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众人不认识药鑫,而且也没人知道千湖药家,因此他们完全不理睬药鑫。

莫说对方只是药家一个三代成员,就算是二代一代甚至是老族长,他们也不会给面子。

不过慕紫嫣神色很凝重,别人或许不知道千湖药家的存在,但她则是知道的。

几年前,她曾想请药家的人加入研究基地,奈何药家眼高于顶,根本看不起她们这些世俗中人,所以拒绝了。

并不是慕紫嫣当时舍不得花费重金请千湖药家的人,而是人家根本就不稀罕那点钱。对于药家这种以药入武道的家族而言,几个亿在他们眼中分文不值,还不够平时的零花钱呢。

不过千湖药家成员出现,给慕紫嫣带来一丝丝的希望,毕竟张仲德属于药家外门成员,相信药鑫会帮助张仲德挽救名声吧?

“药鑫,药鑫小兄弟,他们居然藐视药家。”张仲德见这个剑眉星目的男子出现后,激动道。

“啪!”叫做药鑫男子二话不说,一巴掌掴在张仲德脸上:“你这丢人现眼的家伙,还敢对外宣称是我千湖药家的人?”

张仲德这么大年纪的人还被打脸了,只觉脸都丢尽了。但是张仲德只是捂着脸,不敢说话。大概是怕了千湖药家吧!

“张仲德,你只是我药家一个外门成员而已,居然也好意思说是药家的人,从现在开始,你不再属于药家的人。”药鑫冷漠道。

张仲德承受不住这打击,差点就晕倒。

在此之前,他不但是神医,也是龙药集团的首席神医,可就转瞬间,他就变得一无所有,不但名声扫地,而且还被人好似踢皮球般。

慕紫嫣失望至极,本指望千湖药家能为张仲德挽回名声,只要张仲德的名声挽回了,龙药集团颜面也就不会失尽。可她没想到,药家这成员二话不说,直接宣布张仲德滚蛋。

杨风感受到药鑫身上的气息很强,有一股强者的气息。

行云流水般来到杨风身前,药鑫问道:“你是杨风。”

“不错,正是。”杨风不卑不亢道。

哼!

药鑫冷哼一声,快速出手,他的速度很快,一巴掌便打了出去。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声传来,众人以为药鑫当众给了杨风一巴掌,只是当看清后,才发现被打的人并不是杨风,而是张仲德!

张仲德又被打了一巴掌,两边的脸都被打得高高的肿了起来!和猪头一样。

被打脸的张仲德却仍旧不敢说话。按照张仲德的性格,要是打他的是别人,只怕他肯定要跳出来发飙了。但是药家的人打他脸,他却一声都不敢吭!

“杨风,我这一巴掌打的怎么样?”药鑫问道。

“速度不错,力度也控制的很好。”杨风神色平静道。

张仲德的敢怒不敢言,满脸的委屈。

药鑫一脸高傲道:“你的正骨法,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药家无论治疗任何病情,都可以拈手即来。”

只见药鑫缓慢的抬起手,拇指掐在中指部位,做出一个很潇洒而且随意的动作。

张仲德立即捂着自己的猪头脸,担心被药鑫再次打一巴掌。

随着药鑫掐出的手诀,杨风发现一个高脚杯中红酒,出现一团氤氲的水雾。随后,药鑫弹指而出,水雾快速进入张仲德两边的面部,奇迹发生了,张仲德原本红肿的脸,居然出奇的恢复了。

“好了,好了,我的脸居然好了。”张仲德摸了摸脸,激动道。

药鑫确实很有手段,他随意露了一手,便让所有人惊讶万分。

“杨风,我药家可有资格媲美神医神农?”药鑫背负双手,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问道。

“神农乃是华夏古往今来唯一配得上神医之名的神医,他的成就,以及他的精神,岂是你药家能媲美的。”杨风平静道。

哈哈!

药鑫狂傲的笑了笑道:“杨风,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但凡是知道我药家威名的,哪个不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巴结,从没有人胆敢怀疑我药家的神医之名,你居然敢质疑我药家?”

杨风双手负背,迎上药鑫的目光:“为救天下苍生,神农以身尝百草。这是神农捍卫医道的道心!神农一生心怀天下苍生,为了让苍生免受疾病之苦,穷尽一世努力。这是神农的风华!只有这等风华,才配得上神医之名。你们药家,不配!”

药鑫冷哼:“好大的口气,居然敢妄言我药家不配神医之名。我药家的医术之高,不是你这等蝼蚁可以妄言的。”

杨风一脸淡定:“既然你们药家自认为背负得起神医之名,那么,敢与我赌一战否?”

“我药家乃是神医世家,威名远播,你又有什么资本与我药家一战?拿什么与我药家赌?”药鑫根本就瞧不起杨风,在他看来,杨风相当于一个土包子,乡巴佬,而他药家是高高在上的神医世家。

土包子根本没有资格和药家赌战医术高度。

“你赌药家一世威名,我赌上我的全部,包括生命!”杨风一字一句,斩钉截铁道。

云海天台的众人不可思议,难道杨风疯了吗?

要知道张仲德只不过是千湖药家的外门成员,医术远不如这个药鑫。而药鑫只不过是千湖药家的三代弟子。那药家的二代弟子,一代弟子得有多牛?

而杨风居然狂妄自大到要和千湖药家赌医术高低?而且还是拿命去赌?这人也太二了吧?

慕紫嫣神色复杂,也不知是否在为杨风担忧。

不过估计她并不关心杨风的生死,毕竟两人只是上下级关系而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