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武太搔包了,昨天晚上在市区偃旗息鼓,回到玫瑰镇后,他今天便装鼻的带着墨镜,站在破车边,牛气哄哄的吓唬路人。

正当他自我感觉良好时,见杨风从楼上走了下来。

收起装鼻的面容,张武和颜悦色,笑眯眯道:“杨哥,你终于下楼了,我从早上等你到现在。”

“你有事吗?”杨风问道。

“杨哥,我以后要每天送你去医院上班,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打算封了我那破酒吧,遣散我那一群小弟,以后跟你混。妹的,跟那些小弟们混在一起,我张武何时才能出人头地。”

张武说的很严肃,很认真。

杨风并不想收小弟,而且张武这种不务正业的小混混,整天到处晃悠装鼻,能成什么大事。

但又不想打击张武的热情,便无所谓的挥挥手:“以后再说吧。”

张武很无语,刚想说话,杨风已经坐进了车内……

一路无语,来到平安医院。

医院门前,人群依然来来往往,进出的人络绎不绝。

其实平安医生虽然不错,但在龙药集团旗下所有分院中,该院显得很普通。

龙药集团旗下有几十家医院,市区,省会,京都等地,都有龙药集团的分院,而处于玫瑰镇的平安医院,自然比不上市区与省会,以及京都的那些大分院,但即便如此,平安医院还是有些名气的。

张武亲自送杨风到医院后,他豪情万丈道:“杨哥,你以后在医院若惹到麻烦,只需一个电话,我保证叫上几十个小弟给你助阵。”

或许觉得与杨风的差距很大,以及杨风根本不需要他的帮助,所以张武再次说道:“当然,以杨哥你的能力,哪需要我的帮助,但以杨哥你医生的身份,有些事肯定不方便做,而我张武恰好起到作用,没有我不敢做的,只有做不到的。”

张武这句名言不错嘛,没不敢做的,只有做不到的!

当然杨风进入医院大厅时,只见韩世伟正指挥着一群小|护|士,以及临时工们打扫卫生,他挺着个啤酒肚,挺直了腰板,一只手背在身后,另外一只手则是指手画脚道:“这里,还有那里,都给我仔仔细细的打扫干净,卫生局明天要来检查,医院清洁工不够用,你们都辛苦一下。”

平安医院虽然是私立医院,但只要是医院,卫生局都有权监督。

医院中有很多临时工,反正工资低,多养几个无所谓,忙时当助手,或者跟随救护车外出抢救病人,闲时就打杂。

这些小|护|士与临时工们怨声载道,但又不敢多言,因为大家都知道,韩世伟要当院长了。

当杨风进入医院后,韩世伟脸色变了变,本想怒斥杨风无故早退,没有纪律性,不把医院规章制度放在眼里,可想到昨天晚上杨风的威风,以及白姐等人对杨风的态度后,韩世伟变得没底气。

“杨风,我有件事要告诉你。”韩世伟尽量的保持笑容,虽然比哭的还要难看,但至少微笑了。

“没时间,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杨风直接上楼梯,没心情听韩世伟废话。

韩世伟很尴尬,当着这么多下属面前,杨风居然不给他面子。

看来本院已经无法容下杨风了,心情恼火的韩世伟原真想猛然大声地告诉杨风,本院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可他还是忍住冲动。

毕竟他好歹也是个快要当院长的人,怎么能与杨风叫阵。

那些小|护|士们,小临时工们,都很羡慕佩服的看着杨风。他们都很害怕韩世伟,可杨风居然不鸟韩世伟,不少人甚至想学杨风,可没底气。

韩世伟原本想告诉杨风,总裁慕紫嫣来了,可杨风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上楼后,杨风见到李建全,只见他从院长办公室中走了出来,一脸愁容满面,失望至极。世态炎凉啊,他以前当院长时,虽然不敢说公正廉明,但对工作还是比较认真的,也得到大家的尊重。

可李建全今天才知道,原来职员们尊严他,是因为他是院长,有朝一日,如果他不是院长了,根本没人搭理他。他现如今都不想来医院了,那些职员们见到他时,也都是低着头离去。

“李院长,你来了。”杨风微笑的打招呼。

“难得啊。”李建全欣慰的点头,叹息一声离去。

难得杨风还叫他院长,他竟然有些感动,也看清了杨风的为人不错。

苏茹这时也从院长室走出来,见杨风后,她板着一脸道。

苏茹怎么会在这里,杨风微微惊讶,她不是慕紫嫣的助理吗。

别看苏茹只是慕紫嫣的助理,但是权力很大,下面几十家分院的院长若是见到她,都得要客客气气的巴结,毕竟是慕紫嫣身边的近臣。

“杨风,你来的正好,老板找你呢。”苏茹没好气道。

她对杨风没好感,甚至厌恶,因为杨风坏了张仲德的神医论坛会,导致张仲德名声扫地,连累了慕紫嫣,以及对集团造成很大的影响。

“慕紫嫣来了吗?”杨风问道。

嗯!

苏茹随意点头道:“总裁来了,就在院长室。”

慕紫嫣居然来了,难道她是来责怪自己的,估计慕紫嫣现在对自己恨之入骨,咬牙切齿,恨不得掐死自己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