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布加迪威龙爱马仕跑车里。

慕紫嫣和身边的美女秘书苏茹,都被杨风身上表现出来的气场给震慑住了。

苏茹喃喃道:“好狂妄的少年,自从张仲德神医成为神医后,整个中海市还从来没有哪个医生胆敢站出来挑战他的权威。这个杨风,真是个奇葩了!”

慕紫嫣微微道:“本事是有点小本事,就是人太狂了!没有组织纪律,没有集体观念,难以重用!”

苏茹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是啊,辜负了慕总这一次的考察。”

苏茹好奇问:“慕总,你觉得杨风能治好这个谢婷的孩子吗?”

慕紫嫣摇头,一口否定:“不可能!毕竟谢婷的孩子毒入心肺,连张神医都没办法。难不成这个杨风的医术比张神医还厉害?不可能的。”

在心中,慕紫嫣非常敬重张神医!

毕竟慕紫嫣可是花费了巨大的金额才把张神医请到麾下。

苏茹微微道:“我看未必吧。之前张神医不是诊断出叶老的病也束手无策么,但是叶老最后不是被杨风治愈了。”

慕紫嫣道:“那应该是个意外。叶老体质本来就非常出色,抵抗毒素的能力很强。或许是被杨风撞了个大运呢?”

苏茹点点头:“也是。医术这个东西,不能光靠一两次诊断就判断出来的。需要长期的检验才能够见真章。如果杨风能够治愈这个小孩的话,那就说明杨风的医术的确卓尔不凡。”

慕紫嫣点点头,好奇的看着场上吹牛装鼻的杨风。

……

周围的人群,医院内的无数大小医生、护士都对杨风很不满。

认为杨风这个家伙太狂妄了,连张神医这样的泰斗都敢辱骂,还说人家是败类,耻辱,蝼蚁……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过杨风并未理会这些人的指指点,径直来到小孩身边查看小孩的病情。

“来,把小孩平放在地上!”杨风示意谢婷把小孩平放在地上。然后仔细的查看小孩的肤色,眼球,四肢和胸口。

杨风检查的很认真。最后伸手抚摸着小孩的小腹,一寸寸肌肤的抚摸,整个过程十分漫长,最后才收手。

谢婷紧张的问:“杨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杨风轻声道:“小孩已经出现了急性腹痛、吐血、脱水症状。更可怕的是毒素已经浸入五脏六腑了,已经导致肝,肾功能衰竭,距离死亡只有一步距离。治疗的难度的确非常大!”

看到杨风的表情很凝重,谢婷十分担心:“那我孩儿还有救吗?”

杨风道:“当然!如果连你孩儿都救不了,我还怎么好意思说张仲德是蝼蚁败类。”

谢婷十分兴奋。

杨风转头冲不远处的麦秋雁道:“秋雁,你来帮我一把。这小孩必须马上治疗!”

麦秋雁狠狠的剜了杨风一眼,这家伙总是对自己呼来喝去的……搞清楚,你是我的助手耶……

不过人命关天,麦秋雁没有纠结这些小事,再说她也很想看看杨风有什么办法救助这个小孩。便快速走上前来:“要我怎么帮?”

杨风道:“现在必须动手术!你来协助我手术!”

麦秋雁简单看了眼小孩的伤势,道:“可是还没做进一步的检查以确认中毒的程度……”

杨风一手在小孩的腹部不断推拿,迅速道:“小孩出现了、黄疸、血红蛋白尿、肝及脾脏肿大等。还有脉弱、抽搐、幻觉及嗜睡等症状,这是溶血性中毒。现在我来给他做物理催吐!”

麦秋雁一脸哑然:“你……不用做任何检查就确定他是溶血性中毒?这未免太草率了吧?要是判断出现失误怎么办?”

医生在手术前,都需要给病人做各种检查,为的就是确定病人的具体病情病因。但是越厉害的医生,需要的检查往往都是越简单越有效的。

“来不及做检查了,如果你硬要做检查的话,不等你做完检查小孩就会死!”杨风说着就要扶起小孩开始治疗。

结果被冲上来的韩世伟死死的抓住杨风的手:“你不能这么做,要是出事了谁负责?”

随后韩世伟又冲谢婷道:“这个人并非本院的医生,只是个临时助手,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医术没有保障,你不能把小孩的命交给他,一旦出现三长两短,谁都付不起这个责任!”

经韩世伟这么一说,谢婷顿时又有些犹豫了,毕竟杨风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这太可怕了!

换成任何一个病患家属,也不敢把自己亲人的交给一个又年轻又没有医师执业证的小伙子。

谢婷一脸犹豫:“小伙子,我看还是……”

杨风急道:“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啊。”

说完,杨风弹开韩世伟的收,顺势扶起小孩,捏开小孩的嘴巴,把手伸进小孩吼口,不断弹击小孩的吼口。

每弹一下,都发出清脆的“嗡嗡嗡”声。

“哇!哇哇哇!”

小孩顿时呕吐不止,大量的食物液体从嘴里呕吐出来。其中还有明显的没消化的蘑菇碎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