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拿起桌面上的纸币,快速的把刚才说的话写下来,然后在末尾签上自己的名字。

杨风快速把纸张交给李建全:“只要在下面盖上医院的红章,我刚才的约定就有法律效应了。”

拿着纸张,李建全忽然对杨风这个青年肃然起敬:“好,好。多谢你为我们整个医院做出的巨大牺牲,我李建全这辈子都铭记在心。你需要什么,我全力配合!”

麦秋雁第一次发现杨风的身影这么的伟岸!有一种孤胆英雄的豪迈!

这一刻她心中对杨风充满了敬佩!

“我需要两名心肺方面的手术专家全力配合我!”杨风目光扫过全场,最后落在麦秋雁身上:“麦秋雁,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进手术室创造奇迹?”

麦秋雁兴奋的站了起来:“我愿意!”

一直以来,麦秋雁都不喜欢杨风这个家伙,甚至讨厌他。但是这一刻,她因自己能够成为杨风的助手而感到庆幸。

杨风很敬佩的看了麦秋雁一眼。要知道跟着自己上手术是需要担风险的,一旦手术出现意外。虽然自己写了包揽一切责任的承诺书,但是巨大的舆论同样会对准陪同手术的麦秋雁,麦秋雁的医院生涯就彻底毁了。

麦秋雁却答应的很爽快,说明她更多的考虑了医生的责任,所谓医者仁心!

杨风选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方面必须要求有极高的理论水平和超高的手术能力,另外一方面思想不能够守旧,要敢于突破固有极限尝试新的手术方案。

两者缺一,都可能在手术上造成大祸。像韩世伟这种固执守旧自命不凡的low逼是绝对不行的!

选完麦秋雁,杨风开始为第二个人选发愁……

“咳……杨风兄弟,我知道你的顾虑。你看我怎么样?”李建全轻声开口:“你别看我现在是院长,但是我以前也是心肺方面的手术专家。现在每个月仍旧要做一台以上的心肺手术。”

杨风诧异的看着李建全,没想到这个在职场浸染多年并且老谋深算的院长居然会主动要求上手术!

如果手术失败,李建全这个名满天下的医学泰斗将变得一无所有!

似乎察觉到杨风的想法,李建全严肃道:“我知道我的决定意味着多大的风险,但这就是我的决定!因为我不但是医院的院长,我更是一名医生!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要为病人尽责到底!”

陡然间,杨风对李建全肃然起敬!

“好,那就有劳院长了!跟我进手术室吧!”杨风一马当先走出会议室大门。

……

三人离开,会议室的气氛顿时活跃了不少。

身为副院长的韩世伟迫不及待的在杨风的承诺书上盖下医院红章,然后当宝贝似的捏在手里。当着几个医生的面毫不客气的讲:“这个毛头小子真是太天真了,他根本不知道二次开胸有多么的危险。不过这样也好,上级领导要我们做背锅侠,现在有个傻叉主动跳出来为我们背锅……这买卖,真是划算啊!”

旁边的一大群专家医生也都心情极好,有人附和道:“韩主任说的极是。只要杨风这小子进入了手术室,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可以把叶老死亡的罪责完全推到杨风身上,而且有这份约定,我们可以推得干干净净。”

韩世伟甚是得意:“原本我还当心被上级领导严厉处分,担心我们的声誉,职位被割除。现在有了这个二愣子,我们可以放心了。”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医生开口:“韩主任,万一这小子真的把叶老治好了。这么大的功劳可就归他一人,和我们医院无关了啊。”

韩世伟冷哼一声:“不可能。叶老的病情你们都是知道的,除非是神仙在世,否则不可能治愈。连我们都做不到的事情,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怎么可能做得到?”

大家都很认同的点头。

……

皮肤消毒,穿上手术服,杨风带着李建全麦秋雁两个人刚刚进入手术室,就看到五个手术室护士在手忙脚乱的跑来跑去。

护士长冷冰冰的开口:“你们怎么搞到现在才来,叶老机体出现多器官衰竭,快要不行了!”

随后那名带着口罩的护士长瞥了眼杨风三人,最后把目光落在李建全身上:“院长你亲自来主刀最好了。现在我们怎么办?”

护士长在医院工作多年,虽然李建全带着口罩,但她仍旧一眼就认出来了。

李建全指着旁边的杨风:“林芸,我不是主刀医生,我身边的这位杨风才是主刀,全权负责接下来的手术。”

护士长林芸诧异的看了眼杨风,大概是觉得杨风太年轻吧。不过她也没有多问,直接问:“杨医生,叶老多器官衰竭,心率35,心房衰竭严重。我认为叶老要不行了……心脏停止跳动也就半个小时内的事情……”

林芸在医院工作十年,根据她的判断,叶老显然不行了。

杨风快速走到手术台旁,观察着叶老的身体:“请大家不要根据你们的过往经验做出任何判断,接下来一切听从我的指令。林芸你是护士长,我希望你做好表率!”

林芸十分诧异,听这个杨风的口气,似乎还想把叶老救活?

这怎么可能呢?

李建全道:“这位杨风医生医术超群,就是来治愈叶老的。林芸,你是护士长,应该明白你的工作!”

林芸猛然惊险:“好,我会全力配合杨医生。”

“强心针,静脉推注2毫克。”杨风首先下了指令:“准备开胸器具,等心率稳定60,马上二次开胸!”

林芸都很佩服杨风的大胆,静脉推注1毫克多巴胺的剂量已经是极量!杨风开口就是2毫克!一般的医生根本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毕竟多巴胺是一种兴奋剂,用量过度会直接导致心律失常,甚至可能导致血管坏死、坏疽!

林芸虽然心中吃惊,但是她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当下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静脉推注。

五分钟后,心率上升,稳定在六十。

“麦秋雁,院长,做好开胸准备!”杨风仔细的抚摸着叶老腹部的巨大缝合伤口,仿佛在透过皮肤感受叶老体内脏器的活动情况。

麦秋雁这时候道:“杨风,几个小时前叶老刚刚进行过开胸,并且开胸的切口很大,如果二次开胸的话,很难找到合适的其他位置进行切口。”

杨风道:“那就沿着原来的切口再切一次。”

麦秋雁大吃一惊:“如果沿着原来的切口再次切开,就意味着要再次切开缝合的多条动脉管,万一止不住血怎么办?”

开胸可不简单只是切开皮肤,同时还要切开胸腔内的多条动脉管。动脉管很脆弱,缝合之后沿着原伤口再次切开,很难止血!

杨风迅速道:“我只问你一句,你能不能做到?”

麦秋雁倒也干脆:“我没问题,但是开胸之后怎么办?如果没有办法解决心脏的缺陷,我们最终仍旧只能再度缝合……以叶老现在的情况,恐怕不等我们再度缝合就可能撑不住了。”

麦秋雁不想重蹈上一次的覆辙。

林芸也有些后怕:“麦医生说的没错,上一次开胸就是因为心脏问题无法解决,被迫缝合……当时如果不是麦医生水平高,只怕等不到缝合完毕叶老就已经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