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鑫说的话虽然格外的嚣张,让人感到很不爽。

但是药鑫说的话的确没有毛病。他已经给了杨风出场的机会,奈何杨风自己迟迟不出现。按照神医竞赛的规矩,如果放弃入场的话,那么就等于弃权和认输了。

杨风此前公开和药鑫立过赌约——如果杨风在神医竞赛中输了比赛的话,那么甘愿送上自己的性命!

这些事情,场上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因此药鑫说话的时候,场上的人都很认同。

“杨风,既然你已经弃权认输,那么就请你履行当初的约定,把你的人头送上来吧!”药鑫继续朗声开口,声音传遍全场,霸气无比。

药鑫更是自豪无比,此时此刻,他自认为自己携整个千湖药家的威名,对杨风展开威势滔天的逼问。

而杨风面对强大的千湖药家,认输弃权,连话都不敢说。

就算杨风的修为比自己强大又如何?

只要自己是千湖药家的弟子,便可以随意碾压杨风!

药鑫心中琢磨着,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嘴上也不自发的流露出一丝孤傲的微笑。

可就在这个时候,药鑫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凝固——

一股可怕的力量忽然由远及近迅猛而来,直接掴在药鑫脸上。

“啪!”

清脆的一耳光,直接把药鑫打飞在地!

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见杨风带着冯东玄一真人两人踏水而来,穿过茫茫的人群,来到广场中央。

落地后,杨风双手负背,目光扫过全场,不卑不亢的道:“按照约定,神医竞赛在今早八点开始,现在距离竞赛开始还有足足十分钟。但是有些人却故意藐视竞赛规则,颠倒是非,还说我弃权认输。这种人渣,我出手代大家教训之。想必场上的诸位不会有意见吧?”

这话,杨风直接询问场上的所有人,气势十足。

虽然杨风说的话没什么毛病,但是场上却没有人敢说话赞成。

毕竟杨风打的是千湖药家的人啊,这个时候如果站出来支持杨风,那就等于是站在了千湖药家的对立面。

谁有胆子和千湖药家对着干啊?

全场鸦雀无声,无人敢言。

杨风感到很失望。原本以为会有人站出来说两句,没想到大家都害怕千湖药家。

正时候——

“药鑫这个人妄自菲薄,的确是该打。竞赛大会的时间明明还没到,却故意说别人弃权认输,此等小人,居然还滞留在药家,岂不是给药家丢人吗!”

一个洪亮的声音响彻全场。

大家纷纷转头看去,但见说话的人是坐在轿子上的一个霸气青年,东海神针王——邵我行。

药鑫躺在地上,捂着半边被打肿的脸,一脸委屈的对着看台上道:“家主,我为药家兢兢业业十多年,这一次更是细心准备神医竞赛,没想到我居然被杨风如此羞辱,还请家主为我做主啊!”

药载天面色很不好看。

这件事情说起来的确是药鑫理亏了。加上又有邵我行站出来说话,药载天也不想撕破脸,挥手道:“废物!来人,把药鑫带下去疗伤!”

药鑫在万般不愿的情况下被带离现场。

药载天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站起身,在万众瞩目之下大声开口:“诸位,今天是十年一度的神医竞赛,是十年盛会,万众期待。不要让刚才的插曲影响了盛会的举行。现在我以千湖药家家主的身份,来宣布本次神医竞赛的规矩!”

药载天声动如雷,霸气无比,在全场响彻。

每个人都竖起耳朵,激动的等待着药载天宣布竞赛规矩。

药载天一脸自豪的道:“神医竞赛,是中海市联合东海市,西海市,岭南市四大城市联合举办的医术竞赛大会。十年一次的盛会攘括了四大城市内最顶级的天才医师,是规格最高,医术水平最高的竞赛。在这个舞台上,天才医师们将绽放出最璀璨的光芒……”

开场白和绝大多数的盛会一样,都是一大段冠冕堂皇的话。

场下很多人都听得昏昏欲睡了,药载天却仍旧兴致勃勃的在看台上唾沫横飞。过了足足十多分钟才讲完。

随后,药载天大手一挥:“竞赛中获得前三的人,每人奖励一颗三品洗髓丹,还可以进入我千湖药家的圣地修行。”

这话一出,全场惊讶无比。

三品洗髓丹!

那可是能够让异能境三级以下的强者再一次洗筋伐髓,更进一步的强化根骨,对修为有着极大的帮助。

毕竟肉体是父母给的,那怕得到异血突破异能境,身体也有很多的残缺和不足。

洗髓丹,则可以让人的肉体洗筋伐髓,让肉体再一次蜕变!

每一个修者都恨不得能够洗筋伐髓,让肉体蜕变!

三品洗髓丹,可以说是每个修者梦寐以求的东西。

大家玩玩没有想到,这一次千湖药家居然舍得拿出这么贵重的丹药!

所欲的参赛者,眼睛里都透露出深深的渴望。

药载天很满意的看着大家的表现,继续道:“三品洗髓丹,只不过是我们千湖药家拿出来的小小奖励罢了。最好的奖励,自然是要留给获得第一名的天才医师!”

顿了顿,药载天大声道:“获得第一名的人,我们千湖药家将会亲自颁发神医证书,另外还将得到一次观看我千户药家镇族至宝太乙医法的机会!”

说话的时候,药载天手里举起一个卷轴,大声道:“这就是我千湖药家的镇族至宝太乙医法。但凡获得第一名的人,就可以上前观看,如果你天赋足够的话,就可以尽得太乙医法的精髓!”

这话一出,场下所有的人都沸腾了。

这才是每个参赛者内心深处的渴望!

每一个当兵的人,都渴望成为将军!

每一个学医的医师,自然也渴望成为神医!

太乙医法,就是中海四市内的至高医法,每个大家族削平了脑袋也想得到的东西。

只要某一个家族的成员获得第一名,窥探到这门太乙医法的口诀心法,那么这个家族相信过不了多久,也可以培养出无数强大的医师,迟早会成为和千湖药家一样强大的存在!

正是抱着这样的目的,无数强大的家族才纷纷派出最精锐的今天才前来参赛!

“无量天尊!”

一个洪亮的道家真言响起,随后只听玄一真人开口道:“药家主,竞赛大会举行的地址是你们药家,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你们药家,岂不是你们想说谁第一谁就第一?”

冯东跟着附和道:“不错,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这很难让我们信服啊。”

药载天似乎早有准备,不紧不慢的道:“诸位不要当心,我们千湖药家乃是屹立两百多年的大家族,我以药家的威名发誓,一定确保比赛的公正公平,绝不包庇我药家参赛成员。”

玄一真人还要说话,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邵我行开口道:“这一点我相信药家不敢。毕竟我们东海邵家的长老也在场,如果药家徇私舞弊的话,药家两百年的名声就毁了。”

药载天顿觉很没面子,但也不好爆发,只好讪笑道:“邵小侄说的没错,我们药家绝不会拿自己两百年的声誉开玩笑。这一次为了确保比赛的公正,我们的评委团特别邀请了东海邵家,西海韩家和岭南雁家的人加入。诸位大可放心!”

药载天把话说到这份上,场下的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看着全场沸腾的人,药载天感到浓浓的优越感,大声道:“现在,我宣布神医竞赛的具体流程。竞赛分为三个部分——基础理论笔试,现场救人治病和炼丹。现在,请五十八名参赛者就坐,我们马上开始医术基础理论笔试!”

话音落下,参赛者纷纷入座。

杨风的位置仍旧排在最末尾,当大家都入座了,杨风也准备入座。

冯东这时候轻叫了一声:“杨哥,小心千湖药家,他们处处给你设套!”

杨风点点头:“放心,我心中有数。”

冯东道:“期待杨哥拿下第一名!”

杨风微微一笑,没有多说,转身坐入最末尾的位置。

从杨风的角度看过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场上的每个参赛者。最开始杨风并未在意,片刻后杨风感觉到一阵香气扑面而来。

一股熟悉的气息飘然而来。

只见一身紧身长裙的药玲珑缓缓进入会场,然后一屁股在杨风旁边的一个空位上坐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