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少皇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本以为杨风会给自己的面子,可没想到,杨风竟然吧雁南飞给杀了。

其实雁南飞是生还是死,药少皇并不在意,当然,如果雁南飞不死,以后会给杨风制造一些麻烦,但他不得不在意雁南飞欠自己药家的那五十个亿!

五十个亿,对药家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不过药少皇更在乎的是——他亲自出面,而且还开了金口玉言,但杨风依然杀了雁南飞。

这说明杨风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这是要药少皇无法接受的。

不过杨风才不在意这些了,他拿着那一颗能晋升异能境的丹药,只觉得一股强盛的能量,顺着他的筋脉,浩浩荡荡的涌动进入体内。

不过这一股能量好像很熟悉,似乎经常见到,只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冯东与玄一真人也是大惊,他们两人也没想到,杨风竟然不给药少皇的面子,把雁南飞给杀了。

如此霸气的杨风,让玄一真人发自灵魂深处的折服!

如此气魄,如此胆量,实在是让人震撼!

将丹药收起后,杨风对药少皇说道:“你明知他是我的仇敌,还让我留他一条生路,这不是难为我吗?”

“哼!”

随着药少皇的动怒,锋芒的气息,就如同剑气般的出现。

“药少主,难道你想为了区区的雁南飞对我出手吗?”杨风不亢不卑,深邃的眼神看向药少皇。

如果对方真要出手,他也将会毫不客气,毫不犹豫的出手。

虽然药少皇的实力很强,可杨风还不惧,反正与药家已经成为仇敌,他自然不在意这一战,而且这一战早晚也无法避免。

“杨风,留下这丹药?”药少皇霸气道。

“为何?”杨风问道。

药少皇说道:“因为这是我药家的丹药,雁南飞购买这丹药时,并没有支付我药家五十亿。”

“药少主,没想到你也是如此蛮不讲理之人。”

对于药少皇的要求,杨风不会答应,毕竟这丹药对他很重要。

他最在意的并不是这丹药价格,而是这丹药的成分,如果研究出这丹药的成分,能炼制这种丹药,将会受益无穷。

杨风突然间意识到,药少皇的出现没这么简单。

他为何一直暗中跟随自己,其实他真实目的,并不是想与雁南飞联手对付自己,否则他早就动手了,也不是真的想阻止自己灭杀雁南飞,估计他真实的用意,是不想让自己得到这丹药。

药家知道自己是炼丹师,一旦得到这丹药后,或许会从中研究到一些秘密,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于是当雁南飞战败之后,药少皇便出现了,真是好计划,药家想的很周到。

其实药家早就心知肚明,他们与自己早晚都很有一战,现在已经是仇敌,只是碍于家族的名声,以及神医竞赛大会即将开始,因此迟迟不肯动手而已。

但杨风一定要拿走这丹药,因为对他太重要了。

药家越是不喜欢他得到这丹药,他就偏要得到。

“杨风,你应该也知道,雁南飞购买这丹药时并没有付款,无论雁南飞与你有何过节,这些我也不想管,甚至就算你杀了他也无所谓,但是这丹药,你必须要留下,交还给我。”药少皇严肃道。

杨风严肃道:“我只知道,这丹药是雁南飞的,既然他死了,便是无主之物,是否讨要,也应该是雁家出面,而不是你。”

“就是,杨哥言之有理,说的太对了。”张武赞同道。

玄一真人也是严肃道:“药少主,你向我们杨哥讨要这丹药,不合理吧,毕竟你不是雁家的人。”

冯东依然一言不发,但他也不想让杨风把丹药给你药少皇,毕竟这关系到他以后的实力。反正已经得罪了药家,既然如此,何必将丹药给药家。而且就算他们把丹药给了药家,将来的矛盾依然无法避免。

“你们还没资格与我说话,让杨风决定。”

药少皇淡定的看向杨风,在等待着杨风的决定。

“如果我不给呢?”杨风直接问道。

“难道你想与我药家为敌?”药少皇问道。

杨风无所谓的笑了笑道:“药少主,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心知肚明,而且你之所以索要这丹药,并不是因为这丹药的价值,是担心我从这丹药中研究出一些秘密,将来实力强大,威胁到你药家?”

虽然被杨风一语道破,但药少皇也不隐瞒,他直接点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杨风说道:“无论是与不是,我的答复只有一个。”

“是什么?”药少皇问道。

“那就是想让我交出丹药,绝对不可能。”杨风一字一句,坚决道。

药少皇蹙眉,他知道,杨风肯定不会交出这丹药,毕竟这丹药就是一块肥肉,何况杨风已经将这肥肉给吞下去了,怎么可能吐出来。

“看来你是想与我药家为敌?”药少皇发出最后的通牒。

“如果你非得这么想,我也不否认。”杨风点头道。

“好,很好。”

随着药少皇的动怒,他那如同剑芒般的气息,快速的卷席而出,四周十几米之内,都是他那锋芒毕露般的气息,极其的强大,也十分的危险!

他的气息,比雁南飞更强无数倍。

杨风也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即便是血流成河,他也不会交出这丹药:“既然你要战斗,那就战斗吧。哈哈哈,我杨风这辈子还没有怕过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