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住处,地下室。

这个地下室非常隐秘,平时也就只有少数几个核心的人知道。

地下室很大,采光也特别好,其中有一面墙还设置了很大的窗户,站在窗前可以看到大半个仁湖的情况。

杨风进入密室后,只见云江南仍旧绑在铁板上,周围到处都是飞溅的鲜血,可见之前云江南经过了很强烈的挣扎,导致大出血,但是最终都无功而返。

而身穿一身白色紧身长裙的妯百阅,此刻则安静的站在窗前,背对着杨风,一双深邃的目光凝望着窗外的风景。

杨风没有打扰妯百阅,而是在密室自己的蒲团上盘坐下来,然后把五品春雨丹放入嘴里面咀嚼起来。

“磁磁磁~”

药片进入喉咙,滑入胃部。遇到胃部的水分,很快就融化了。

未几,一股醇厚的气息在杨风的体内爆发出来,顺着血液进入全身的各个部位,乃至四肢百骸之中。

如果说杨风的身体就是一片干涸已久的土地,是一条干涸许多年的河流。那么这颗春雨丹的功效就好像是甘霖……

所谓久旱逢甘霖。

土地开始湿润,河流开始重新注水,万象复苏,草木发芽……

杨风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干瘪的肉体,开始不断的变得饱满,滋润,红润,充满活力。

杨风都被这春雨丹的功效给惊呆了:“好厉害的春雨丹,居然激发了我的生命力,让我干瘪的肉体开始重新发挥出巨大的活力。”

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恢复正常,杨风感到万分神奇:“其实一般来说,我的身体干瘪,我通过自己的小生机术就可以自我调节。奈何七星剑的反噬级别太高了,我靠自己的生机术无法做到自我调节。多少次尝试生机术都没有效果。就是我的生机术级别还不够的原因。这春雨丹最大的功效不是提供生机之力,而是久旱逢甘霖,起到激发的作用。这种激发的能量,正是我现在最需要的。”

“黎万兴一眼就看出我的病症,并且对症下药。真是了不起的大医家!”杨风盘坐入定,双手交叠放在胸前,慢慢的等待着春雨丹完全激活自己体内的活力。

“磁磁磁~”

春雨丹的威力不断蔓延,进入血肉之后,深度进入脏器之中。

干瘪的五脏六腑遇到春雨丹的药力,开始不断地翻腾,最后干瘪的脏器开始翻腾,变得饱满……

五脏六腑的功效都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最后满血复活。

“轰隆~!”

大量的气血开始涌入杨风的四肢百骸之中。

“药力果然很厉害,按照现在这样的进度,我的肉体很快就会得到恢复,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关了——气海,如果春雨丹能够将激发我的气海,那么一切就可以大功告成了!”杨风还是有点紧张的。

杨风深深的知道自己的气海干瘪得有多么严重,之前使用了无数种办法都无法激活干瘪的气海!

气海,才是杨风修行的核心结晶。

如果气海受损,自己的修为就会受到极大的损害。

如果气海恢复,那么自己的实力也会跟着恢复。

“我能不能彻底恢复,就看这个春雨丹能不能激活我体内的气海了!最后一次冲击,开始吧!”杨风开始有意识的引导体内的春雨丹药力全部进入气海之中。

“气海的干瘪是我疾病的最根本,因此要想激活气海,需要大量的春雨丹药力。现在我血肉和脏器都恢复的差不多了。我把体内所有的药力都凝聚起来用以冲击气海,希望可以一次性成功!”杨风自己也是个医家,知道事情的关键。

当下,几乎所有的春雨丹药力都澎湃的冲向杨风体内的干瘪气海!

“轰隆隆~”

药力奔腾,疯狂的涌向杨风的气海。

……

云江南看着杨风的身体一点点的恢复正常,双目圆瞪:“这,怎么可能呢?被反噬成这样都还能够快速恢复?这简直违背常理啊。”

云江南原本心态还比较平和,虽然败给了杨风,还成为了杨风的阶下囚,被绑在这里受尽了人格上的屈辱。但是联想到杨风也受到极大的反噬,从此往后都变成了一个废人。

如此这般,也算是各自伤害,各自悲惨,双方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但是现在杨风的反噬在快速恢复!

杨风的反噬在快速恢复!

这就有点可怕了!

云江南目瞪口呆:“如果杨风恢复的话,那我不就成了彻头彻尾的大输家了吗?杨风不就赢得了一切?不,不能!不能!”

想到这里,云江南撕心裂肺的嘶吼道:“杨风,你不能恢复!你特么的不能恢复!”

云江南想要挣扎着站起身,扑过去遏制杨风的恢复。

但是他一挣扎,全身插满的各个管子就在疯狂的的吸收他体内的精血,让他的身体变得更虚弱,无力,痛苦。最后云江南不得不放弃,重新躺下大口呼吸。

随后,云江南转头看着站在窗前的妯百阅:“还有你,你又是谁?为何站在这里不说话?”

妯百阅没有回答云江南的话,而是看着前方,喃喃自语的道:“刚刚杨风服用的是春雨丹,不出一会儿,杨风的气海就会恢复。一旦气海恢复,那么一切就都恢复了!”

“春雨丹?黎万兴的独门丹药春雨丹?”云江南嘶吼道:“这怎么可能呢?黎万兴不是上次在这里和杨风发生了很大的矛盾么?而且杨风还拒不交换研究所的资料给省北张氏。这么大的矛盾,黎万兴又怎么会把春雨丹这么重要的丹药交给杨风呢?”

妯百阅道:“你也知道春雨丹是黎万兴很重视的几种丹药之一,一般情况下,有钱都买不到春雨丹。省北张氏对春雨丹把控的很严。但是这一次,黎万兴是亲自来到普渡门相赠丹药。”

云江南的精神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不可能。这不可能!黎万兴我最了解不过了,一个唯利是图睚眦必报的家伙,怎么可能会亲自来普渡门给杨风送丹药呢?”

妯百阅淡淡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这不过就是其中一件罢了!”

云江南百思不得其解:“这不可能,你肯定是在骗我。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既然和杨风是一伙的。我要警告你,你最好马上给我放了。不然我大哥知道了我在这里被羁押。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暴怒。我大哥暴怒之下,你们普渡门焉能还有活口?到时候你们所有人都会死在我大哥的手下!”

妯百阅道:“云江南,你就别吓唬人了。你虽然是云飞扬的亲弟弟,但是你在门派中的地位却不高,一直以来都没有受到云飞扬的重视!你的实力在整个省南云家还不太排的上号。如今的普度门已经不是以前的普度门了,云飞扬未必就会为了你而出动真正的云家力量!”

仿佛被说中了心事,云江南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道:“你是谁?”

妯百阅道:“妯百阅。”

“什么妯百阅……什么?你就是妯百阅?!!”云江南刚开始还没怎么重视,但是重复念叨这个名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感到一股说不出的惊悚:“机关算尽三千步,掐指勘破万人心。你就是三省第一智者妯百阅?”

妯百阅淡淡道:“不错。”

云江南吓呆了:“怎么会……我们省三巨头的掌门人多少次去百面山求见,都没能看到你的真容。东三省以大客卿长老的身份邀请你加入神龙门,也被你拒绝了。如今你怎么会和一个弱小不堪的普度门沆瀣一气?”

妯百阅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帮助杨风,纯粹是个人爱好。”

云江南吃惊万分。

别人或许不知道妯百阅的威力和能量。但是云江南确实再清楚不过了。这可是东三省任何一个势力都抢着想要得到的军师级人物啊。

东三省曾经更是放出狠话,就算是灵宝,也远远比不上妯百阅的万分之一。

据说妯百阅能够化解一切的困难!

那可是神一样的存在。

云江南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妯百阅,更没有想到妯百阅居然会和杨风站在一边。

云江南还是很不甘心:“妯百阅,我看你是疯了。多少大门派的掌门人都想把你奉为座上宾,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和杨风这种垃圾沆瀣一气,你这是自毁名声。将来如果传出去了,你的一世英名也就毁灭了。”

妯百阅猛然转过身,凝望着铁板上的云江南,一双深邃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云江南:“不,我看到的恰恰相反,未来的中海省格局,乃至整个东三省的格局,都会因为杨风而改变。”

“哈哈哈……”云江南忍不住嘲弄的大笑道:“中海省的格局会因为杨风而改变?我说妯百阅上师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化武门成为中海省的霸主已经上百年了,这百年来,多少门派和豪杰都妄图改变这种格局,但是从来没有成功过。我省南云家和省北张氏也励精图治想要改变格局,都没有成功。区区一个杨风,他凭什么改变中海省的格局?”

妯百阅不紧不慢,一字一句的道:“一个人未来能够做多大的事情,不在于他现在拥有多强的实力,而在于他做出的选择,在于他内心想要做的事情。我观察中海省乃至整个东三省已久,我相信杨风就是中海省格局的那个变数。那个未知数x!”

云江南还是在冷笑,显然不苟同妯百阅说的话。

妯百阅道:“当然,这种东西不是你这种俗人俗物可以理解的。当杨风把你绑在这个密室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太多你本不该知道的东西,接下来,你没有机会活着离开普渡门了。”

云江南冷哼道:“开玩笑,我大哥知道我遇难后,一定会动用真正的云家力量。到时候你们整个普渡门都会烟消云散!”

不等妯百阅说话,云江南又道:“区区普渡门,有什么资格和我们省南云家做对?有什么资格?”

妯百阅的目光忽然一冷,一字一句的道:“因为有我!我就是普渡门对抗你们省南云家的资格。这还不够吗?”

云江南目瞪口呆!

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再也笑不出来了。

……

仁湖大酒店。

一个特殊的总统套房里。

这一次虽然有五百多个江湖豪杰入住仁湖大酒店,但是给予了套房分配的也就只有三个人。

第一个自然就是魏海清了。

第二个就是眼前这个套房的人士——朱三!

朱三入驻这个套房之后,房间里的顾客就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