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紫嫣话刚刚说完,就发现自己说出的话并不符合自己的形象气质。

刚刚也许是因为气急,也或许是因为积压已久的怨气,也或许是因为慕紫嫣对杨风憋着已久的爱慕,导致慕紫嫣说出这样的话来。

陈静听了这话,顿时感到十分尴尬。

原本她只是一片好心,单纯的想要来看看杨风。毕竟陈甜的说法是,杨风被弄死了,陈静才这么担心的。

但是来到这里之后,陈静彻底傻了眼。

遇见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白姐,已经让陈静感到很诧异了,同时也让陈静感到很大的压力。

现在又来了一个慕紫嫣,这就让陈静的心理压力更大了。

慕紫嫣这么一质问,陈静心中除了紧张,还有强大的压力:“那一晚,其实我们……”

慕紫嫣已经缓过神来,当下微微一笑:“陈静妹妹,刚刚我不过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说完,慕紫嫣还很温柔的拍了拍陈静的肩膀:“陈静妹妹,其实我也还不是杨风的女朋友,所以你不要感到紧张!”

轻微一笑,慕紫嫣没有继续看陈静,而是看了眼白姐:“杨风呢?”

显然,慕紫嫣早就意识到了,相比陈静,白姐才是个真正的角儿。

陈静这种人显然很难深度介入杨风的心里,但是白姐这种土匪大姐和杨风本就算同一条路上的人,而且长时间作为杨风身边的财政大臣,日夜接触。这才有可能得到杨风的心。

白姐看着慕紫嫣,两个人眼神对望,颇有几分火药味儿。

白姐指了指身后房间的门:“杨风就在里面,我看慕总已经担心的不行了,那就快去看看风哥吧。”

慕紫嫣没有多说话,快速的进入房间。

当慕紫嫣看到杨风的现状后,也是惊呆了。

这不是慕紫嫣第一次看到杨风受伤的样子。但是如今再看到杨风浑身是血的样子,慕紫嫣尤其难受,站着一动不动,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杨风!”

慕紫嫣在床榻旁边座落下来,轻轻的伸出手,抚摸着杨风的脸蛋:“杨风,你这个骗子,你就是个大骗子。前两天还在人家大美女陈静的房间里过夜,那时候我还对你有芥蒂,觉得你是个大骗子,那时候我还对你很不爽。可是你一转眼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我还是心疼你啊,我发现我还是放不下你……”

说着说着,慕紫嫣的眼泪便忍不住的往下掉。

……

门外,白姐和陈静都听到慕紫嫣在房间里发出来的阵阵抽泣声。

陈静和白姐顿时停下了交谈,同时看着房间的方向,透过虚掩着的门,隐约的看到慕紫嫣伏在床头上轻声的抽泣着。

陈静指着房间,轻声的问:“白姐,这个慕总对杨风的感情这么深啊?”

白姐道:“那是自然了,虽然杨风和慕总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杨风和慕总认识的时间比我早。最开始的时候,杨风是平安医院的一名女医生的助理,那名女医生叫做麦秋雁,也是个大美女。不过杨风所在的平安医院,是慕紫嫣的龙药集团旗下的一所大型综合性医院。杨风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慕紫嫣的。两个人感情是有的,也比较深。后来杨风开始出来单干的时候,杨风的敌人好几次抓捕慕紫嫣,用慕紫嫣作为人质威胁杨风。你猜怎么子?”

陈静问道:“后来怎么子了?”

白姐道:“每一次杨风都独自前往救援慕紫嫣。特别是面对周家老祖宗的时候,杨风居然也独自前往,那一次差点杨风都死了。但还是舍命救下了慕紫嫣。现在你知道他们的感情了吧?”

陈静脸色微微一红,转头看了眼房间里面抽泣着的慕紫嫣,微微道:“难怪慕总会这么伤心,原来慕总和杨风之前经历过那么多生死危机。”

陈静喃喃自语道:“看来,杨风还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啊!在如今这个现实的社会中,能够遇到杨风这样的人,确实很罕见了。”

白姐很诧异的看着陈静,仿佛没想到陈静听了杨风和被的女人如此生死与共,居然还能做出这么高的评价。

白姐也是佩服陈静了,顿时觉得陈静这个女人很不一般,好奇问道:“陈静妹妹,你看到杨风身边有这么多女人在转悠,难道你就不觉得杨风的人品有问题吗?你不觉得杨风到处拈花惹草很不好吗?”

陈静道:“没有啊,刚刚你也说了,杨风没有过女朋友。而且杨风有情有义,哪个女人都会喜欢的。也很正常吧!”

白姐忽然笑了,笑得风情万种。

陈静看到这样的笑容,顿时都被迷住了。

美女陈静见过不少,但是像白姐此刻这般风情万种的女人,陈静还是第一次见到。

白姐道:“陈静,我发现你还真是个独特的女人。看来风哥的眼光还真是不错,但凡接触的女人,都很不简单。”

陈静没有多说话,只是微微低头。

片刻后,慕紫嫣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直接来到白姐身前,凝望着白姐道:“杨风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没有医生给杨风治疗?”

白姐详细的讲述了一遍战场上发生的经过,最后道:“风哥的伤势很不寻常,我们都没有能力治疗。东海邵家的邵青正在赶来的路上。相信很快就会到了。”

慕紫嫣没有再说什么,坐下来猛喝茶。

过了约莫二十多分钟,房间门被推开。

只见邵我行和邵青两个人走了进来。

刚刚进门,就听到邵我行那霸气的叫嚣声:“真是该死,居然有人胆敢伤到我杨哥”!

邵青一身青衣,快速走进门:“杨风呢,在哪里?”

白姐道:“在房间里,我带你去。”

“恩,快走!”邵青走的很快,三两下来到房间。看到杨风的伤势后深深皱起眉头:“怎么伤得这么重?”

白姐道:“主要是被黎万兴重伤了。”

邵青将道:“万兴之下,中海无医。省北张氏的炼药长老黎万兴。杨风居然和这样的高手对决,真是太可怕了。”

白姐连声问道:“邵青,风哥的伤势怎么样?”

邵青道:“我刚刚查看了脉搏,问题不大。应该是精神和脉络消耗过大,导致器官出现了轻微的衰竭。因此看起来虽然伤势不大,但是想要好转却也不容易。”

白姐道:“没错,之前邵天虎也查看看过风哥的伤势,说是伤势不重。可就是服用血菩提也不管用,大家都不知道症状处在什么地方。看来还是邵青你厉害!”

慕紫嫣问:“那,杨风能够治疗吗?”

邵青道:“还好我来的早,要不然就麻烦了。你们都出去吧,接下来我要为杨风治疗了。”

……

客厅,慕紫嫣,白姐和陈静三个人坐在茶桌旁边,静静的看着紧闭的房间大门。

三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都很担心杨风的伤势。

白姐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的喝了一口:“邵青是个医家,医术高明。也正确的诊断出了风哥的症状,相信过不了多久,风哥就会好起来的。”

陈静这时候道:“慕总,白姐,我知道我现在待在这里不太合适。但是你们放心,我不是那种胡搅蛮缠不知道分寸的女人。等杨风醒来,我就离开这里。现在杨风伤成这样还昏迷不醒,我实在是很担心,还请你们原谅我继续待在这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