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紫嫣清莹秀澈眼眸,如同一泓清泉盈盈流动,闪烁着雪亮的涟漪,有种难以言表的魅力,她的气质,容颜,美丽,当属万中无一。

只是身为龙药集团的总裁,她那美丽的面容上,却带有几分难言之隐。

几个呼吸后,慕紫嫣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杨风说道:“杨风,我希望你不要影响张仲德神医的名声。”

果然,这个高高在上的女老板找自己没好事,到底还是为了张仲德那个家伙。

杨风轻哼一笑道:“我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名声,如果他真有能力,便没有人能动摇他神医的地位。”

“杨风,我也有苦衷,张仲德神医正为公司研究一种血清,公司的股东们一直反对,但由于张仲德神医的名气太大,股东们也抱着幻想,因此反对的并不激烈,现在张仲德神医名声受到影响后,那些股东们很有可能要撤资。”慕紫嫣深邃的眼眸看着杨风,此刻的她完全没有压迫人的眼光。

记得第一次与慕紫嫣见面时,她的眼眸不但很明亮清澈,而且还有一种女王气质,眼神犀利。

“这与我有何关系?”杨风无所谓道。

他并没有想过要针对任何人,甚至张仲德,杨风也没想过要针对他,毕竟无冤无仇。

可张仲德打着神医的旗号,就如同某些气功大师般,败坏了武道名声,弄得很多人都不相信华夏古代神通。

而张仲德也是打着神医旗号,在中海市以及全国大肆敛财,为了医界的名声,为了神医的名号,为了自己的医道,杨风不得不管。

区区张仲德,哪有资格号称神医,神医之名,岂是他能窃取的。

师傅他老人家行医一生,拯救过千万疾苦之人,尚且不敢以神医自居。

如果张仲德真有起死回生之能,继承了古之圣贤医术,挽救万千病人,杨风就佩服他,如果不能,就尽早撤掉神医虚名。

慕紫嫣说道:“杨风,如果张仲德神医名声受损,被公司的股东们质疑,一旦股东们撤资,不但我的研究计划失败,而且我也很有可能会被罢免总裁的职位,这些你明白吗?”

“不明白!”

杨风摇摇头,表示不明白,其实并非他不明白,而是他有底线。

慕紫嫣脸色微微发青,她向杨风解释了这些,并不是装可怜,而是想让杨风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可杨风居然不近人情,半点颜面也不给。

杨风继续说道:“我只知道神医二字,并非任何人都能窃取,我只是不想让有些人败坏了医术界的名声,至于你说那些苦衷,很抱歉,我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慕紫嫣严肃道:“杨风,虽然你成功的治疗了那个中毒的孩童,但你或许只是这个领域比神医厉害点而已,在其他领域,你或许并不如张仲德神医。”

杨风不想讨论这件事,纯属浪费时间:“如果你只是想与我理论这件事,那么很抱歉,我没时间。”

见杨风不想妥协,所以慕紫嫣直接开门见山:“杨风,你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向公众承认——其实那个中毒的孩童,是张仲德神医治疗得几乎康复,你最后才投机取巧的。”

说出这些话时,慕紫嫣也是一脸歉意,窘境,若不是为了研究项目能顺利的进行,以及保住龙药集团总裁的地位,她才不会做这些违背良心道德的事。

虽然杨风之前已经预料到,可亲自听到慕紫嫣说出这句话后,他还是很失望,身为龙药集团总裁,在医学界中有种举足轻重的地位,可慕紫嫣竟然……

或许是自己太直率了,不懂变通吧。

“这不是钱的问题,告辞。”起身后,杨风直接转身离去。

“站住。”慕紫嫣声音中透露出威严,一个久居上位者的威严。

杨风并没有停留,一边离去,一边说道:“你可以选择开除我,我也可以不在你集团旗下工作,但想要自毁我的名誉,成就张仲德神医之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很清楚这件事的后果,一旦答应了这件事,那是自毁名誉,将会被千千万万的人口诛笔伐,全国上下,不知有多少人会认为他使用不正当的手段,挑唆被张仲德即将治疗康复的孩童家属,让孩童家属带着病人出院,之后才有了平安医院外的那一幕。

若真是如此,以后无论杨风走到哪里,都抬不起头做人。

这种事情,杨风怎么会做?

杨风离开办公室后,慕紫嫣无力的坐在沙发上,苦涩的笑了笑,还是失败了。

苏茹这时进入办公室,轻声问道:“总裁,难道失败了吗?”

嗯!

慕紫嫣失误的点头。

苏茹生气道:“杨风也真是的,区区一个小医生而已,居然敢不给总裁你的面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算了吧。”慕紫嫣无奈道。

苏茹说道:“总裁,既然杨风不识好歹,干脆开除他。”

慕紫嫣摇摇头:“罢了,这件事情杨风本身也没做错,反倒是我们的要求的确有些过分了。他不同意,我们也不能怪人家。”

……

杨风离开办公室后,便去找张武,打算让张武先回去,他晚上还要去参加张仲德的论坛会。

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计不成,又施一计,首先让一个a级高手来威胁自己,之后又让人送来支票来化解,最后竟然连慕紫嫣都搬出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