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子凡说的从容不迫,带着一股让人不可抗拒的威严。

冯东都吃了一惊,没想到吴子凡居然会当众说出这样的话。

邵天虎马上传音给冯东:“冯东,这个老匹夫居然想招安我们普渡门,莫非是疯掉了吧?大拳师吴子凡虽然厉害,但是据我所知,他在中海市并没有很强大的后台啊,现在居然胆敢招安我们普渡门这个烫手山芋,不怕被烫死?”

冯东传音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且等我探探他的口风再说。”

冯东凝望着吴子凡:“原来前辈是为了这件事而来,可是既然前辈有心招安我们普渡门,想来前辈对我普渡门肯肯定很了解了。但是我们对前辈的了解却一无所知。”

吴子凡眯起双眼,静静的看着冯东:“我若是说出来,怕你做不了主啊。”

冯东道:“杨哥也是人,只要这件事情对普渡门有好处,能够符合杨哥对普渡门的发展规划,招安也不是不可以谈。治好合情合理,我即便做主了,杨哥也不会反对。”

冯东这话就说的有目的了,明显是为了吻住对方,以便继续探听到后面的信息。

吴子凡道:“好,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那么我和你啰嗦几句也不算什么,反正这一切迟早都要说的。”

冯东其实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归顺任何势力门派,这是杨风的底线。

冯东也明白,此刻事发突然,冯东不过是借此向吴子凡打探一些消息罢了。

冯东道:“大师请说。”

吴子凡道:“我吴子凡师从形意十二门,六岁开始练拳,二十岁小成,现在五十岁,火候十足,隐隐有大成的趋势。回到中海省后,我四处挑战各个拳手,终于成为了一代大拳师。在整个中海省,单论拳法,能够和我媲美的也不过四个人罢了。即便是省级的三巨头都多次想邀请我去做客卿,结果被我拒绝了。单凭我这份实力和名望,难道还不足以诏安你区区普渡门吗?”

这些话说出来,的确让冯东等人感到吃惊。

冯东微微道:“看来前辈还不知道我普渡门面临的情况……”

冯东还没说完,吴子凡就打断道:“你们的那点事情,我知道。不就是刚刚和省级三巨头大打出手了一次么。导致你们现在损失惨重。”

冯东凝望着吴子凡,一字一句的道:“不错。眼下的普渡门已经成为了省三巨头的眼中钉,肉中刺。前辈就敢接下这块烫手山芋了?”

吴子凡傲然道:“要是我吴子凡这点本事都没有,我还敢来这里谈招安吗?”

冯东道:“愿闻其详。”

吴子凡道:“这你就别管了,我背后有人。并非我一个人。再说了,就算是我一个人,也未必就不能招安你们普渡门了。”

冯东沉默了。

吴子凡继续道:“我知道现在的普渡门很快会面临省南云家的报复。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省南云家的人或许已经来到中海市了。如果你们还找不到靠山的话,云家的高手马上就会来到仁湖,一举歼灭你们。到时候你们普渡门也就不存在了,更别说什么诏安投降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投靠我吴子凡,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冯东保持沉默,给邵天虎传音道:“这个老皮肤没安好心。但是他说漏嘴了,他说省南云家的人可能都已经来了,可以借机探寻一下具体的信息。”

邵天虎也点点头。

冯东开口道:“前辈刚刚说省南云家的人或许都已经来中海市了,我看这有点言过其实了吧。江宁到这里可不算近,省南云家就算要调遣高手,恐怕也要花费一点时间。”

吴子凡猛然道:“你以为我是在蒙骗你吗?我已经得到消息,省南云家的人已经到了中海市。这一次领头的人乃是省南云家家主云飞扬的亲弟弟云江南!这可是冠绝整个中海省的顶级高手。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云江南很快就会对你普渡门下手。到时候你们的灭顶之灾可就要降临了。”

冯东听后只觉浑身发冷,如果不是强忍着,只怕腿脚都会哆嗦。

吴子凡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我给你们考虑的时间不多了,你们最好考虑考虑,错失了这次机会,你们普渡门可就彻底不存在了。”

说到这里,吴子凡猛然站了起来:“我给你们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清晨,如果你们还没考虑清楚,那么就别怪我不再给你们机会了。”

说完,吴子凡便栓双手负背,大步流星的走出了会客厅。

吴平很不爽的瞪了冯东一眼,也跟着离开了客厅。

客厅里,冯东,玄一真人和邵天虎三个人鸦雀无声,每个人的额头都冷汗涔涔。流个不停。

玄一真人喃喃道:“省南云家的动作也太快了吧。事情才过去短短一天不到,省南云家的高手就已经来到中海市了。而且领头的人居然是省南云家家主云飞扬的弟弟云江南。这阵容也够庞大的。”

邵天虎道:“云江南的实力尤在黎万兴之上,而且我们废掉云少的消息怕是传出去了。省南云家这一次来,只怕手段凶残,会十分残暴!这才是最可怕的!”

冯东道:“嗯,我让欧阳晋派出人手去调查一下省南云家的人马现在驻扎在什么地方。也好让我们做出应变的办法。”

玄一真人道:“人海茫茫,省南云家来的又都是高手,能打听到吗?”

冯东道:“既然这次省南云家的目的是要灭绝我普渡门,那么必定会带大几十号人来,人一多,动静也就大了。我们在中海市手下有那么多的人马,肯定可以打听到一点蛛丝马迹。”

邵天虎道:“嗯,眼下我们也只有这样了。”

冯东马上打了欧阳晋的电话,说明事情缘由,然后才挂掉电话:“这一次,才是我普渡门真正的危机啊。”

邵天虎也是眉头紧皱:“是的,我本以为杨哥接手千湖药家之后,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段时间的平静日子。但是万万没想到,才过了短短十几天的时间,省巨头的爪牙就伸过来了。这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我们普渡门未必有能力完全应付。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冯东眉头紧皱:“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一个门派,单靠理想是没办法活下来的。多少门派,多少人为了活着,都需要靠山啊,这现实社会上最现实的一个问题,没有后台和有后台,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邵天虎道:“就算真的要找靠山,也绝对不能够找吴子凡。吴子凡虽然厉害,但是和省巨头比起来还是差距太大了。这年头一旦找了靠山,就意味着自己的利益和靠山结合在一起,也意味着自己的命脉都被靠山捏在手里。后面想要脱身,那就难了。”

冯东道:“这些都只是我们的讨论,一切都要等到杨哥醒过来才能定论。这件事情,整个普渡门只有杨哥才可以做主。”

邵天虎和玄一真人也都点头认可。

冯东道:“今晚搞不好还会有什么变化,我们三个就留在这个会客厅修养吧。在杨哥醒过来之前,我们必须顶上。”

邵天虎道:“好,我没意见。”

玄一真人道:“嗯,我也没有意见。”

三人在会客厅的一处休息空地上盘膝打坐,运转真气,开始加速疗伤。

……

晚上九点。

会客厅的大门忽然敲响。

“咚咚咚”

敲门声很急促,好像有什么十分紧急的事情。

“进来!”冯东简单的说了一句。

只见欧阳晋迈步走了进来,躬身道:“副门主,是我欧阳晋。你让我调查的事情,我已经有消息反馈了。”

冯东猛然张开眼睛:“说。”

欧阳晋道:“今天下午,凌北川和李书记两个人到机场接人,接的人正是云江南。和云江南一起来的还有五十个人。其中五个异能三级的高手,另外五个则是气海境界的高手。”

冯东听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五个异能三级的高手,五个异能四级气海境界的高手。加上一个比黎万兴还要可怕的云江南,这样的阵容简直前所未有,放眼全省,都足够让全省的黑白两道感到惊悚颤抖了。

冯东道:“他们落脚地方在哪里?”

欧阳晋道:“就在距离仁湖二十公里外的一个私人山庄。我特意打听了一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云江南会在今晚对我们动手!”

“什么?今晚就对我们动手?”冯东大吃一惊。

盘坐中的邵天虎和玄一真人顿时也睁开双眼,凝望着欧阳晋。

欧阳晋道:“是的,这个消息我已经反复求证,各种迹象都表明,云江南会在今晚动手,而且动手的时间都不会太晚。”

冯东道:“我知道了。你吩咐下去,仁湖全部戒备,发现任何异常,直接告诉我。”

“是,我这就去安排。”欧阳晋恭恭敬敬的转身离开。

玄一真人直接叫道:“我靠,云江南这家伙来的还真是快啊。看他们这般气势汹汹,怕是要下狠手了。冯东,你快想想办法啊。”

冯东道:“我也没办法,召集所有异能境以上的高手,去杨哥的住处吧。”

……

杨风住处。

邵青仍旧在房间里,房间的门紧闭着。

陈静三个人则很紧张的在客厅待着。

片刻后,冯东便带着大队人马推门而入。

冯东,邵我行,邵天虎,黑熊,玄一真人,江若离,李元昊,以及另外四名来自东海邵家的异能境高手。

十一个人浩浩荡荡进入客厅。

如此大的阵仗,直看得陈静吃惊不小。她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的修为,但是也看得出来这些人个个都不是凡人,气息强大,令人生畏。

冯东刚进门就问:“白姐,杨哥的伤势怎么样了?”

白姐道:“邵青正在里面治疗,现在还不知道情况。”

冯东点点头,伸手指着巨大的条形茶桌:“大家都坐下讨论吧,不必拘谨。”

坐落后,江若离蹲下身为大家泡茶,大家也都心事重重,气氛显得十分沉闷。

冯东道:“诸位,刚刚得到消息,云江南带着五十名高手已经扎住在距离我们二十公里外的地方,其中有五名异能三级的高手,五名气海境界的高手。加上云江南这个可怕的高手,阵容极其强大。有痕迹显示,今晚云江南就可能对我们发起攻击。因此我才召集大家来这里商量策略。现在我有两个方案。”

冯东说话的时候目光扫过全场:“第一个方案就是等杨哥醒过来,一切事情由杨哥来做决定,这是最好的办法。但是现在杨哥昏迷不醒,万一云江南的人攻进来的时候杨哥还没醒,那么我们就只能商议第二套方案——凭借我们拼死抵抗云江南,还是现在就带着仁湖的核心人员和物件,先战略转移?”

冯东顿了顿,继续道:“是抵抗?还是战略转移,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