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送走暴力女,杨风松了口气。

但是怀里的麦秋雁又开骂了:“贱人,我的名声全毁你手里了。还不快松手!”

杨风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还紧紧的放在人家胸口,当下连忙举起双手,做出一幅无辜的样子:“刚刚是你非要脱我衣服,也是你非要往我怀里钻的……怎么到最后我反倒变成贱人了?”

“谁告诉你成为贱人需要理由的?”麦秋雁逃也似的离开杨风怀抱,从衣柜里面随手挑了一身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洗手间。

杨风简直受刺激了,尼玛,这年头成为贱人都不需要理由了?

十几分钟后,打扮整齐的麦秋雁走了出来。

因为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垂在肩膀上,给人几分慵懒的感觉,俨然成为了睡美人!

杨风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贱人,看什么看!”麦秋雁一边用毛巾擦拭头发,一边怒斥。

杨风故意板着脸:“以后请不要叫我贱人!”

麦秋雁理直气壮:“那叫你什么?贱哥哥?”

杨风只觉日了狗:“那更不行!”

麦秋雁直想笑:“如果一个女人说男人是贱人,那就是对男人的夸奖。这话不是你说的嘛!我叫你贱人就是在夸奖你啊,你应该谢谢我才是。”

说完麦秋雁笑的很开心:“这就是所谓的以贱人之道还治贱人之身!简称‘以贱治贱’!”

麦秋雁很得意,叉腰看着杨风笑个不停。让你嚣张让你狂,现在你终于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吧!

杨风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然后鼓着腮帮站了起来,伸出右手:“把那房子的钥匙给我,我要走了。”

麦秋雁得意一笑:“不继续聊会?”

杨风很郁闷:“不聊了。我还要去和《生物》杂志社的编辑沟通,要求他们尊重原稿。”

麦秋雁把房子钥匙塞给杨风,冷不丁的鄙视了一句:“如果吹牛也可以申请基尼是记录的话,你绝对可以拿第一,只要你还活着,就无人能破你记录。”

接过钥匙,杨风去浴室换上自己的衣服,然后兴味索然的朝办公室门外走去。

“喂,贱哥哥。你能不能把蝶舞教授给我?”麦秋雁问了一句。

“不教!”杨风直接回绝。

“真小气!”麦秋雁道:“医术本来就是用来悬壶济世,拯救天下病患的。你就不想把蝶舞发扬光大吗?”

杨风转头盯着麦秋雁:“这是我的祖传秘术,不能轻易传给外人。”

“你教我的话,我以后就不叫你贱哥哥了。怎么样?”麦秋雁冲杨风眨了眨眼睛,很是俏皮。

“那你还是叫我贱哥哥好了。”杨风拉开门快速走了出去。

玛德,这女人现学现卖的本事太厉害了。继续待下去只怕自己会被她不断的“羞辱”、“蹂躏”。

“喂,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在乎名节啊……”麦秋雁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大门就“碰”的一声关闭了。

麦秋雁很失望,不过想想也是,蝶舞这种神乎其技的绝技,杨风又怎么会轻易教给别人呢?

想到这里,麦秋雁也就不再纠结。插上电,打开电脑。

电脑恢复了正常,病毒消失了。

麦秋雁随意点开浏览器,打算搜索蝶舞的信息看看。可就这个时候,浏览器自动恢复了上次未关闭的网页。

《生物》杂志官方网站!

麦秋雁瞳孔一缩:“这家伙刚才还真的在看《生物》杂志的官方网站啊。这种没文化的家伙也看这种高大上的网站?不会还真的在上面发表了文章吧?”

麦秋雁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连忙顺着网页看下去,果然看到有两篇最新上传的论文。

论文末尾的署名——mr,yang!

麦秋雁瞳孔放大,瞬间石化:“难道……难道杨风说的是真的?这个杨先生就是杨风?这,这……这杨风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

拿着房子钥匙,杨风悻悻的离开麦秋雁办公室。

“世上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说这句话的人太特么有觉悟了。”杨风愤愤不平:“玛德,老子冒风险担责任救活了叶老,叶苏寒她妹的不感激老子也就算了,居然说我是贱人。我帮麦秋雁这么大的忙一点便宜都没占到,麦秋雁这个二货居然也喊我贱人……靠,你们别逼老子,老子真贱起来就不是人了!”

“罢了,好歹老子也是个有胸怀的人。要是被老不死的知道我为了两个女人生气,估计又要被嘲笑了!”杨风很快调整好心情。开始想着美好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麦秋雁这女人的身材真是好啊,白白嫩嫩的,那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说起来我还是赚了嘛……”

走到电梯口准备按电梯的杨风忽然犹豫了:“我治好了叶老的病,只怕一楼大厅有一大群的记者等着我……我还是走楼梯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杨风决定走楼梯,结果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发现叶苏寒早早的站在那儿等候。

站在远处,杨风就感觉到叶苏寒身上弥漫着一股埋怨之气。和之前那副牛叉哄哄横冲直撞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息完全不同。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杨风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喂,暴力女,你不去你爷爷身边陪着,跑这里做什么?”

叶苏寒猛的瞪了杨风一眼:“是我爷爷要我来找你。”

很显然,心情不好的叶苏寒不想与别人说话。但是迫于爷爷的交代才勉强为之。

杨风耸耸肩:“我的手术已经完成了,你爷爷既然醒过来了,应该找你才对。找我做什么!”

叶苏寒脸色很难看,眼眶里带着浓浓的委屈:“我爷爷得知我冲进手术室对你不敬后直接骂我了,把我赶出了病房,说我是个搅屎棍,不想见到我!爷爷让我过来给你赔礼道歉,如果你不原谅我,他就一直不见我!”

越说,叶苏寒越觉得委屈。

在她看来,杨风只不过是一个外人。就算自己做的再不对,爷爷也不应该如此偏袒一个外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