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注定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滞留在仁湖酒店的四百多名江湖豪杰们个个都睡不着觉,盖因他们的老大都被普渡门的副门主冯东叫走了!

原本这些手下们以为冯东叫走他们,最多也就是问个话,或者就普渡门纵容酒店服务生肆意杀人的事情给一个交代。

但是他们的老大被叫走,足足四个小时都没有回来!

手下们纷纷联系他们的老大,结果联系不上。

询问普渡门的人,也询问不上。

这一下,手下们有点惊慌了。

不少人都表示要上前兴师问罪。

可是坐在大厅里面吃夜宵的魏海清又拦着他们,不让这些手下们去兴师问罪。

如此,他们就被彻底的堵在酒店里,十分的惊慌。

“玛德,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这和等死没有什么区别!”

“没错,我认为杨风这个时候正在虐待我们的老大,想要屈打成招,强迫我们的老大归顺杨风!”

“杨风真是太险恶了!今天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够让老大遭罪!”

“不行,不能继续等了!”

“实在不行,我们就和杨风拼了!”

“……”

这些人纷纷叫嚣着。

就这个时候,三十二个老大锤头丧气的从门外走进了酒店大厅。

手下们看到自己的老大归来,纷纷迎了上去,三五成群,分成无数细小的团队阵营。

“曾海门主,你没事吗?”

“是啊,曾海门主,你能够回来我们真是太开心了。我还以为杨风要对你们不利呢!”

“吴强门主,你回来太让人高兴了。看来杨风没有把你怎么样啊。”

“陈进门主,你没事吧?“

“廖勇门主……”

手下们都很开心。

这时候只听曾海来了一句:“好了,大家以后记住,不要在普度门内生事了。普度门和杨风都是我们的朋友。此前折腾死十二名美女的事情也不是杨风的人所为……”

大家都惊呆了。

吴强也紧跟着道:“曾海说的不错,以后杨风就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不能在这里生事,都给我放规矩点!”

陈进道:“没错,以后杨风就是我们最好的朋友,谁也不能够在杨风的地界上胡来,否则我陈进第一个饶不了他!”

“……”

一个个掌门人接连发话,让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这些核心人员还没明白过来具体的原因,但是他们都知道——杨风惹不起!

连掌门人都这么发话了,他们这些做手下的人还能说什么呢?

……

角落处,艳子也惊呆了:“我滴个天啊,杨风还真的有通天的本事啊,居然在短短的四个小时时间里就搞定了这三十二个掌门人。这三十二个掌门人,至少掌控着五六个地级市的江湖啊。远超过中海四市!”

其实,一个掌门人并不等于一个地级市。比如中海市,之前就有千湖药家,周家,黑龙帮,凌家,李家等多个比较拔尖的势力。一个势力出一个掌门人,也就是说中海市原先就有五六个拔尖势力的掌门人了。

三十二个掌门人,合在一起掌控着五个地级市的江湖。

魏海清道:“我核算过这些人的地方,三十二个掌门人全部加在一起,刚好掌控着六个地级市的江湖。中海省一共有二十三个市,如今杨风手上已经掌控着十个地级市的江湖。小半个江湖都在杨风手上了。”

艳子道:“想想还真是令人吃惊啊。杨风的行径,的确让人佩服。不过他终究还是难成气候。这二三十个地级市,大部分都是省三巨头不管的。因为地级市的平台太小了,小到省巨头都懒得花费精力去打理。”

魏海清夹了口烟:“你这句话说的好,地级市的舞台终究还是太小了。就算杨风把这二三十个市全霸占了,也仍旧只不过是一头比较大点的苍蝇罢了。”

艳子道:“可不是么。真正的舞台在省会江宁!还有另外一座副省级城市——铜城。这两个副省级城市才算得上是精英荟萃,高手如云,英雄辈出。只有进入省会江宁的门派,才算得上入了全省的江湖。只有在江宁立足的门派,才算是在中海省有立足之地!”

魏海清沉声道:“这句话倒是实话。二十三个地级市的门派,无一不梦想着进入省会立足。二三十个地级市内的修者,也无一不想进入省会江宁寻找机缘!没有见过江宁江湖的修者,算不得是真正的修者。”

艳子深深点头道:“门主所言极是,依我看来,杨风在二十三个地级市当中,已经算是出类拔萃的了。论实力能够排进前五了。但是能否有机会进入省会江宁,还是个未知数。毕竟省会江宁的可怕,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魏海清道:“我看好杨风,以他的野心,未来肯定会进驻省会江宁。”

艳子倒也没说什么:“看来门主对杨风很满意了,这一次结盟的事情没什么好忧虑的了。”

魏海清道:“恩,这一次我们考察杨风,结果令我很满意。我想这一次结盟肯定会是一次很愉快的结盟。”

艳子也道:“来这里这么多天了,我亲眼见识了杨风的手段和胆魄,还有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野心。我敬重杨风这个盟友,我想十字门内的其他人,也都会认可这个盟友的。”

魏海清深深的夹着烟,并不说话。

……

杨风住处。

冯东拿着三十二张盟书摆放在杨风身前。

冯东深深的吸了口气:“杨哥,成功了。”

杨风仍旧盘坐不动,但是冯东能够感觉到杨风的身体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松弛了很多。

冯东继续道:“小梅的到来,说出的证词对我们谈判起到了很大的助力。如果没有小梅声泪俱下的讲述,这些掌门人们不会那么深切的体会到廖海兵的邪恶。这无疑更大的展现了我们普渡门的正面形象。这一步,很重要。”

杨风缓缓睁开双眼:“继续说。”

冯东道:“那些人知道死人事件并非我普渡门的人造成的,而是廖海兵所为后。对我们普渡门的怒气也就消散了。后来我以他们击杀了我们酒店无辜人员为由要找他们算账,他们当中很多人就底气不足了。加上雷利的震慑,他们很害怕我们找他们算账。毕竟他们理亏在先!就在他们心存内疚和恐慌的时候,我提出了结盟的方案,他们也就在考虑了。但是他们原本都有自己的后台,因此不给出实际的利益,他们怕是不会真正的结盟。为此,我私下做主,每个月卖给他们一定量的丹药和药材原料。有了这些保障,他们很快就同意了。”

顿了顿,冯东继续道:“秘密结盟,他们有保密协议。如果有人泄密,我说了,格杀勿论!他们都同意了。”

冯东都有点小激动:“如今,会昌市,于都市,广元市,靖西市,水东市五个环绕我们中海四市外围的地级市,已经尽数成为了我们的盟友。我承诺三个月内就卖给他们第一批丹药!以稳定人心。“

杨风微微点头:“你做的很好。结盟,除了震慑和信任之外,也需要利益往来,否则这种结盟关系是不稳定的。”

冯东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杨风道:“如此说来,以我们中海市为中心,环中海九市都是我们普渡门的势力范围了。”

“没错。”冯东拿出一张全省的地图,摊开后道:“杨哥,你看。以我们中海市为中心,环中海九市都是我们的范围了。江宁在我们的东侧,和水南市接壤。而水南市又和会昌市接壤。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势力范围,以会昌市为边界,距离江宁只隔着一个水南市了!”

杨风道:“水南市的南拳门实力强大,不可小觑。”

冯东道:“没错,从地图上看,我们中海四市的土地面积加起来还没有一个水南市大。而江宁就更大了……就算是我们环中海九市的面积全部加起来,也没有江宁的一半面积大,大概也就相当于江宁的四分之一。江宁实在是太大了!不愧是无数修者的天堂!”

杨风也饶有兴趣的站起身看着地图:“中海市的东边连着会昌市,会昌市的东边接壤水南市,水南市的东边就连着江宁。江宁的土地面积还真是大啊。简直如同一头滔天巨兽。独傲整个中海市!”

看着江宁,杨风就像看着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就算只看这地图,就能够感觉到江宁市的江湖之水深不可测。要想在江宁立足,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冯东道:“杨哥,你再看西边。我们中海市连着西海市,西海市连着铜城。铜城的土地面积也很大,和我们环中海九市加起来差不多。不愧是中海省的第二大副省级城市。也是不容小觑啊。”

杨风点点头:“如此说来,我们就算结盟了环中海九市,在整个中海省的版图上也是不值一提了。难怪省巨头对其他的二十多个地级市从来都不管不顾。我以前还以为是省巨头的精力时间有限的缘故。现在看来不是啊。而是省巨头根本就看不上江宁之外的地方。”

冯东看着地图上那江宁巨大的陆海域面积,心中也是感到万分震撼:“看着这地图,我恍然也有同样的感觉!”

杨风凝望着地图,良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冯东也都愣住了。

过了很久,杨风才喃喃道:“原先我还在为搞定环中海九市而沾沾自喜,现在我发现这实在没什么好惊喜的。不入江宁,就无法在中海省的江湖上扬名立万。江宁,才是真正有志之士的舞台!”

说完,杨风重重的在江宁的地图上一拍:“冯东,总有一天,我们会足够强大;总有一天,我们会轰轰烈烈的进驻江宁,成为江宁的搅局者!”

冯东也是感到一阵热血沸腾,重重道:“杨哥,我相信有这么一天,而且不会很远!”

杨风笑了。

冯东也笑了。

杨风道:“好了,你去帮我约一下魏海清,明天上午八点,我要亲自请他吃早饭。到时候你和雷利跟我一起来。”

冯东松了口气,杨风终于决定了要和魏海清见面了!

这也就意味着普渡门和十字门的公开结盟,即将拉开序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