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湖广场。

是仁湖内最大的广场,也是之前千湖药家举办最大的盛世的地方。

当初的神医竞赛,就是在这里举行的。

而在御湖广场的尽头,就是一座宏伟的大殿!

原本是千湖药家商议重要事情,接见重要宾客的地方。现在,这里也变成了普渡门商议最重要事情的地方。

此时此刻,五百多名江湖豪杰齐聚在议事大殿。

中海省各行各业的诸多大佬,都汇聚在这里。

巨大的大殿,哪怕容纳五百多个大佬,摆放着五百多个宽敞的座位,仍旧显得很宽敞。

大殿的最前方是一个高台,高台上有一张大椅子。

这张椅子,平时只有杨风可以坐落。当然一些情况下身为副门主的冯东也可以入座。

此刻,座位是空的。

邵天虎和李元昊两个人分别站在位置的左右两侧,仿佛在迎接着什么。

大殿内的其他大佬们早就开始议论纷纷了。

“时间马上就到了,按照约定,杨风会出现在这里,和我们会面!原本我是带着巨额的资金来和杨风谈合作的。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来了这么多人!这让我感觉杨风未必会多么的重视我啊。”

“杨风是近期中海省内最闪耀的新星。江湖上都不在流传什么烟雨青云路了,而是在流传烟雨风。杨风的名气,还真是增长的快啊!”

“杨风太猛了,我要是能够和杨风这样的人建立合作,那我未来的生意肯定就不得了了!”

“我纯粹就是敬仰杨风的修为和为人,这一次来这里是为了拜师。就不知道杨风会不会看上我,马上就要见到杨风,还真是有点紧张啊!”

“……”

廖海兵也在人群中坐着,看到这样声势浩大的场面,廖海兵都惊呆了:“真是没想到,一个普渡门居然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来了五百多名江湖豪杰,其中很大一部分都颇有实力。我会昌市可是万万没有这样的号召力啊,杨风的名威真是太响亮了。亏得之前我还撺掇大家起哄说杨风死掉了。要是杨风追究起来,我岂不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廖海兵感到很紧张。

原本他还有点优越感,但是此刻看到如此大的场面,他完全被吓呆了。

魏海清和艳子坐在做前排正中间的位置,显示出他们过人的地位。

看到这样的场面,艳子也略感吃惊,轻声道:“门主,这个杨风在江湖上的名声还真不小呢。如果能够成为门主的朋友,以后我们的事情就好开展的多了。”

魏海清也很满意的看着这样的场面。不过魏海清的脸色很平静,显然见惯了这样的大场面。

艳子道:“门主,你也应该对杨风很满意吧?”

魏海清道:“恩,一个市级的门派,能够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我也是感到很意外的。不过也只有这样的杨风,才有资格和我魏海清成为朋友啊。”

艳子微微含笑:“恩!还有最后五分钟了,我想杨风应该不会迟到的。”

这时候,站在前台上的邵天虎开口道:“诸位,还请你们保持安静,我们门主马上就要到了。”

场上顿时安静下来。

可见,大家还是很给杨风面子的。

……

御湖广场后方,杨风一点点的走向议事大殿的后门。

凝望着前方的大殿,杨风深深叹息,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终于来临了!之前我一直很害怕面对这样的场面,现在事到临头了,我反而内心保持着让我自己都惊讶的平静!”

邵青不忍道:“杨哥……”

没等邵青开口说话,杨风伸手制止道:“邵青你知道么,当我决定解散普渡门保护大家的时候,我内心是那么的不甘,我是那么的怨愤。我是那么的憎恨,恨天恨地恨我自己。但是此时此刻,我内心反而平静了,甚至感到很庆幸!”

邵青清晰的感觉到,杨风的心态的确已经变得非常的平和。

那种泰山崩于前而仍旧心如止水的平静。

一种勘破了红尘,看破了兴衰成败的宁静。

让邵青感到深深的敬佩。

邵青反复的考虑过,如果换成自己是杨风的话,只怕早就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而直接发飙甚至直接崩溃了。

杨风继续说道:“现在我的心中只有满满的庆幸和敬畏,我庆幸我把普渡门带到这样的绝境之中,我手上居然还有底牌能够让普渡门的所有人全身而退,下半生安然无忧。我庆幸我能够在最后的时刻,还能够善待好我的兄弟,手下。这种感觉是多么的美妙啊。之前我总是抱怨苍天不公,但是我现在想想,苍天其实很公平的,让我还有退路可走。我对苍天是充满了敬畏的。”

邵青哑口无言,只觉眼前这个跄踉的衰老的身影,此刻仿佛完成了一种升华!

虽然杨风此刻没有一丝一毫的真气,但是此刻的杨风比以前更加的令人敬佩,比以前更加的伟岸!

杨风的境界,仿佛完成了一次华丽的升华。

这种感觉,说不出来。

正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一阵掌声:“说的好。”

杨风和邵青都感到十分诧异,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前居然有人说话。两人同时抬头看去,但见前方站着三个人。

正是妯百阅,雷利和冯东。

鼓掌的人是妯百阅。

她清澈而深邃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杨风。

哪怕看到杨风衰老得如同一个老人,妯百阅的眸子里也没有半点变化。

“百阅上师?!”杨风大吃一惊,随后双手抱拳,作揖道:“百阅上师,您怎么来了?”

对于百阅上师,杨风是充满敬畏和感激的。

敬畏是源于妯百阅那博古通今,扭转乾坤的强大手段。

感激是因为妯百阅不计得罪省巨头也帮自己度过难关。

妯百阅道:“是啊,我来了。”

杨风询问冯东:“冯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东把事情的经过快速的讲述了一遍,最后还把妯百阅的方法也讲述了一遍,最后道:“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杨哥,我们命大,还不需要走那最后一步。”

妯百阅挥挥手:“雷利,时间很紧,你和冯东去议事厅,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吧!记住了,江湖上没有人知道你和我的关系,这一层关系,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公诸于世!”

“是,上师!”雷利恭敬的行礼,然后带着冯东快速的前往前方的议事大殿。

邵青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杨哥,真是太好了。我也去议事大殿帮忙!”

说完,邵青紧跟着冯东雷利离开了。

场上,只剩下妯百阅和杨风两个人。

妯百阅一言不发,凝望着杨风,眼睛里面含着三分笑容。

杨风凝望着妯百阅,良久都没有开口。但是杨风的眼眶里却噙满了湿润。

如果是以前的杨风,遇到这样的情况,只怕会顿时惊喜得跳起来大声呼喊。但是如今,杨风却很平静,片刻后恭敬的深深作揖:“多谢百阅上师!此等恩情,我杨风铭记在心,永世不忘!”

不管妯百阅出于什么目的帮助自己。

只要能够帮助普渡门度过难关,就足以让杨风充满感激。

妯百阅上前一步,伸出纤纤右手,托住了杨风抱拳的双手,防止杨风继续作揖:“杨风,你不要谢我。或许这就是你我之间的缘分!”

杨风抬起头,看着妯百阅,嘴角露出灿烂的微笑。

妯百阅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如请我到你居住的地方去喝杯茶如何?”

“好,上师请!”杨风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在前方带路。

杨风知道,妯百阅突然提出喝茶,并非真的是想和自己喝茶。只不过不想自己继续停留在议事大殿外。毕竟这里人多眼杂,一旦被江湖豪客们看见杨风现在这个样子,会影响普渡门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声威。

妯百阅的每句话,都带着强烈的目的性。

一路上杨风都很平静,并没有狂喜。

回到住处,客厅里,杨风亲自为妯百阅泡茶。

妯百阅座落下来,并未伸手去拿起茶杯喝茶,而是看了杨风一眼:“你好像很平静?”

杨风道:“一个真正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心中难免就平静许多。”

妯百阅道:“我知道,这并非你装出来的。现在的你,和几天前的你,颇有不同。你的心境比以往更加的强大,浩瀚。”

杨风道:“多谢上师夸赞。我想以上师这般的身份地位,还有见地眼光,应该很少夸赞别人吧?”

妯百阅道:“不错,这么多年来,我很少夸赞过别人。”

杨风淡笑道:“看来这是我的荣幸了!”

妯百阅嗤笑道:“你这个人还真是有意思,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杨风抿了口茶:“爱笑的人,运气总是不会太差。”

妯百阅道:“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帮你吗?”

杨风道:“若是上师想告诉我,就算我不问,上师也会有一万种方法让告诉我的。如果上师不想告诉我,我想不管我怎么询问,上师也不会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