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很大,带着冷冽的杀气。

整个手术室的人都吓了一跳。好在麦秋雁已经完成了主体肿瘤部分的切除,不然这一惊吓,非要在在肺部拉出一道大口子来不可。

见大家没有回话,叶苏寒拿起警棍就朝手术台冲过来:“杨风,你这个家伙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还强行要给我爷爷做手术,我爷爷迟早要被你害死。快给我出来!”

“你们谁是杨风?”叶苏寒质问全场。

“我是。”杨风强忍着身体过度透支带来的痛楚。

“你能自己承认,算你还有胆子。给我出来!我好好给你算账!”叶苏寒大步冲到杨风身前,伸手就要去擒拿杨风的双手:“我爷爷乃是军中元老,我怎么会把我爷爷的生命交给这种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的小子!”

在叶苏寒看来,擒拿杨风应该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就在她的手要接触到杨风的肩膀的瞬间,忽然一根银针刺在叶苏寒的脖子上。

然后叶苏寒就浑身呆滞,怒目圆睁,像木头一样“碰”的一声倒在地上。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后面几个警员冲上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你们放心,我只是把她打晕了。半个小时后她会自动醒过来。叶老的病倒了最关键的时候,不能受到干扰。你们把她抬出去吧!”杨风冲那几个警员解释了一番。

警员们蹲下身,查看叶苏寒的呼吸,的确一切正常。李建全这时候也讲述手术马上要成功了,请警员们不要打扰。

警员们这才把叶苏寒抬了出去,手术室重新恢复安静。

麦秋雁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沉下心来快速清理肺部的肿瘤区域。

这个时候,尽快完成手术就是对杨风最好的关心。

十分钟后,麦秋雁收起手术刀:“肺部肿瘤确认切除完毕,现在开始修理肺部周围的伤口。”

麦秋雁没有休息,狠狠的眨了眨眼睛,继续工作,五分钟后,麦秋雁站直了身体:“伤口修理完毕!杨风,接下来怎么做?”

无形中,杨风已经成为了手术中的主心骨。

杨风没有回答,他的身体都僵化了,五根高速震动的手指缓缓停下。

大家都十分紧张!

按照杨风的说法,一旦手指停止震动,叶老心脏会再度停跳。

现在肺部肿瘤手术已经成功了,叶老能不能活过来,全看心脏是否有自主跳动的能力了!

纵然杨风的手指停止震动,叶老的心脏却仍旧在跳动。

心脏有了自主的生命力!

显示器上显示心率60!

一切正常!

大家都激动的直接跳了起来!

他们知道,手术最难的难关已经过去了。可以说已经成功了!

麦秋雁很欣喜:“杨风,你真牛13!快把手拿开,我们开始缝合胸腔。”

杨风的手指虽然停下了震动,但是手掌却仍旧紧紧捏着叶老的心脏,杨风也想松手,可是手臂已经僵硬麻痹,根本无法移动。

非但如此,杨风大半个身体都麻痹僵硬了。

杨风只觉两眼昏花,天旋地转。如果不是强撑着,早就昏睡过去了。

施展蝶舞共振足足一个多小时!所承受的痛苦和折磨,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林芸,杨风的身体在长时间的超负荷运转下已经僵化了。你扶着他,帮他把手挪开!小心一点,不要用力过度,否则容易拉伤杨风的肌肉!”麦秋雁小心翼翼的嘱咐。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林芸才把杨风的手挪开。然后杨风整个人都朝她身上压过来,其他几个护士连忙上前帮忙,才勉强把杨风扶稳。

麦秋雁连声道:“轻轻的揉杨风的双手肌肉,特别是那只用了蝶舞的手。这样有助于恢复肌肉的舒张,利于供血。”

林芸连忙照做,片刻后杨风的脸色果然有所好转。

麦秋雁这才松了口气,冲李建全道:“院长,叶老的心脏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闭合胸腔应该不会出问题了。”

李建全深深点头:“嗯,一切正常了。”

麦秋雁还是不放心杨风,又嘱咐林芸:“林芸,你扶杨风去我的独立办公室休息吧。这里没问题了。”

林芸扶着杨风离开后,麦秋雁才松了口气:“院长,我们开始吧。”

“好,开始!”

二十分钟后。

“胸腔缝合完毕!”麦秋雁缝完最后一根线,看着显示器上各项生命特征都正常,她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手术完美成功!杨风真的创造了奇迹!”

在手术开始之前,她根本没想过手术会成功!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她都觉得很难!

但是在杨风的主导下,居然创造了奇迹!

李建全摘下手套,擦拭了把额头的汗水:“是啊,这一次手术能成功,全仗杨风那起死回生的超高医术,说实话我此刻除了欢喜之外,更多的是震撼!没想到我这把年纪还能够看到蝶舞共振这样传说中的绝技!”

说着,李建全居然有点老泪纵横的感觉。

“蝶舞共振?这有什么渊源?”麦秋雁回想起刚才杨风那只玄妙无双的手,心中满满的震撼。

“下次再告诉你。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外面还有一大堆头疼的问题等我去处理。”李建全故作高深的挥挥手:“手术室就暂时交给你了。”

送别院长,麦秋雁在手术室里观察了半个小时,叶老一切正常。麦秋雁又给护士交代一些事项,这才放心离开。

消毒洗浴,在更衣室换上得体的白大褂,麦秋雁朝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她的心情很不错,嘴里哼着小曲。联想到接下来就要见到杨风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麦秋雁居然有点小开心。

“真是没看出来,你这个流氓,贱人,居然有这么高超的医术。而且还挺有正义感的。好吧,我承认我之前错怪你了……不行,我要是这么说的话岂不是等于承认了我自己有错误?他明明就是个流氓嘛,我之前并没有错怪他……不过他这个流氓还是有点人格魅力的,算是个好流氓吧?”

麦秋雁脑海里盘算着接下来该对杨风说什么话:“不管怎么说,一会儿都不能和他吵架。我还要问问他那个蝶舞共振是什么东西,如果他能够教我的话就太好了。还有,他三天前怎么就一眼看出叶老的心脏有缺陷的?”

麦秋雁已经想好了一整套说辞,对于一个潜心研究医学的麦秋雁来说,杨风刚才神乎其技般的表现对她的吸引力太大了。

来到办公室门口,麦秋雁深吸了口气,然后推门而入。

看到办公室里的景象,麦秋雁瞬间石化!

只见杨风披着自己的空调毯,兴奋的坐在电脑面前看视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