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不死的特别坑,而且从不说实话,经常忽悠杨风。

比如他经常把几十个全副武装的亡命佣兵,说成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经常把一支装装备精良的特种队,说成是是一群乌合之众,为止,杨风曾因无数次情报失误,差点出事。

事后,老不死的不但没丝毫悔改,还大言不惭的说,这是为了提高杨风对危机的应变能力。

好吧,这些林林总总,杨风也就认命了。更过分的是,老不死的要离去时,还卷走了杨风辛苦了多年的血汗钱。理由是年轻人太有钱了不好,容易被花花世界迷惑,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欲要成大事者,需饿其筋骨,空乏其身,每个英雄都是在山穷水尽时闯荡出来的……

对于老家伙这些堂而皇之的理由,杨风只能泪崩。

天色已黑,杨风觉得有些饿,关上房门后,他打算外出吃夜宵。

夜风习习,阵阵凉爽,吹拂得杨风碎发随风飘扬,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他甩动一下发型,觉得自己蛮帅气的嘛,若不是被老头卷走了所有的积蓄,现在绝对是高富帅,何苦要来这破医院做苦逼的实习医生。玛德,都说时势造英雄,这年头是金钱成就英雄啊。

与此同时!

麦秋雁下班后开着车回去,她精神有些恍惚,心情不太好,因为她觉得对不起杨风。

叶老是杨风治疗的,可医院不得已将功劳给了她,或许她已经被杨风记恨上了,即便杨风心胸坦荡,不记恨她,估计心情也会受到影响。

一家酒吧门前,张武手下一小弟,人称金毛狮王的黄毛,正带着几个小弟要去酒吧潇洒,突见一部车缓慢行驶而来,而车主竟然是麦秋雁,那个绝世美女,杨风的马子。

我靠!

小黄毛骂了一声道:“兄弟们,我见到杨风那孙子的马子了?”

“黄毛哥,那娘们在哪里?”余下的小弟们环顾四周,终于见到麦秋雁。

由于麦秋雁有些疲倦,而且心神恍惚,所以她的车速很慢,她脑海中一直想着那件对不起杨风的事,冒领功劳,非她本意,是医院不得已的安排,可她还是内疚不已。

小黄等人见到麦秋雁后,第一念头便是想到老大张武,如果能将麦秋雁送到老大的床上,他们就是有功之臣,肯定会被老大重用,一念至此,这些小混混们跃跃欲试,心痒难耐。

“玛德,黄毛哥,让我去将那小娘们给抓下车,然后交给武哥。”一个小混混紧握拳头,就要箭步似的冲过去。

黄毛呵斥这小弟道:“玛德,你愚蠢啊,这可是法治社会,公然强抢民女,难道你不想活了吗?”

这小弟为难道:“黄毛哥,难不成眼睁睁看着这娘们走了?”

余下的小弟们也表示不甘心呐。

黄毛指了指脑袋,然后说道:“动动脑子,这社会,凡事都要动脑子,有谋略,才能成就大事。”

小弟们虽然纷纷附和,但暗中将黄毛大骂一千次,玛德,黄毛长得人模狗样的,一身流氓样,只是早认识武哥几年,所以混了得力跟班。

就他这人模狗样的家伙,居然还谈什么谋略,难道他以为自己是诸葛亮啊。

黄毛这时充分展现了他的智慧,碰瓷,当今社会最流行的苦肉计,百试百灵,是所有混混们的入门必读课。

麦秋雁正开着车,突然间被一道灯光照射了眼睛,情急之下,她立即踩刹车,好在车速很慢,因此无任何危险。

可在此时,一个光头男冲到他车前。

哎呀!

这光头男痛叫了一声,随后撞在她的车上,之后便倒在地上不起来。

这!

麦秋雁无语了,知道这是碰瓷,只是这男子碰瓷的手段也太假了吧,拜托,就算讹诈,也要做得逼真好不好。

虽然知道遇到碰瓷的,而且没撞到这男子,可麦秋雁依然很心慌,毕竟酒吧门前是非多,而且她一个弱女子,很容易吃亏。

表哥!

表哥!

......

只见一个黄毛急冲冲的跑了过来,哀声痛叫,挥泪俱下,哭得比真的还真,这演技,不进娱乐圈真是埋没人才。

痛叫了几声后,黄毛说道:“表哥啊,你多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考上清华大学,不曾想天妒英才,你居然被车撞了,兄弟我痛断肝肠,以后还怎么活啊。”

麦秋雁真是无语了,流氓不了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些碰瓷的虽然是流氓,但不得不承认,他们不但演技逼真,而且还有点文化。

几个男子跑到黄毛身边,之后吆喝道:“哥,我们一定要为大表哥讨回公道,不能让那女的逃走了,一定要连人带车扣下。”

麦秋雁立即掏出手机,她要报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