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杨风进入病房后,那两个男子同时看向他,虽然两人的眼神都特别明亮,但给人的感觉则是不同,其中一位给人一种刚毅,百折不屈的感觉,而另外一人,则是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

叶老见杨风后,半躺在床上,微笑的对杨风招手道:“小杨,你来了。”

“叶老,你康复的怎么样?”杨风问道。

叶老说道:“托你的福,我身体越来越好。”

“那就好。”杨风点头。

叶老向杨风介绍道:“这是我两个不成器的孙子,他们来医院看我,顺便给我带一样东西。”

这两人都有三十上下,叶老已经八十多岁了,他儿子估计至少有五六十岁,孙子三十岁上下属于正常。杨风对两人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

而两人也会示意的点头。

至于叶老所说,这是他两个不成器孙子,只是谦虚而已,事实上,这两人肯定不简单,绝对不是一般人。

不过华夏人都喜欢谦虚,比如古人们向他人介绍自己的儿子时,都喜欢用犬子形容,而犬子多半是指不争气,没出息的意思。

可若别人称自己后人为犬子,那就是大不敬,挑衅。

叶老拿出一面黄金色的金牌,亲自递给杨风道:“小杨,上次给你钱,可你不要,这次我将这金牌给你,你可千万要收好,如果你将来遇到困难,这腰牌虽不敢说能百分之百保证你安全,但至少能为你提供帮助。”

叶老那两个孙子脸色变了变,似乎不敢相信老爷子的决定,居然把这东西给了杨风。

或许别人不知这腰牌的作用,但身为叶家成员,他们很清楚这东西的作用,谁若是有这样腰牌,就能得到叶家的帮助,甚至只要有这腰牌,在家族中的地位,能超过一般的嫡系子孙。

叶家不但是省会大家族,就算是在京都也有地位,叶老虽然已经退休,可他曾经的那些老部下中,有一些人当上将军,由此可见,叶老的影响力很大。

杨风也没客气,接过了叶老的黄金腰牌,毕竟他救了叶老一命,而且杨风也不排斥结交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毕竟这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

叶老的两个孙子想出声反对,但见老爷子那威严的眼神后,便不再多言。

而且杨风救活了他们的爷爷,理应得到回报,只是这回报太昂贵了。

叶家虽然树大根深,可也只是因为有叶老在而已,一旦叶老走了,那么叶家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大不如从。

因为叶老若在,曾经那些部下还会给叶家面子,多少卖个人情,叶家在京都也能说上话,可一旦叶老走了,也就人走茶凉,谁还记得他们家族。

接过这腰牌后,只见上面刻着三个金光灿灿的大字,‘叶剑雄’。

估计是叶老的名字,杨风并不清楚叶家的地位,但既然叶老给他这东西,那就索性收下。

“多谢叶老,将来若有需要,我一定会找你。”杨风客气道。

“好。”叶老缓缓闭上眼睛,似乎要休息了。

杨风知趣的离去,而且他也不想呆在病房中,叶老那两个孙子的表情,他全看在眼中。至于叶老的帮助,将来或许用得着,也或许不需要。

当杨风离开病房后,叶老的长孙叶天龙不解道:“爷爷,你为何将那么贵重的东西给这小医生?”

二孙子叶天虎则显得很不屑:“爷爷,杨风只不过是一个小医生而已,根本没有资格得到我们叶家的令牌,大不了给他一千万也就算了,如果他真的需要钱,给一个亿也无所谓。”

“闭嘴。”叶老怒视叶天虎,随着他的动怒,忍不住咳嗽几声。

说的轻巧,给杨风一千万,或者一个亿,他叶老哪有这么多钱啊,就算拿出所有家当,其个人名下房产,存款加起来,也不过一两百万而已。

叶家虽然树大根深,虽然家族很有钱,但叶老很穷,真的很穷,他作风简朴,清正廉明,一不贪污,二不受贿,因此没什么钱。

可叶老儿孙不同,身价不菲,钱财雄厚。

叶老也曾经教导后人多次,可子孙们就是不听,在外面仗着家族的名声闯荡,赚了很多钱。

有权的人不一定有钱,一些高层清正廉明,虽然位高权重,但并没有多少钱财,可他们的子女不同,有些子女或仗着家里的权威,牟取暴利。

而为人父者,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毕竟是自己的骨肉,正因如此,所以发生无数坑爹事件。

两人见叶老因怒咳嗽,所以立即低头认错。

叶老缓缓抬起头,轻抚着胸脯,看着长孙,他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虽然叶天虎不争气,自甘堕落,但长孙叶天龙还算争光。

他之所以要将那腰牌给杨风,是另有深意的,叶老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要找到几十年前那一群恐怖的组织,将其剿灭,为那些死去的战友们报仇。

在无数次战火纷飞中走出来的战友们,一起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患难的战友们,这种友情是最真挚的,胜过生命。

他几十年前被人注射了那种毒液,本以为必死无疑,可杨风居然能治疗这种毒液,因此叶老很重视杨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