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里,杨风和麦秋雁并排着离开了篮球场。

那些嚷嚷着要为杨风生猴子的美女们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在麦秋雁这等美女的绝色气质面前,她们感到自卑……

篮球场边缘一角,七八个身穿蓝色球服的壮汉围着一名身穿5号蓝球服的青年。

“五哥,这个杨风明显是绿毛请来的外援。刚才我们在球场上暗中对他屡次下阴招都没成功。看来有些本事!”

“绿毛居然请这么强悍的外援,非但赢了比赛,而且还是完胜。按照赛前约定,我们要把城东玫瑰镇生意最红火的富豪ktv拱手让给绿毛。这可是肥差啊,一年收保护费都几十万!”

“妈逼的绿毛,居然坑我们!五哥,我忍不下这口气!”

大家凶神恶煞,义愤填膺。

这显然不是一般的篮球赛,而是带着巨大赌注的竞赛!

五号青年缓缓站起身,把烧到过滤嘴的烟头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跺上去,冷冷道:“绿毛以前不过就是我手下的一个狗腿子,现在居然狗胆包天想要霸占我张武的场子。他的真以为赢了一场球就能够从我手上拿走玫瑰ktv?未免也太天真了!”

“五哥,我们怎么办?”

张武眯起眼,冷冷道:“绿毛请的那个外援不是很厉害嘛,那就打断他的腿!重新和绿毛赛一场,把玫瑰ktv拿回来!”

张武舔了舔嘴角,眼神里充斥着邪恶:“另外,准备好一点钱,我要把杨风他马子给包养了!”

……

平安医院大门口围着数百名记者,和保安发生了剧烈冲突。

“听说由于你们医生的失误导致叶老的手术失败,叶老现在随时有生命危险,你们院方就不打算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手术前你们信誓旦旦的表示有绝对的把握,现在叶老手术失败了,你们非但不去请求救援,居然还封锁消息,你们这是打算推卸责任吗?”

“叶老参加过三次边境战争,是我们中海市的骄傲。要是被你们治死了,你们将成为国家的罪人……”

……

高层会议室内死静一片,落针可闻。

每个人的情绪都压抑到了极点,随时都可能崩溃。

院长李建全接完领导打来的电话,一把将手机砸在会议桌上,吼道:“哪个狗日的把叶老手术失败消息传出去的?让我查出来非要剥了他的皮不可!”

李建全指着桌上的手机,冲全场人咆哮:“就在刚才,卫生局的领导打来电话,严厉批评我们玩忽职守,手术不力。并且责令我们务必保证叶老万无一失!”

平安医院虽然是私立医院,但是仍旧归属中海市卫生局的管辖和监督!

“你们议论了一个小时的解救方案,连个屁都没议论出来!告诉我,拿什么保证叶老万无一失?你们知道领导这是什么意思吗?”李建全气急败坏,直接嚎叫:“那意思就是说,叶老一旦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整个平安医院就成了上级领导的背锅侠。上级将把一切的责任推到我们身上,到时候为了平息舆论,我们将受到最严重的处分!!”

大家都是老油条,自然知晓李建全所言非虚。

他们大部分都是在医学界颇有声望的专家教授,费尽半生努力才有如今的地位。一想到接下来可能面临的处分,每个人都感觉如坐针毡。

正时候,麦秋雁拉着杨风推门而入:“院长,杨风来了。”

满含期待的众人看到杨风的着装后,都纷纷摇头不已。

绿色的大短裤,篮球背心……这尼玛分明就是运动员啊,哪里像个医生?

李建全心中也是咯噔一下,但还是主动上前和杨风热情握手:“杨风兄弟,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之前的事情,都是我听信了人事科的谗言,还望杨风兄弟不要责怪我啊。现在叶老危在旦夕,还请杨风兄弟仗义出手啊。只要叶老能够痊愈,李某必定感激不尽。”

李建全身为长辈,又把姿态放的这么低,杨风也不好多说什么,开口道:“院长言过了,叶老乃是我敬佩的老战士,能够为叶老治病,是我的荣幸!因此秋雁告诉我叶老手术失败的消息后,我来不及换衣服就赶过来了。”

杨风说的很诚恳,身上自然而然的透露出一股正义凛然的巍峨之气。

麦秋雁狠狠地鄙视了杨风一眼,暗想着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分明是自己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才把他请来的。现在居然在众人面前装得这般正义凛然……果然是人至贱则无敌!

不过在公众面前,麦秋雁也不好多说什么。

周围的人瞬间觉得杨风是个有家国情怀的大好青年,再也不好纠结他的穿着问题了。

李建全也对杨风肃然起敬:“杨风兄弟真是家国情怀,一身正气,令李某佩服不已!回头我一定把人事科那帮吃干饭的家伙全开了,居然污蔑杨风兄弟这样满怀正义的人才,简直是非不分,给我们医院给我们国家丢人现眼!”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让场上所有的老专家都暗暗咋舌。

杨风也很佩服院长这种移花接木推卸责任的手段,不过杨风听了的确很受用。这说明李建全很重视杨风,给足了杨风面子。

杨风也不好纠结之前开除自己的问题了,微笑道:“院长言重了,我们还是聊聊叶老的病情吧。”

李建全连忙拉着杨风一同在首席位置坐下,双手把手术记录交给杨风查阅……

杨风随手翻了翻手术记录,然后扫了眼全场七十多名专家:“这个手术方案太傻|逼了。谁制定的?”

嘶~

场上的人脸色很不好看。他们都是治疗小组的成员,当初这个手术方案是大家一致通过的……现在居然被杨风说成傻逼……

让他们老脸往哪搁啊?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不悦的开口:“杨风,你这话说的太狂了吧。这个手术方案是我们大家一致通过的,难道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

杨风瞥了男子一眼:“你是哪颗葱?”

男子脸色赤红,不爽的道:“我不是葱,我是韩世伟,这一次的主刀医生,国内外一流的心肺手术专家,大学教授,在国际权威医学杂志发表过九篇论文,被很多大学和医疗机构引用,并且……”

不等他说完,杨风打断道:“打住。明明手术失败了还好意思跟我说这些花钱就可以买来的噱头?你不嫌丢人吗?叶老已经年过八旬了,你身为主刀医生居然没有重点检测叶老的心脏功能是否完好,这是第一大错;如果你详细的找叶老家属或者叶老曾经的战友了解叶老的病史,就有可能发现叶老的心脏有可能存在隐患,但是你没有这么做,这是第二大错;你身为主刀医生,一举一动都决定病人的生死,你未发现叶老的心脏问题就直接开胸动手术,这是第三大错。你还好意思说你是专家?权威?”

杨风说的话虽然很拽,但是场上的人都不可否认杨风说的句句在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