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海天台上举行活动,费用很贵,据说一晚上要几百万,还不包括酒水消费等等,如果算上场地费用,酒水费用等等,张仲德这次举办的论坛会,至少要花费一千多万以上。

不愧是有钱的神医,一次活动消费就高达千万元以上,这么多钱,若是投入在贫穷山区,或许捐给那些疑难杂症的病人们,就能帮助更多的人。

夜空下,云海天台那百层高楼,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如同夜空下屹立于江海边高大灯塔,照耀四周。

无数男男女女,进出于云海大楼,但有资格上天台的人则是很少,毕竟一百万元的名票,就算千万富豪也舍不得出,除非是那些身价十亿以上的人,才不会在意这区区一百万。

中海市很大,又是沿海地区,工厂林立,因此这里有钱人也很多。

大楼下的众人中,也有很多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小青年们,男的弄得像个混混,女的穿的像青|楼女子,无论是男女,一说话就爆粗口,显得很有个性,以及很牛气似的,此刻是晚上八点,因此人山人海。

停下车后,杨风便打算上云海天台,但他对这里不熟悉,因为这不是一栋独立楼,而且上下的电梯也很多。

正当杨风打算询问保安时,远处几道车灯照射而来,酒店门前不少人纷纷伸出手遮挡住光线,远光灯关闭后,无数人循着灯光的位置看去,想要动怒,在酒店门前,竟然还开着远光灯,找死啊。

张武也好似个土包子似的,佩服道:“这些人真牛气啊。”

正当无数人想动怒时,只见那几部豪车上,走下来十几个人,只有一个女的,其他的全部是男子,甚至还有保镖,一个个威风禀禀,走路时龙行虎步,身上散发出一股威严的气息。

纵然处于千百人群中,这十几个人也是特别的显眼,以及与众不同。尤其是人群中那个女子,不但魅力四射,气质不凡,而且清丽脱俗,在一群男人的衬托下,显得更为神秘。

“欧......欧阳....欧阳老大。”张武眼神炽热,颤|抖着声音对杨风说道:“杨哥,你看到那群人中的为首之人吗,他就是静海区杠把子欧阳晋,也是我老大的老大的老大,我曾经有幸见过他一次。”

没想到欧阳晋不但是静海区的杠把子,而且在市区中也这么的嚣张,高调!

由此可见,他在市区中也很有实力的,否则的话,绝对不敢这样高调,如此的嚣张行事。

提起欧阳晋,张武佩服的五体投地道:“杨哥,在静海区区域内,最不能得罪的人就是欧阳老大,即便是在市区中,他也是屈指可数的大人物,能混到他那个境地的人,举手投足间,能让无数人头落地。”

欧阳晋带着几个保镖,与一群人大步走来,其中有几个男子的地位应该也不低,一路上欧阳晋有说有笑,而白姐也是陪伴在他们的身边。沿途上,不少人大人物也纷纷的对欧阳晋打招呼,巴结他。

或许在市区中,欧阳晋不是罪牛气,最有权势的,但比他厉害的应该也不是很多。

白姐发现杨风,于是对杨风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的招招手。

欧阳晋也发现了杨风,他只是随意点头,表示问候,并没有面带笑容之类的。

“各位,我遇到个朋友,不如请他他过来,然后我们一起上去吧。”白姐说道。

那几个男子表示无所谓。

杨风远远的看到白姐朝自己快速走来。当下也不迟疑,带着张武走了过去。

“杨先生,你真准时。”白姐礼貌道。

“你们也很准时。”杨风随意道。

欧阳晋原本不想与杨风打招呼,可既然杨风已经来了,于是表情生硬,随意问候道:“杨兄弟,你也来了。”

“欧阳兄,几天不见,你风采依旧啊。”杨风笑了笑道。

欧阳晋微微惊讶,杨风居然叫他欧阳兄。

那几个男子见白姐与欧阳晋,竟然与杨风打招呼,于是好奇的打量杨风几眼,发现杨风全身山下没一件高档货,身边的小弟张武也傻不拉几的,因此对杨风感觉不好,瞧不起他。

张武激动的对欧阳晋弯腰行礼,深深鞠躬道:“老大的老大的老大好。”

众人还以为张武口吃,所以说话结巴。

欧阳晋并不是认识张武,毕竟他手下小弟众多,除非是得到重用的马仔,像张武这样的货色,他手下的手下,不知招纳了多少。

不过欧阳晋也是出来混的,知道不能当着这么多人面驳了张武的面子,何况张武还对他三鞠躬,于是示意张武无需多礼。

张武激动的站在杨风身边,飘飘然然的很激动。

“杨先生,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请与我们一起去云海天台吧。”白姐说道。

“可以。”杨风点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