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冬青的神色还是很惊慌,显然还没缓过神来。

黎万兴传音给张冬青道:“冬青,长点志气!给我们省北张氏涨点志气!有人来了,别给家族丢人现眼!你要知道,你虽然是家主张朝北的儿子,但是张朝北的儿子可不止你一个。如果你就此变成了没办法成长的废物,那么你在家族中的地位必定会一落千丈!以后想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难了!”

黎万兴的后半句话说的张冬青胆战心惊,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后怕。

“黎叔你放心,我明白!我知道分寸!”张冬青捏紧拳头,深深呼吸。然后脸上的惊恐开始逐渐的消退。

原本冯东还一脸狐疑的盯着张冬青。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冯东却是清楚的。张冬青就是上次被杨风一招打爆,直接吓破了胆,意志力都出现了动荡。

但是冯东很快惊讶的发现,张冬青脸上的表情居然逐渐的恢复了正常。

“恩?这个张冬青居然脸色慢慢恢复正常了,看来很有勇气。”冯东感到吃惊。

这时候黎万兴开口道:“冯东副门主,请!”

“黎老前辈,请!”

冯东在前方带路,三人快速的前往杨风的住处。

一路上,张冬青都多次询问冯东这一次请他们来有何目的。

对此,冯东都只是一笑了之,说见了杨风之后一切就知道了。

张冬青也不好多问。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杨风的住处。

只见邵青此刻就守在大门外,站在邵青身边的,还有一个体格健壮的男子——雷利!

黎万兴的目光敏锐的落在雷利身上,上下打量着这个男子:“恩?这个男子怎么有点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黎万兴搜遍了脑海中所有的记忆信息,最后也想不起来这个人在哪里见过,最后只好微微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也可能是我多想了吧!”

冯东上前道:“黎老前辈,杨哥就在这房间里,请跟我来!”

“恩。”黎万兴深吸了口气,跟着冯东的脚步走进了大门。

张冬青刚要进入的时候,却被邵青阻拦在外:“张冬青公子,你不能进去!”

张冬青顿时不爽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省北张氏的少主,为何我就不能够进去?”

邵青道:“这是门主吩咐的。门主只想见黎老前辈一人。还请张冬青公子在这里稍稍等待片刻。”

“你,你们这是欺人太甚!”张冬青很生气,转而冲黎万兴道:“黎叔,这些人欺人太甚了,完全没把我们省北张氏放在心里。一点诚意都没有,既然如此,我们不如现在就走。”

黎万兴也犹豫了,终究还是开口道:“冬青是我信得过的人,不是外人。跟着我进去,只怕也没什么关系吧?”

黎万兴的态度足够好了,如果不是因为资料在杨风手上,只怕黎万兴第一个就发飙了。

邵青道:“黎老前辈,你此刻或许心中有很多疑问。只要你进入这道门,就一切都知道了。我们门主绝对没有为难你们的意思。”

黎万兴迟疑了一下,随后道:“冬青,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

说完,冯东带着黎万兴便进入了房间大门。

房间里,光线有些昏暗。

客厅中间的茶座上席位置,杨风安静的坐在那里。

黎万兴看着眼前的这个“老者”,上下打量了好半晌才开口道:“你是谁?”

“老者”张了张嘴,微微道:“我就是杨风,黎万兴,好久不见了。”

“你是杨风?”黎万兴吓了一大跳,又盯着杨风看了好半晌,这才确认:“还真是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杨风沙哑道:“我在和云江南对战的过程中受到了云江南的秘术攻击,所以导致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哈哈哈……活该!真是活该啊!”黎万兴很高兴的大笑起来:“这就是你活该和我们省北张氏做对的下场。杨风,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黎万兴显得很兴奋。

如果在平时,这老匹夫这么说话,杨风肯定就要发飙了。

但是现在杨风有求于这老匹夫,只好先忍着,微微笑道:“黎万兴,现在你也看到我的笑话了。如果你觉得很开心,你就多笑几声吧。等你什么时候笑不动了,我们再来谈正事。”

说话的时候,杨风从凳子上拿出一个木制的锦盒,放在茶几上,用手在木盒子上轻轻的抚摸着。

看到这个木盒子,黎万兴顿时吃惊不小。

他看出来了,杨风手上的这个木盒子,就是当初装载着资料的那个锦盒。

黎万兴的眼光很毒辣,他相信自己没有看错。

看到这里,黎万兴顿时停止了笑容:“杨风,你怎么会有这个盒子?当初不是被神龙门内能够驾驭雷电的高手给抢走了吗?怎么又会回到你手上?”

杨风抬头看着黎万兴:“黎万兴,至于我怎么弄回来的,你就别管了。你自己打开看看,其中的文件是否就是当初的原稿文件吧。”

杨风伸手一推,木盒子滑到黎万兴身边的桌面上。

黎万兴迫不急待的伸出手,打开木盒子,果然看到里面放着一堆的文件。

“还真的是文件!”黎万兴很激动,拿起文件一份一份的看。

当黎万兴看完最后一份文件的时候,终于确信:“没错,这里一共有三百零一份文件,都是之前我看过的原稿!”

杨风微微道:“这一次,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把这些原稿交还给你黎万兴,让你省北张氏免除一场巨大的灾难。但是我有三个条件,如果你能够满足我的话,这笔买卖就算成交了。”

黎万兴眯着双眼,若有深意的盯着杨风,眼珠子溜溜直转。

杨风道:“我知道你想直接抢走文件。如果你对自己的实力这么有自信的话,那么你现在就可以拿着这些文件离开这个房间了。但是能不能走出这房间,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黎万兴凝望着杨风:“杨风,你不会是在炸我吧见?故作高深吓唬我啊?”

黎万兴话音刚刚落下,门外就走进来一个人。

正是雷利。

只见雷利刚进门就把房门给反锁了,然后露出一抹笑容:“黎万兴,你还记得我吗?”

黎万兴好奇的看着雷利:“你的气息的确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我想不起来……”

“既然如此,我就帮你回忆回忆吧!”雷利冷哼一声,然后右手忽然举起。

“轰隆!”

原本平静的大厅,顿时就传来一阵震动咆哮之声。

紧接着,雷利的手上居然多了一股雷电!

蓝色的雷电!

平地惊雷起!

黎万兴倒吸一口凉气:“驾驭雷电,是你,原来是你!”

雷利冷冷的凝望着黎万兴:“看来你的记性很不错,终于想起我来了。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扎纸匠萧如烟的师哥缚雷子,雷利。是杨风的八拜之交。上次出手对付你,只是杨风用的缓兵之计。”

黎万兴感觉心灵都被深深的震慑到了,整个人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缚雷子和杨风的眼神明显的就多了一分畏惧。

杨风沙哑的说道:“黎万兴,现在我们能能好好坐下来聊聊我们之间的交易吗?”

黎万兴心绪浮动,坐落后深深呼吸:“好,说说你的条件吧!”

起初,黎万兴的确起了抢走这个锦盒的主意,但是看到雷利亮出身份后,直接泯灭了黎万兴的这个念头。

对付雷利这种能够驾驭雷电的变态,黎万兴可没有半点把握。

杨风道:“第一,治好我的伤。”

黎万兴道:“没问题。”

他说的很笃定,看都没看杨风的伤势,更没有检查,就直接答应下来。可见黎万兴对自己的医术有绝对的把握。这也让杨风吃了一颗定心丸!

看来妯百阅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啊。让人不服都不行!

杨风道:“我有一个朋友被人下了蛊,毒性很强,此刻昏迷不醒。我也要你帮我治好她。”

黎万兴道:“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未必能够确定治好他的蛊毒。毕竟蛊这个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太稀少了。我对蛊的了解也十分有限,要看过病情后才可确定是否可以治疗。如果能治疗的话,我绝对不推辞,这样总可以了吧?”

杨风点点头:“恩,可以。”

毕竟,黎万兴说的合情合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