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下!

杨风内疚的站在月色下,颤抖着的双手紧紧抱着那个死去的婴儿。

杨风温柔的眼神停留在婴儿脸上,只见这个婴儿约莫两三个月大,明亮的大眼睛,可爱的小嘴唇,粉嫩的脸蛋儿……如果不发生今晚的这一幕,这个小婴儿或许此刻还静静的躺在妈妈的怀中吃着奶,或许还会撒娇,或许还会咿呀咿呀的手舞足滔……

可是,现在这个小婴儿变成了冰冷的尸体。小婴儿的爸爸妈妈也都被药玲珑变成了一具具枯骨。

杨风缓缓伸出手,合上小婴儿睁大着的一双大眼睛。

然后,杨风紧紧的抱着小婴儿,站在月色下一动不动!

皎洁的月色照耀着他的身影,此刻的他,仿佛是那么的孤寂,忧伤。

如果当初在荆山寒潭中时,他没有半点犹豫,药玲珑也就没机会逃走,今日之祸也不会发生。

如果他当初杀伐果断些,也不会有今日的惨剧,不过世上没有如果。

世界上没有如果……

你的善良,有时候比邪恶更加可恶!你的善良,有时候并非真正的善良……

杨风凝望着苍穹墨色,久久无语。

“杨哥,你不要内疚,自责,这些人是药玲珑毒死的,与你没关系。”冯东安慰道。

杨风点点头,好好的安葬小婴儿后便带着众人村里挨家挨户寻找,希望能有活口,救活一个是一个。

不过药玲珑做得干净利落,整个全村大几十人,一个活口也没有!

而且被毒死之人,几乎都是老人,妇女,以及孩子。

至于被毒死的年轻力壮的男子则是很少,因为那些年轻力壮的男子们,大多都外出务工了。

狂风吹拂,山村中那阵阵的狂风,仿佛是无数冤魂的哭泣声。

“杨哥,辉少父子两人,以及他的那些随从应该没死,因为我没发现他们的尸体,而且他们的车子也开走了。”冯东提醒道。

虽然黑龙帮那几十人被药玲珑给毒死了,而且全村所有人,除了外出者外,也被药玲珑全部毒死了。可在无数尸体中,并没有发现辉少父子两人,以及那些随从们的尸体。

“药玲珑如此痛恨我,自然不会杀我的仇家。她肯定知道辉少父子两人对我恨之入骨,而且辉少家很有钱,可以找杀手对付我,因此药玲珑自然不会灭杀他们。”杨风说道。

众人觉得杨风言之有理,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

虽然药玲珑瞧不起辉少那些人,可那些人好歹也痛恨杨风,因此药玲珑没必要毒杀辉少父子两人,留着他们给杨风制造麻烦。

没有发现幸存者后,杨风便打算回去,至于是否埋葬这些尸体,那就没必要了,明天会有人发现的,而这个区的领导们也会负责处理。

如果杨风留下,范儿容易发生很多不必要的事端。

上车后,杨风等人便离去,车子也缓缓启动。

杜聪等人终于松了口气,扛着那么多东西翻山越岭,差点把他给累死。他发誓,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如此的劳累,辛苦。

即将行驶出偏僻的山村时,杨风回头看了看,只见漆黑的夜空下,山村中家家户户的灯光依然亮着,不过整个山村的人都已经死了,夜空下,那星星点点的灯火,还真是如同鬼火般。

车子越来越远,那宁静的山村也越来越模糊,星星点灯的灯火,也是逐渐淡出杨风的视线中。

看着那好似坟墓般的山村,杨风仿佛看到万千的冤魂正在哭泣,他缓缓闭上眼睛,默念道:“你们都安心的走吧,请放心,我杨风发誓,一定会为你们报仇,我一定会亲手杀了药玲珑,灭了药家。”

药家!

已经没资格存在于天地间。

因为他们不配!

因为我杨风不允许你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药家!

没有这个举办神医竞赛大会,更没资格做古医世家。

在车上,玄一真人严肃道:“杨哥,看来你与药玲珑有仇恨,次女心狠手辣,有仇必报,你将会因为药玲珑的缘故,与药家成为仇敌。”

哼!

杨风冷哼一声道:“就算药家不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放过他们。”

“不错,不灭药家,我就不是冯东。”

不过刚说出这句话,冯东便有些底气不足,毕竟他只是个区区宗师级高手,与强大的药家相比,差距十万八千里。就他这点实力,哪是药家的对手。

快了!

药家的神医大会即将开始,在神医大会上,杨风要揭开他们家族的假面孔。

虽然此刻是夜间,但依然不影响行车的速度,而且越是夜间,车子的速度越容易开快。毕竟晚上出行的车辆很少,经过静海区时,杨风并没有下车,也没有去天河山庄中,而是直接去市区。

杜百万的那宝物在市区别墅中,杨风想找点获得,免得发生意外。

沿途上,杜百万也是有些不安,他担心那宝物对杨风没用,担心杨风看不上那东西。见识到杨风的强大后,他很想巴结杨风这样的强者,而是否能巴结上杨风,就看家中的那宝物。

终于达到中海市的市区,不过大家已经饥肠辘辘,尤其是杜聪父子两人,以及那些随从们,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想到山珍海味,口水都已经忍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杨先生,反正已经到市区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实不相瞒,我现在是饿得软弱无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杜百万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杨风,哀求着说道。

原本想直接去他的别墅中见宝物,不过看到杜百万都饿得发慌了,那就去吃点东西吧。毕竟宝物是人家的,就当是给他一点特权。

“好吧。”杨风点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