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议事大厅中坐着的这几个人,不但是千湖药家的高层,也控制着整个千湖药家的经济命脉,决定着家族的所有一切大小事务。

药载天高坐正上方的首席位置,用一双深邃的眼神看着众人。只见药载天神色沉凝,他虽然是千湖药家的族长,但是药载天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做这个族长,是因为大家信任自己能够带领药家走向更高的地步。

如果离开了大家的支持,自己这个族长之位也坐不稳。

他知道,家族的这些人有话对自己说,要不然也不会把自己叫来。

不过虽然家族的这些人还没开口,但药载天已经知道他们想要说些什么——肯定是想对付杨风。

果不其然,大厅中的一个高手起身,对药载天抱拳,然后恭恭敬敬道:“族长,杨风已经来到千湖药家,我提议将其斩杀,不给他任何活命的机会。”

“不行。”

千湖药家另外一个高手站起来,反对道:“我们现在还不能对付杨风,至少在大会没有结束之前,不能对他下手。”

“这又是为何?”刚才那个提议灭杀杨风的高手问道。

“因为神医大会对于我们家族很重要,杨风是来参加我们家族的大会的,如果大会还没结束,我们就把他给杀了,其他人会怎么看待我们家族?还会以为我们家族的医术不如他,所以先动手。到时候,我们药家经营了几百年的威名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得不偿失!”

这些高手大致分为两类人,一部分人提议对付杨风,但另外一部分人则是反对。

提议对付杨风的那些人觉得,在大事大非面前,在关系到家族生死存亡里面前,所有的荣耀与虚名都是不重要的。

但是那些反对对付杨风的人,也并不是真的不想灭杀杨风,是因为他们瞧不起杨风,认为杨风那点实力,不可能是家族的对手,如果现在动手,反倒是对家族的名声有影响,既然如此,还不如让杨风多活一天。

药载天坐在大厅中,看着家族的高手相互争吵,于是威严道:“全部都给我安静。”

听到家族的族长发话,千湖药家所有高手全部闭嘴,药载天在他们心中的权威还是很大的。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在大会没有结束之前,任何人也不能对杨风动手,杨风的生死并不重要,但是我家族的名声事关重大。”药载天严肃地命令道。

留下这几句话后,很他也不管家族的这些人是否反对,或者还有意见,转身大步离开。

哎!

看着药载天离去的背影,千湖药家的一些高手无奈地摇头。

他们是多么的希望,族长能够抓住机会,灭掉杨风。

可是族长太爱面子了,大会没结束之前,始终不肯对付杨风。

但族长也不想想,所有的面子与尊严,都是靠实力来决定的,如果现在不灭杨风,或许想要出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杨风将来的实力更强,升至超过自己家族,族长所谓的这些面子与尊严还能维持吗?

不过药载天毕竟是族长,既然做出了决定,他们这些家族元老们也无可奈何。

但是有些目光长远的长老已经发出深深的叹息。

……

而此刻!

杨风三人在房间中打坐休息,他并不知道,千湖药家有一部分高层想要对付自己,可是因为药载天很爱面子,所以把这些事给压下来了。

不过就算杨风知道也无所谓,他也不会太在意,因为如果他害怕,畏惧,也就不会来了。

“杨哥,我们可要小心点,这里是千湖药家的地盘,万一药家对我们心怀不轨,我们将会很危险。”冯东提醒道。

这里不但是千湖药家的地盘,更是龙潭虎穴,必须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怕什么,如果他们真的敢动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咱们三个人的实力,还无法杀出一条血路。”玄一真人霸气道。

“好了,都不要说话了,安静的休息吧。”杨风神色平静道。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来了,那就以静制动吧。

不过哪怕千湖药家的人真的想对他们动手,也没那么容易,如果杨风真有这么好对付,他早就被仇家给杀了。

玄一真人与冯东原本也很担心,可发现杨风如此平静,因此两人也静下心来,分别坐在杨风的左右两边,安心的打坐,闭目养神。

与杨风一样,有资格参加神医大会的那些人,都分到了很好的别墅。

只有杨风一人被分到如此偏僻,而且房间还如此狭小的地方。

不过对于千湖药家的这个小小的报复举动,杨风内心深处则是有点瞧不起药家——太没有大家族的风范了。

就这样的一个家族,没有什么文化底蕴,更配不上屹立在中海市的巅峰。

早当灭之!

砰砰砰!

门外,传来一道敲门声,有人来了。

玄一真人睁开眼睛之后,他看了看杨风一眼,仿佛在向杨风请示,是否要去开门。

“去吧!开门。”杨风平静道。

如果没外面的那个人,真要对他们不利,对方也不会站在外面敲门。

玄一真人走到门边,之后打开房门。

只见外面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这人大约只有二十五岁上下,长得眉清目秀,还是个帅哥。

只见这个男子手中提着一个篮子,这篮子是专门送饭菜用的。

虽然没有见过此人,但杨风知道,对方一定是千湖药家的成员。

“三位,你们住的还好吧?”这个年轻的男子很关心的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