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东与玄一真人,还有张武,三人缓缓的想要起身,想要将这垃圾男暴打一份,让这个尖嘴猴腮的男子知道,污蔑了杨风是什么下场,污蔑了杨风,将会有多么的悲惨。

眼看三人就要起身,杨风忽然平静的叫了一声:“”“都给我坐下。”

在杨风的命令下,三人只好坐下。

不过张武一边喝茶,一边怒目圆睁的看着那人,双拳紧握,好像很不甘心似的。

“此人是初级宗师,你如果不怕死,就冲过去吧。”见张武还是有些不老实,杨风慢悠悠道。

听到对方是初级宗师,张武立即低下头,假装喝茶喝的陶醉:“嗯,这茶的味道还真是不错啊,假道士你觉得呢?”

玄一真人白了他一眼,懒的开口。

冯东则是不解道:“奇怪了,此人只是一名区区的初级宗师,为何会到处宣扬这件事,就好似与杨哥你有血海深仇似的,这有些不合情理啊。”

杨风知道冯东的意思,自己能对付周家,也能灭了黑龙帮,因此这些初级宗师们,绝对不敢在这种场合下声讨自己,毕竟傻子也知道,这是找死的行为,这此人竟然不怕死,仿佛那些被害死的人,是他亲爹亲妈似的。

这个尖嘴猴腮的男子继续说道:“各位,你们知道吗,杨风还有更无耻的事呢?”

“何事?”一些高手们问道。

这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严肃道:“听说杨风毒死了黑龙帮那几十人,以及毒杀了那个村的所有人后,他竟然厚颜无耻,把这件事推卸给千湖药家的药玲珑,你们说他是不是小人。”

杨风冷冷一笑。

他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原来这人是水军,应该是药家安排的人,除了这家茶楼之外,或许其他地方,也有这样的水军吧。卑鄙无耻的药家,居然做得出这种事,药家想要把自己的名声弄糟。

他们就是想让自己成为所有武林人士的仇敌,以待在神医竞赛大会上,不需要药家亲自出手,也会有无数高手主动的围攻自己,就算这些高手对付不了自己。药家也可以用替天行道的理由除掉自己,到时候药家可以借助斩杀自己再一次稳固自己的地位!

药家的这个计划不但卑鄙无耻,而且也很阴险。

不过身正不怕影子斜,杨风行得正,坐得端,他不怕这种无中生有的陷害。

这男子继续怒道:“各位,我等都是武林中的正道人士,如果杨风真的胆敢出现在神医竞赛会上,我们一定要同心协力,不能放过这样的恶毒之人,他这种恶毒之人不除,乃我们这些正道人士的耻辱。”

此人说得滔滔不绝,义正言辞。

这时候原先伺候杨风的那个女服务员敲好送茶前来,这个尖嘴猴腮的男子正拍打桌子,不小心撞在那服务员的手上。

啊!

这服务员手中的茶壶偏斜,滚烫的茶水倒了出来,不但烫着她自己,也抛洒在那个尖嘴猴腮男子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

这个女服务员立即赔礼道歉,虽然不是她的错,是对方触碰到自己,所以才发生意外。

可她知道,这些人凶神恶煞,根本不会和自己讲道理,得罪不起。

之前一个好姐妹,已经被其他人一巴掌给打晕了。

“玛德!”

这尖嘴猴腮的男子起身,之后一巴掌就打了出去。

啪!

一道耳光声传来,只见这女子被一巴掌打飞在地上,脸都被打肿了。

“对不起,真对不起。”这女子继续赔礼道歉。

“老子我弄死你,打死你。”愤怒之下,这尖嘴猴腮的男子,对这女子一阵拳打脚踢。

至于茶楼中的那些高手们,则是装着视而不见,毕竟谁也不愿意为了一个普通女子,素不相识的人,而得罪宗师级的高手。

老板得知后,又立即跑过来赔礼道歉,他此刻连自杀的心都有了,这些服务员也太不让自己省心了,今天已经发生两次类似的事,真是倒霉。老板小心翼翼的跑了过来后,便对这尖嘴猴腮的男子赔礼道歉道:“这位大爷,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

这男子依然对那女服务员一阵拳打脚踢,看来是想把对方往死里打。

老板焦急道:“这位大爷,你今天的茶钱我全部免了,再赔偿你点损失,你看如何?”

“啪!”

这男子反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将老板给打飞出去,之后怒道:“你玛德,老子我像是缺钱的人吗,给我滚,否则我就弄死你,然后一把大火烧把你的这茶楼给你烧了。”

在此人威胁下,老板起身,然后灰溜溜的离去,虽然他的员工依然被人殴打,可他顾不上这些,反正只是个员工而已,又不是自己的儿女,他不可能因为一个员工,就不顾自己的性命,以及这家茶楼。

“求求你了,不要打我了。”

呜呜呜!

这女子因为害怕,以及痛苦,所以‘呜呜’大哭。

“我草你嘛,老子我今天非得要打死你不可。”这尖嘴猴腮的男子依然觉得不解气,所以继续殴打。

至于其他的那些高手们,则是该喝茶的喝茶,该聊天的聊天,仿佛正受生命威胁的并不是人,而且一头猪。刚才谈到杨风那件事时,这些人还义愤填膺,仿佛是正道人士。

而且这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刚才谴责杨风时,也是表现的义愤填膺,就如同他很正义,可此刻,这些人原形毕露。

虚伪!

这些垃圾太虚伪了,杨风最痛恨这种虚伪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