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心里都哇凉哇凉的。

杨风没理会他们异样的眼神,直接把心脏切开了一个口子。只见心房和心室里都充满了黑色的粘液。这些粘液死死的黏在心内。

像农村火灶上的锅底,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污垢!

散发出一股非常恶心的刺鼻臭味。

麦秋雁闻到这股恶心的味道,连继续手术的心情都没有了。正打算停下来给杨风理论。

她也是手术大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杨风用这种不负责任的方法把叶老活活折腾死!

“秋雁,继续不要停,我会让叶老的心脏恢复!”杨风冷淡的看了麦秋雁一眼。

麦秋雁只好强忍着臭味继续手术。

“叶老心内发生了电解质紊乱,护士准备纠正酸碱平衡,稳定电解质以维持细胞渗透压和体液。另外,林芸护士长,请你准备无菌清理液,清洗心房心室。”杨风下了命令。

但是林芸尝试后惊讶的发现,消毒液根本无法洗掉心内的黑色污垢。那些污垢就像橡皮糖一样黏在心内,怎么都弄不下来。

林芸十分好奇:“杨医生,这是什么东西?”

杨风道:“一种特殊的毒液,应该是叶老在战时被人注入了这种毒素,才导致心脏后天缺陷。只要清理掉这层液体,叶老的心脏就有可能恢复正常。”

“这液体有毒?”林芸吓了一跳。

杨风轻声道:“过去这么多年,毒素被极大的稀释了。再说,这种毒液只要不穿破皮肤就不会伤害到人体。你们不要害怕。”

林芸这才松了口气。护士们也放下心来。

无形中,她们已经对杨风产生了一种信赖。

林芸道:“叶老的心脏不能停跳太长时间,必须尽快清洗掉这层毒素。只是如何才能清洗掉它?”

“林芸你来按住叶老心脏的主动脉管,我来配清理液!”杨风开口后发现林芸站在旁边不敢出手。

林芸只是护士长,配合医生做手术可以,但是要她亲自上台,她还是没有自信。

“不要害怕,你只需要按住我手指的位置就可以。现在叶老心脏停跳,就算你按得不好也不会喷血!”杨风安慰道。

林芸鼓起勇气,接过杨风的手按住动脉管。但是因为手法不熟悉,仍旧导致部分出血。这让林芸很慌。

“你做的不错,就这样按着。轻微出血不要紧!”杨风的话给了林芸很大的自信。

快速拿过护士配好的电解质清理液,杨风趁人不注意划破自己的手指,然后滴了一滴鲜血进去。

鲜血很快和清理液融为一体,化为无形无色。

杨风出手再次清洗,这层黑色的液体污垢果然被溶液融化了。杨风用导管把液体引流到器皿密封,交给护士:“放好它。一会我要带走!”

说时迟,其实从杨风切开心脏到现在也就分把钟的时间。

接过林芸按着的动脉管,杨风发现叶老的心脏被毒液腐蚀得很深,心脏内的肌肉和细胞结构都被严重破坏,甚至出现了很多细微的穿孔,可谓坏透了。

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林芸焦急的问:“毒液虽然清除了,但是叶老的心跳还没恢复,继续心内强心剂吗?”

“强心剂已经没用了。”杨风眉头紧皱。

“那用电机除颤?”

“用了也是白用!”

“那怎么办?”林芸急了:“叶老心脏停跳已经两分钟了!呼吸已经停止,瞳孔都有放大发散的征兆了。”

麦秋雁猛然转头冲杨风大叫:“肺部活性停止,组织开始外出血,血管硬化得厉害!杨风,怎么办?”

麦秋雁做过无数的手术,但是像今天这样几乎没有希望的手术,她还是第一次经手。

李建全忽然大汗淋漓,失声道:“肺部停止供血,部分肺泡开始停止气体交换功能……杨医生,快快做决定啊!”

杨风没有回答,而是闭上了眼睛:“你们不要慌,继续手术!”

说着,杨风捏着叶老心脏的右手开始动了起来。五指错落有致的拍打着叶老的心脏。

仿佛一个吉他手的手指在不断的拨动琴弦。

杨风手指拍打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居然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嗡嗡嗡~”

声音不断加大,最后居然宛若蜻蜓振翅,快的让人看不清楚手指了……

整个手术室内死静,死静!

只有杨风手指震动的声音。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杨风震动的手指,看着杨风脸上的汗水一点点的顺着脖子滑落,护士不断给杨风擦汗。

这让护士都惊呆了,这里面的温度并不高,但是杨风却大汗淋漓!

过不久,一个期待已久的声音响起。

“扑哧!”

“扑哧!”

心脏跳动的声音。

叶老的心脏,开始搏动。心率开始恢复。

10、20、30、40、50、60、60……

“这……太不可思议了!”麦秋雁惊呆了,简直无法理解。

年过五旬的李建全好像知道了什么,顿时满脸崇拜:“莫非……这就是医学史上失传了上百年的‘蝶舞共振’?”

杨风也松了口气,并没有隐瞒:“院长好眼力,蝶舞共振只是一个形容词,每一个物体都有一个共振频率,叶老的心脏也不例外。当我的手指振动频率接近叶老心脏频率时,心脏就会跟着跳动。也就是说,现在叶老的心跳是我伪造出来的,并非心脏自主的跳动,如果我的手停下来,叶老的心脏马上就会停跳。但是这足以维持叶老的身体机能。你们快手术吧!”

李建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快,快手术!别愣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