,我真的太荣幸了……”

“魏门主~”

“魏门主……”

魏海清很满意的看着场上的众人,然后压了压双手,场上安静下来后,魏海清道:“诸位,既然杨风正在接待省北张氏的黎万兴,黎万兴乃是我们中海市的神医,想来杨风和黎万兴肯定有很要紧的事情要谈,我们确实不好去打扰。既然杨风的八辈之交缚雷子兄弟都出面了,大家还有什么好怨愤的呢?难道大家觉得缚雷子的面子不够大,不足以招呼你们吗?”

场下的人不敢说话了。

魏海清继续朗声道:“你们可知道,千宫雨想见缚雷子一面都很难。哪怕是扎纸匠萧如烟,见到缚雷子都要毕恭毕敬的。莫非你们觉得你们的身份地位比扎纸匠萧如烟和千宫雨都要大吗?”

场下的人纷纷低头,有点羞愧难当了。

魏海清道:“我知道,你们场上很多人都是市级门派的大佬或者门派的主人,而杨风也是市级门派的大哥。因此你们认为杨风最多也就是和你们同一个级别的存在,不应该如此傲慢的对待你们,至少应该敬重你们,给你们面子,和你们平起平坐!但是请你们搞清楚——杨风解了省三巨头的围攻,杨风杀了南拳门的副门主司徒清水,杨风杀了中海省的大拳师吴子凡,杨风战胜了省南云家家主云飞扬的亲弟弟云江南。杨风所做的这些事情,你们能做其中的任何一件吗?你们做得了吗?你们敢做吗?”

魏海清的声音很大,说的场上的人都纷纷羞愧。

他们每个人都知道——他们不敢做!也做不了!

魏海清继续道:“杨风能够让黎万兴这样的大腕亲自前往普渡门饮酒作乐,杨风还有缚雷子这样的八拜之交。你们有吗?既然没有,那么就请你们认清事实——杨风已经是一个人物了。在面见大人物的时候,大家难道不应该保持一点点的谦卑?杨风自己有事让缚雷子来接待你们,难道还让你们丢脸了吗?”

全场鸦雀无声。

只听魏海清的声音在场上继续响起:“缚雷子来,正是体现了杨风对大家的重视。另外杨风还要请大家明晚共进晚餐。到时候黎万兴也会在场,如此难道还不足以体现出杨风在给你们面子吗?“

说完,魏海清猛然挥手,然后转身朝大殿外走去:“如果我是你们,就不会瞎嚷嚷。结交大人物,没有一点点的耐心,这不是笑话么!”

话音落下,魏海清和艳子人已经走出了大殿的大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场上,众人的太对平和了许多,再也没有人抱怨了。

台上的冯东,邵天虎等人也都松了口气。

缚雷子坐在位置上,手上的雷电也慢慢的消散了:“诸位,现在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大家哪里还敢有什么问题啊?

缚雷子道:“如果没什么问题,那么就请大家暂住我仁湖一天吧。明天晚上,杨风将会宴请大家吃晚宴。如果大家有什么话不方便对我说的,可以留到明天晚上对杨风说。”

场下开始有人在议论了。

一些高手暗中议论道:“妈啊,本来我们是得到消息说杨风重伤致死了,因此我们才带着精锐的人马来到仁湖普渡门试探虚实,如果杨风真的挂了,我们就顷刻间灭了杨风普渡门。但是没想到杨风居然没事,还有魏海清和缚雷子这样的绝顶高手为他搭台唱戏,看来我们的计划只能取消了。”

“是啊,原本我也是想来分一杯羹的!杨风在里面待了三天都没出来,我以为肯定出事了,但是万万没想到杨风居然还有缚雷子这样的八拜之交,另外魏海清也搅合进来,看来我们没办法得逞了!”

“取消计划吧!打消念想吧,我们还是好好的在这里留下来吃吃喝喝好了。”

“……”

过不久,场上就平静下来。

冯东道:“诸位,还请在我普渡门小住一天。我已经吩咐仁湖酒店安排了五百多间住房,照顾诸位妥帖……明天晚上,我们会在酒店的大厅举行晚宴,到时候杨哥必定会出席。”

“好,我们愿意住下来!”

“恩,我们也愿意住下来!”

“我本来就在酒店住了三天,多住一天也无所谓!”

“……“

场上的众人纷纷离开,很快就变得空旷下来。

只剩下邵天虎,李元昊和雷利几个人。

大家都不认识雷利,有些莫名其妙。冯东一下子也不好解释:“邵天虎,李元昊,事情我回头给你们解释,现在我还有要紧的事情带雷利大哥去做。雷利大哥,请!”

“恩!”雷利点点头,跟着冯东的脚步快速离开了议事大殿。

剩下的李元昊和邵天虎都懵比了。

李元昊两手一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不是门主说要来这里见大家么?怎么门主没来?还来了一个牛叉轰轰的缚雷子?”

邵天虎也是摇头,满脸不解:“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啊。一切都太突然了。更让我诧异的是,十字门的魏海清都站出来帮我们说话,这真是罕见至极。”

李元昊道:“可不是么,十字门啊,那可是几乎能够和省三巨头齐名的顶级豪强了,门主魏海清居然亲自来到了仁湖。还帮衬着我们?这玩的什么手段啊?“

邵天虎道:“我总感觉门主在玩一个很大的局。但是到底是什么局,我也不知道。算了算了,搞不清楚就别搞了,我们好好的配合就是了!”

李元昊道:“恩,现在冯东很忙,回头问问冯东就知道了。”

邵天虎道:“现在当务之急是照顾好这五百多个江湖豪杰了。虽然仁湖大酒店能够容纳这些人入住,每人一个房间。但是这里面人多眼杂,我们还是要时刻保持警惕,千万不能够让这些人在酒店里生事!”

李元昊道:“是啊,话说我来普渡门的时间也不短了。还是头一次看到我们普渡门迎接如此多的贵客呢!想想还是很兴奋的。咱们门主真是太有能力了。”

“是啊,杨风门主的确能力通天!他当初和我说过的话,如今我都历历在目!”邵天虎忽然感慨无限:“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普渡门的实力和声望远远超过了之前的千湖药家,也超过了我们东海邵家。说句实在话,放在几个月前,我万万想不到,甚至不敢想普渡门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展到如今这个盛况!”

“杨风啊杨风,还真是个妖孽啊!”邵天虎心中喃喃自语,对杨风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

仁湖大酒店!

是一家超五星级的顶级豪华大酒店,平时用来招待前往仁湖的贵客。之前冯东等人在门外的无数江湖豪杰当中选出了五十多个很有名气的大佬,便是邀请他们入住的仁湖大酒店。

此时此刻,仁湖大酒店清理出了五百多间住房,用来接待进入仁湖内的豪华大酒店。

酒店所有的服务人员都在忙碌,安排好所有的江湖人士入住后,酒店的工作人员都深深的松了口气。

为了确保酒店的秩序,李元昊,邵天虎等异能境的高手都便衣来到酒店内站岗,维持秩序。

廖海兵入住后,简单的收拾了一番,然后穿戴整齐,来到酒店的一个总统套房门外,轻轻的敲响了房间的大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